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先秦叙事散文 >> 从甲骨卜辞到《春秋》 >> 两篇文字
殷商文学史的书写及其意义
2016年08月17日 16: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 作者:赵敏俐 字号

内容摘要:以甲骨卜辞、铜器铭文、《尚书·盘庚》和《诗经·商颂》为代表的殷商文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由文字记录下来的文学作品,而且是第一批可以通过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互相证明的可靠的文学作品。作为这一时代的散文,在以实用为主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具有了记言与记事散文的初步形态,奠定了周代以后中国散文的创作传统与抒写模式。作为这一时代的诗歌艺术,则包含着记述历史、传扬宗教观念、表达文化思想等多种功能,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开《诗经》创作之先河。殷商文学的产生,标志着中国文学史从此脱离了远古的传说时代而走向了文字书写的新时代,也标志着中国的诗歌舞艺术迎来了第一个繁荣期。

关键词:文学作品;散文;文学史;殷商文学;考古;艺术;传世文献;书写;诗经;创作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近年来的考古文献与传世文献的互相发明,为我们重新认识殷商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以甲骨卜辞、铜器铭文、《尚书·盘庚》和《诗经·商颂》为代表的殷商文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由文字记录下来的文学作品,而且是第一批可以通过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互相证明的可靠的文学作品。作为这一时代的散文,在以实用为主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具有了记言与记事散文的初步形态,奠定了周代以后中国散文的创作传统与抒写模式。作为这一时代的诗歌艺术,则包含着记述历史、传扬宗教观念、表达文化思想等多种功能,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开《诗经》创作之先河。殷商文学的产生,标志着中国文学史从此脱离了远古的传说时代而走向了文字书写的新时代,也标志着中国的诗歌舞艺术迎来了第一个繁荣期。因此,它应该作为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段单独书写,这正是殷商文学史的巨大价值和意义。

  关 键 词:殷商文学/考古文献/传世文献/文字书写/歌舞艺术

  作者简介:赵敏俐,首都师范大学中国诗歌研究中心教授

 

  殷商王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朝代,时间约从公元前17世纪到公元前11世纪。现存的殷商文学文献,包括甲骨卜辞、铜器铭文,还有《尚书·盘庚》和《诗经·商颂》等。此外,在先秦两汉历史文献中留存下来有关殷商的历史故事、神话传说、歌舞艺术等,也值得我们重视。因而,在20世纪前期的中国文学史编写中,对殷商文学都有简略的介绍。①中华书局1941年出版的刘大杰的《中国文学发展史》,从“卜辞中的古代社会与原始文学的状况”和“《周易》与巫术文学”两个方面对这个时代的文学有了一个初步的定性。他的这一观点被詹安泰等人编写的《中国文学史》(先秦、两汉部分)所接受并有所发展。②论述最详细的当属吉林人民出版社1957年出版的业师杨公骥先生的《中国文学》(第一分册),为殷商文学单设一编,将其确定为“殷商奴隶制社会的文学”,下设5章,分论“殷商奴隶所有者国家的建立及其社会特征”、“殷商的神话”、“殷商的音乐舞蹈和诗歌”、“殷商的散文”、“殷商文学艺术的独特性及其历史作用”。用了约5万字的篇幅,对殷商文学做了全面的分析介绍。③然而,相对于周代社会以后的中国文学来讲,殷商文学现存的材料毕竟太少。其中最为重要的传世文献如《商颂》,受近代以来疑古思潮的影响而一度被人们认为是春秋时期的宋诗,甲骨文与金文等出土文献在很多人看来又不属于文学的范畴。因而自20世纪60年代以后的中国文学史叙述中,几乎不再有人将殷商文学当作一个独立的时段来论述,或将其大而化之在“原始文学”当中,其在中国文学史中的地位与意义似乎已被人淡忘。但是,随着近年来考古研究的不断发展,史学界已经在认真思考重建中国上古史的问题。④在文学研究领域,关于殷商文学的讨论理应受到新的重视。因为,如何认识这一时段的文学,不仅意味着在中国文学史上增加了一个古老的历史时段,而且还意味着我们如何重新认识中国文学的起源问题,对早期的中国文学如何评价的问题,甚至关系到对中国文学史整体看法的改变。所以,我想就此问题提出一些个人看法,以期引起学术界的关注与讨论。

  一、可以纳入殷商文学范畴的基本文献及其考辨

  考虑到中国文学早期发展的实际情况,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文学是一种泛文学而不是今天所说的纯文学,是中国精神文化早期的文字书写形态,它既包含着文学的基本要素,又是后世文学得以演进的基础。就现有材料来看,可以纳入殷商文学范畴的文献,依据其来源,大致包括这几个方面:甲骨卜辞、铜器铭文、《尚书》中有关商代的文献、《诗经》中的《商颂》、《周易》中的一些卦爻辞、记载于先秦两汉古籍中的商代遗文遗诗、有关商人的神话传说等等。这其中,前两项的真实性,没有人会怀疑。对以下几项文献,尚存在着不同的争论与看法,依据学术界已有的研究考辨成果,本文再做简略的论述。

  第一是《尚书》中有关商代文献的真伪。据《史记》所载,汉文帝时,在济南伏生所传的《尚书》28篇中有《商书》5篇,即《汤誓》、《盘庚》、《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汉景帝时鲁恭王刘余“坏孔子宅以广其宫”,⑤在坏壁中发现古文书《尚书》46篇,其中有《商书》11篇,包括伏生所传的5篇。《尚书》的传授过程极其复杂。现在我们所能见到的《十三经注疏》本《尚书》,从名目上看这11篇全都存在,但是除了济南伏生所传的5篇之外,其余诸篇经过汉代以来学者辨析,认为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就是这5篇也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汤誓》、《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4篇,可能是周代史官追记,或者是春秋战国时代人所作。另一种情况是《盘庚》(上、中、下)篇,其问有些文句也可能经过小辛或者周初史官的编修,但基本上可以认定为商代传承下来的真实文献。⑥

  第二是《诗经》中的《商颂》。现存5篇。最早记述其来历的,是《国语·鲁语》中鲁国大夫闵马父的一段话:

  昔正考父校商之名《颂》十二篇于周大师,以《那》为首,其辑之乱曰:“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先圣王之传恭,犹不敢专,称曰“自古”,古曰“在昔”,昔曰“先民”。⑦

  据此,知“以《那》为首”的这几篇作品是“商之名《颂》”,是商代流传下来的(“先圣王之传恭”),后来经由正考父之“校”,将其献于周太师,原有12篇,后来保存在《诗经》中的只剩下5篇,此说为《毛诗》学派所继承。

  但是,《国语·鲁语》中正考父“校商之名《颂》”的说法,在汉人司马迁的《史记·宋微子世家》中却变成为了赞美宋襄公而“作《商颂》”,薛汉在《韩诗薛君章句》中又变成了“正考甫,孔子之先也,作《商颂》十二篇”的说法。⑧由此关于《商颂》作年的问题产生了异说。

  比较在《商颂》作年问题的两说中,“商诗说”最早见于《国语》,于史有征。除上引闵马父的话之外,这5篇作品,在春秋时代的宋国也曾有过流传,《国语·晋语》记晋公子重耳流亡到宋国,与司马公孙固相善,公孙固劝宋襄公礼遇晋公子,就曾引用过《商颂》“汤降不迟,圣敬日跻”⑨两句,诗句出自《长发》。此外,《左传·隐公三年》在“君子曰”中曾引用过《商颂》“殷受命咸宜,百禄是荷”⑩之句,诗句见于《玄鸟》。《左传·襄公二十六年》记楚人声子出使晋国时曾说:“《商颂》有之曰:‘不僭不滥,不敢怠皇,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此汤所以获天福也。”(11)诗句见于《殷武》。又《左传·昭公二十年》齐晏子称诗曰:“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嘏无言,时靡有争。”(12)诗句见于《烈祖》。由于有《国语》、《左传》等上述文献的相互佐证,“商诗说”显然有非常充分的历史根据。而“宋诗说”最早见于《史记》,于先秦文献无据。而关于正考父“作《商颂》”说的荒谬,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中就有过辨析:“《毛诗·商颂序》云正考父于周之太师,得《商颂》十二篇,以《那》为首,《国语》亦同此说。今五篇存,皆是商家祭祀乐章,非考父追作也。又考父佐戴、武、宣,则在襄公前且百许岁,安得述而美之?斯谬说耳。”(13)所以,自汉代以后,“商诗说”一直被大多数学者所采信。但是,自清中叶以降,随着今文经学派的重新兴起,“宋诗说”却突然大兴起来。魏源、皮锡瑞、王国维等人先后在《诗古微》、《经学通论》、《说商颂》等著作中对“商诗说”提出质疑,标举“宋诗说”。以魏源等人在清末学术领域的影响,再加上20世纪疑古思潮的推动,《商颂》乃“宋诗说"遂被学术界广泛接受。但是,由于魏源等人的说法出于疑古的推测,并没有提出新的历史实证。所以从20世纪50年代起,杨公骥、张松如发表文章,对魏源等人的说法进行了逐条的辨析,指出其谬误之所在。新时期以来,学者们对此问题更有详细的讨论,“商诗说”重新得到了学术界多数人的认可。(14)

  更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的出土文献的相关材料,也正在为《商颂》为“商诗说”提供新的补充材料,如江林昌指出,1976年在周原扶风遗址发现的“微氏家族铜器铭文有力地证明了商代确有‘颂’的存在,并有专人负责承传‘商颂’的文化传统”,(15)甲骨文中有关于“商奏”的记载,姚孝遂等人认为所谓“奏商”有可能指祭祀时奏某种管乐而言。(16)《礼记·乐记》言师乙答子贡问乐云:“肆直而慈爱,商之遗声也。商人识之,故谓之《商》。”(17)可见,商为乐歌之名,并为商人所作,历史上也有明确的记载。此外,有关殷商时代歌舞艺术的诸多历史记载,也可以为殷商时代存在着“颂歌”提供有力的证明。因此,本文在综合考虑了有关《商颂》研究的诸多说法之后,认为还须尊重《国语》、《左传》的历史记载,这也是当下大多数学者之所以回归《商颂》为“商诗说”的原因。(18)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