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纪念中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周年 >> 主题文章 >> 明安香:信息高速路加速中国梦的实现
明安香:信息高速路加速中国梦的实现 ——喜迎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周年
2014年04月17日 08: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明安香 字号

内容摘要:1993年秋,美国总统克林顿上台伊始,即宣布了著名的、雄心勃勃的“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highway)计划:不迟于2015年,投资四千亿美元,在全美建起一个联结几乎所有家庭和社会机构的光纤通信网络。随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和主要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也都争先恐后地相继分别宣布了各自的发展信息高速公路国家计划。在此关键点上,中国要不要尽可能同美国等发达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建设起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

关键词:信息高速公路;国际互联网;20年

作者简介:

  明安香: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研究员。历任传播研究室主任、世界传媒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教授;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传播学会首任会长,兼任中国公共关系协会第二、三届常务副会长等。主要研究领域有新闻学、传播学、国际传播与全球传播、公共关系学、危机公关等。主要著作有:独著:《传媒全球化与中国崛起》、《美国:超级传媒帝国》;主编:《全球传播格局》、《信息高速公路与大众传播》等。

 

  ●20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建设大大加速了繁荣、富强、公平、正义、开放的中国梦的实现进程。

  ●回头去看,当年我国党和政府毫不犹豫地启动我国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及早接入国际互联网,并不断推动我国互联网和移动网的建设、升级、换代,是完全正确的。

  ●崭新一代的信息传播新技术、新媒介, 究竟会给传统的新闻传播在传播观念、采访写作、报道方式、发行传输方式, 乃至各种媒介的物质存在形式及其与受众的关系上带来哪些根本性的变化, 并进而影响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和日常生活?这不仅是大众传播媒介而且是全社会应该给以高度关注与及时应对的重大问题。

 

  转眼间,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年了。

  20年来,中国互联网建设从基本上的一穷二白发展到今天位居世界前列的规模,其产生的经济大繁荣、文化大传播、时间效率大提高、能源节约、资源节省等空前社会经济、文化、环保效应几乎已是人人切身感受而又很难以数字计量;其带来的即时、高效、互动的信息传播、舆论监督、反腐倡廉、思想博弈、民众互助乃至网民自发揭露西方媒体假新闻等社会积极效应,更是超出了人们的预想;其推送的网络购物以其便捷、廉价、足不出户弹指一挥即可享受物质丰美之快感,形成了一波又一波民众消费购物的狂欢。其情其状真是可圈可点,可喜可贺。可以肯定,20年来,中国的互联网建设大大加速了繁荣、富强、公平、正义、开放的中国梦的实现进程。

  值得高兴的是,在中国互联网的起步阶段和建设过程中,我所新闻传播学者和其他领域学者一道,发挥了自己的独特的、积极的作用。

紧紧抓住千年之交的历史发展机遇:信息高速公路建设

  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1993年秋,美国总统克林顿上台伊始,即宣布了著名的、雄心勃勃的“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highway)计划:不迟于2015年,投资四千亿美元,在全美建起一个联结几乎所有家庭和社会机构的光纤通信网络。随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和主要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也都争先恐后地相继分别宣布了各自的发展信息高速公路国家计划。在此关键点上,中国要不要尽可能同美国等发达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建设起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

  我所几位相关学者从新闻学、传播学和新闻业、传播业的角度一开始即敏感地意识到,我国也必须立即着手建设自己的“信息高速公路”,尽可能同美国等发达国家同步起跑。为此,笔者和孙旭陪、杨瑞明等学者很快分别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了内部报告或撰写了有关文章,建议将“信息高速公路”的建设尽快列为国民经济信息化的国家发展战略的重点。

  但是,当时,国内对此却存在着不同认识甚至尖锐分歧,实际上一段时间里在我们的报纸、杂志等主流媒体上出现过一场并非不激烈的争论。

  分歧和争论有不少,但反对意见主要集中两个问题上:

  一种观点认为,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属于办公自动化、流通领域技术现代化和第三产业建设性质,不值得搞,不宜作为中国国民经济信息化的重点。

  这种意见认为,目前,国民经济信息化建设的战略重点,实际上就是放在网络(局域网和广域网)和联网的物理手段(光缆、光端机、网桥、路由器、卫星和地面站等等)上,而且所选择的这类网络主要是服务于为领导机关提供实时信息,帮助金融机构提高工作效率等等,也就是说,其战略重点主要是服务于间接价值增值的活动领域,不是直接应用于提高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价值创造过程。对于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应制订轻重缓急的发展策略。因此,持有这一观点的认为应该转轨,即从我国的国情来说,做好国民经济信息化的工作,首先是要利用现有条件解决好信息的适量采集和充分利用问题,并且尽可能地在生产第一线实现其价值。

  还有一种更典型的观点认为,信息高速公路的计划与建设离中国国情太远,中国没必要也不可能搞信息高速公路。

  这种意见认为,美国的电话普及率已高达93%,中国还不到3%,美国的家用电脑普及率已高达31% ,我国根本谈不上家用电脑普及率……这种意见还认为:现在世界各国拟议中“信息高速公路的十年投资计划是:美国1500亿美元,欧洲9000亿法郎,英国380亿英镑。即使我国有资金、有技术,能在15 - 20 年基本建成一个大体覆盖全国的国家高速信息网络,我国是否有足够的信息“仓库”和“货流”,有足够的“驾驶员”开着“小汽车”在这样的“高速公路”上“奔驰”?这种意见甚至悲观地认为:我国如果能在15至20年内建设一个以普及电话为中心的低速的光纤通讯网络,达到70%至80%的电话普及率,那就是极大的成就了。因此,这种意见认为,中国与国际信息网络联网只需建设一条供科研和教育使用的电子邮路,以积累经验;宣传信息高速公路应该降温,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应该缓行。(以上内容可在以下引文注释1相关拙文中查阅

  持这类意见的人士,人数不多,但其意见有一定的代表性。虽然他们关于应该从中国国情出发、不应照搬发达国家等观点是与大多数人士一致的,但他们对于信息高速公路的某些认识如不及时予以澄清,既不利于中国信息高速公路的规划和建设,也不利于中国在下一个世纪乃至下一个千年的顺利发展。

  看来,要解决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建设问题,首先要从解决认识问题入手,认清信息高速公路的重要性质和作用。为此,笔者有感而发,针对性地撰写了《千年之交的机遇与挑战:中国的信息高速公路》一文。 文中首先重点探讨阐述了信息高速公路的重要性质和作用,全面分析肯定了在中国建设信息高速公路的现实必要性、可能性、重要性和迫切性。

  关于究竟什么是“信息高速公路”,当时国际上并没有一个准确、完整、权威的界定。克林顿政府最初在提出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时,只是指出,其长期目标是建成“一个全国性的、高速的、有广泛基础的通信网络”。

  笔者在拙文中对什么是“信息高速公路”从硬件角度做了一个界定。笔者认为,“它将是一个以光纤线缆为主干,联接电话网、卫信通信网、机算机通信网、有线电视网和移动通信网等,运用数字式、宽带化、多媒体和智能化等信息新技术,能够综合传输和处理音、像、图、文等各种信息,集电话、电视、电脑、广播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贯穿全社会的立体通信网络”。 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就是现代化的国家信息基础结构建设。现在看来,这一界定在当时还是比较超前的,至今似乎仍然适用。

  在此基础上,笔者明确剖析并否定了上述两种意见。

  关于认为信息高速公路主要是服务于间接价值增值,不是直接应用于提高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价值创造过程的问题。笔者指出,人所共知,劳动力、劳动材料和劳动工具是构成传统生产力的基本要素。然而,在现代社会,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愈来愈多必不可少的因素加入到生产力中来,如交通、通信、信息等,从而构成了现代生产力众多新的要素或使生产力原有各基本要素的内容大大丰富起来。诚如马克思在阐述某些“物的条件”作为生产力要素时所指出的:“没有它们,生产过程或者根本不能进行,或者只能不完全地进行。” 世界正在进入信息时代,信息传播越来越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作为国家基础结构的一部分,信息基础结构不仅表现为社会性基础结构,为领导机关提供实时信息服务,帮助金融机构提高工作效率等等,而且更重要的是表现为生产性基础结构,直接作用于生产力过程,大大提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价值创造过程,即大大提高生产力。未来的国家信息高速公路,特别是与国际接轨(联网)的信息高速公路,将以其高效、充分、及时的全球信息传输,直接参与第一、第二产业的价值创造过程。笔者在具体论述了信息高速公路将作用于第一、第二产业价值创造过程的几个主要表现后,明确指出,“信息高速公路绝不仅仅是办公自动化和流通领域技术手段现代化的问题,而是现代生产力的主要组成部分。我们不能把它看成仅仅是一般性的国家基础结构,而应看成是首要的生产性基础结构;不能把它看成仅仅是服务性或消费性的第三产业,而应看成未来信息社会的先导产业和支柱产业”。

  关于信息高速公路的计划与建设离中国国情太远,中国搞不了信息高速公路,只要搞一个“以普及电话为中心的低速的光纤通讯网络”就够了。笔者进行了实事求是地分析:说到中国国情,它实际上有两大特点。一方面,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水平和科学技术水平在总体上仍然落后,基础结构建设尤其落后。这是中国国情的一大特点。但是,笔者明确指出,“这也有个难得的好处和机遇。就是在全球信息基础结构建设面临根本性变革的前夕,中国在信息基础结构建设方面还基本上是‘一张白纸’,因此,‘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当然,绝不能重复‘大跃进’时期的盲目浮夸风)。中国可以避免目前许多发达国家面临的信息基础结构建设已基本成型而需要更新换代的两难难题,可以避免发达国家在建设信息基础结构的历史过程中难免已走过的弯路,直接瞄准世界先进水平,从长计议,作到‘一步登天’;而不必明知世界先进水平在前头,仍一味强调‘国情’走发达国家已走过的弯路、老路,跟在后面爬行。”

  另一方面,潜力大、发展快、国家信息基础结构建设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初步的基础。这是中国国情的另一大特点。笔者列举了当年的众多具体数据后指出,“虽然,中国社会经济信息化的水平同发达国家相比还差距很大,但是改革开放以来却有了相当的发展。不仅在数量上已初具规模,而且在质量上已开始发生根本性变化。” “中国在电视、程控电话、无线寻呼、移动电话等方面的发展迅速跨越发达国家经历的许多阶段,大大缩小了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所有这些说明,中国实施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已有了一定的物资和技术基础。在这方面我们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妄自菲薄。”笔者的结论是:“由此看来,只要我们既高瞻远瞩、全面规划,又实事求是、扎实工作,力争在信息高速公路建设上与国际接轨是完全可能的。”

  笔者鲜明地提出,历史机遇来之不易,重大历史机遇更是稍纵即逝。时不我待,机不再来。一“失机”,可成千古恨。我们一定要认准时机、抓住机遇。“中国如能在今后十五至二十年内抓紧抓好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就有可能在下世纪初同发达国家基本站在现代化的同一条起跑线上,利用信息高速公路的空前优势,及时充分共享全球信息资源,克服自己由于人口众多而造成的资源资金等相对短缺的困难,充分发挥自己在人力资源方面的巨大潜力,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

  回头去看,当年我国党和政府毫不犹豫地启动我国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及早接入国际互联网,并不断推动我国互联网和移动网的建设、升级、换代,是完全正确的。如今,我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根据权威数据统计,截至2013年底,我国固定电话用户26699万户,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22911万户,其中3G移动电话用户40161万户,电话普及率达到110.5部/百人。互联网上网人数6.18亿人,其中手机上网人数5.0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45.8%。我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建设取得了远超预想的巨大成绩,在推动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方面的高速健康发展,起到了无可估量的作用,这是无容置疑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项亮)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9 明.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