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及思想 更多>>

蒲松龄(1640年—1715年),清代著名文学家、短篇小说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淄川区)人.出身没落地主家庭,一生热衷科举,却始终不得志,直到71岁,才按例补为贡生。著有文言文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详细]

聊斋创作背景 更多>>

《聊斋志异》一书创作起始的时间,有清康熙十年(1671)之后和康熙三年(1664)左右二说。由于结论均出自某一具体的旁证材料,因而都有人提出质疑,难以成为定论。由《聊斋志异》文本所见早年创作的内证、聊斋诗文和他人著述中相关的旁证材料进行综合考察,可以把这一时间提早至清顺治后期到康熙初年。 [详细]

思想内容左边 更多>>

《聊斋志异》是我国古代浪漫主义的优秀作品之一,其中有大量歌咏美好爱情的篇章,但也不乏对黑暗社会现实的批判,而后者使得《聊斋》具有了更高的思想艺术价值。 [详细]

思想内容中间 更多>>

《聊斋志异》以善写鬼狐故事而构成题材上的“异”;但作家的创作主旨是要借助这些奇异的题材来反映现实,发抒孤愤,寄托理想。为实现这一主旨,作家使用了种种特异的笔法,实现作者的创作主旨。 [详细]
《聊斋》小说的空间背景,一方面是蒲松龄心灵场所的体验和想象,是他面对现实处境和精神苦闷时在内心构筑的虚幻空间;另一方面,它也是蒲松龄在现实世界中构建的既真实又不真实的“异托邦”。 [详细]

思想内容右边 更多>>

蒲松龄大半生挣扎于科举场屋,屡败屡战,对于考官衡文“黜佳士而进凡庸”的不公弊端深恶痛绝;然而他并非彻底否定科举取士制度,他所希冀或企盼者,考官衡文公平公正而已。 [详细]

人物形象右边 更多>>

那一个一个各不相同的性格,不止生动突出,而且往往光辉耀人眼目,富有社会内容和现实意义。使我们读过之后,可以把故事忘了,但那印象总是深入脑中,久久地感染着我们,从而与那个所在的人物环境和社会背景联系起来,就会获得很好的启发与教育,获得多的感想和知识。 [详细]

人物形象左边 更多>>

蒲松龄笔下的狐女体貌美,才智美,性情美,深刻体现了人们对人性美特别是女性美的向往和追求。可以说蒲松龄笔下的狐女已经远远不再是传统中的狐女了,她们已经升华为人性美的化身,这也使得狐女形象第一次从普通的市民阶层的传奇故事中走到高贵的文学殿堂。 [详细]

艺术成就左边 更多>>

蒲松龄的文学理想,是用小说这种文体,营造出一种堪与诗歌媲美的艺术意境。除了由诗歌脱化而来的作品,以及依靠诗歌来带动情节发展的篇章,《聊斋志异》还通过假象世界的诗意宣写,成功地完成了对诗歌意境的拓展与超越。 [详细]
按照短篇小说的特点,可以把《聊斋志异》中的作品分为三类:即“故事式”、“盆景式”以及“横断面武”的小说。通过这一分类,能够窥见《聊斋志异》中那些脍炙人口的名篇的生成轨迹,同时也为《聊斋志异》的研究提供了探求“本事”之外的另一种重要思路。 [详细]
用典是(聊斋志异》语言运用中的一个重要现象。作者蒲松龄凭借他对典故的独特领悟,突破了为用典而用典的旧套,走向了贴近生括、贴近人物、贴近情节的新境界。形式多样,令人耳目一新,为文言短篇小说的用典提供了范例。 [详细]

艺术成就右边 更多>>

归纳小说文本的幻境意象创构类型特征,阐明其灵异叙事模式技法特质,厘清主导其价值转向的主体思维方式的本质内核,揭露其后潜藏的主流审美意识嬗变,是对清代小说审美意识研究新路径的前瞻性探索,更是在解构审美意识物化形态的基础上建构清代主体价值体系的原创新尝试。 [详细]
《聊斋志异》创设并利用形态丰富的拟实空间、虚幻空间的空间叙事手段,借此贯彻叙事意图,推进情节的发展,凸显人物性格,实现诗意叙事,使空间要素成为小说叙事的有机组成部分,增强了文言小说延伸事件的功能,反映了作家对文言小说艺术表现力的发掘与拓展。 [详细]
在《聊斋》的创作中,蒲松龄有意无意选择历史性话语进行叙事,流露出用虚构叙事接入历史叙事的企图。从现代叙事学理论来看,《聊斋》在叙事话语的选择,“异史氏日”对“太史公日”的刻意模仿,花妖狐魅的虚构叙事空同和叙事的寓意等四个方面体现出“以文入史”的叙事策略。 [详细]

综合研究左边 更多>>

《聊斋》是中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的集大成之作,在蒲松龄生前已引起人们的兴趣,刊刻之后,更是风行天下,先后出现了冯镇峦、何守奇、但明伦等数家评点本,以及吕湛恩、何垠等人的注本。 [详细]

综合研究右边 更多>>

《聊斋志异》海外诠释方式可以分为推介式诠释、研究式诠释和随感式诠释。《聊斋志异》海外诠释不仅是一种文学现象,还是一种文化现象,具有文化融合的意义和功能。 [详细]

综合研究中间 更多>>

在西方国家的《聊斋志异》研究中,法国占了数量的优势。由这一批莘莘学子的《聊斋志异》博士论文研究进而到中国文言小说研究,法国或许将会扭转西方国家中国文言志怪小说研究薄弱的局面。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