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汉学研究的姿态和立场

2013-12-26


  严绍璗教授提出为汉学正名。汉学是一门古老的学问,并不是西方的主流学术。但最近汉学研究的领域扩大了,研究对象已不是传统的汉学概念,应该采用什么名目来让外国人研究呢?严教授说应该叫国际中国学。国内有的单位挂牌叫汉学研究所,这就有些含混。严教授把汉学研究里的内涵、范围、方法、对象都做了论述,这对我们很有启示。不过,现在叫习惯了想要改也很难。汉学改了,国学就来了,国学来了,西学就来了,这都是次要的问题。

  严教授提出的最核心问题是汉学研究里我们要采取的姿态和立场。我觉得汉学研究除了研究外国人怎么研究中国,还应该研究汉学的东西进到中国本土以后所产生的影响。影响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但负面不一定是汉学本身造成的,可能是我们接触的问题。现在有一些“仿汉学”文章。汉学本来很好,它是西方背景下生存的一种学问,但是中国人写的文章如果完完全全和汉学家写的文章一样,身份就有点奇怪。其实,更主要的是学风问题。现在有些人以为汉学那套操作的方法容易出活儿,所以就采取拿来主义。这就是严教授所讲的要注重“他者”、发现其知识背景的产生机理之意义所在。

 

责编:张雨楠


文档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