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海外诗经学研究 >> 海外《诗经》研究的内容 >> 语言研究
语言研究
2016年06月23日 19: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综合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语言研究也是北美《诗经》研究中非常重要的内容,如美国汉学家金守拙(G.A.Kennedy)的《〈诗经〉中的失律现象》、加拿大学者多布森《〈诗经〉的语言》与《语言学证据和〈诗经〉创作年代》等。以多布森的研究为例,他认为古汉语有近一千年的演变史,它的不同的分期,以及汉字一时一地的不同表现形式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与高本汉重实词轻虚词不同,多布森尤其重视虚词,所以他分别研究了与“言”字有关的几个近义词系列(“言”、“爰”、“焉”,“言”、“焉”、“然”,“乃”、“言”、“而”)及几组同义异形词(“克”、“可”、“能”,“攸”、“所”,“俾”、“使”等),并研究这些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语言环境中的表现。在此基础上,他利用词汇和语体变化的成果来确定《诗》三百创作的年代。他认为《颂》出现于西周初叶,《大雅》产生于西周中叶,《小雅》是西周末叶的诗,《国风》则产生于东周初叶。多布森的研究受到了王靖献的批评(《钟与鼓》,第13页),但他从语言、词汇和语法的时代性来判断作品创作时间的方法是可取的,他重视《诗经》虚词也很有道理。所以他得出的结论,与实际情况大体上相合。此外,密歇根大学白一平有《汉语上古音手册》,他的很多拟音与高本汉不同。他还专门讨论过《诗经》中的周、汉音韵学的问题,这为我们研究《诗经》古音提供了一些帮助。

  《诗经》文字训估方面,欧美学者突出的成果不多。早期的我们要关注高本汉,他在《诗经》训话方面取得了较高的成就。最近,夏含夷在他的一篇文章中讨论了《大雅·凫鷖》中的“潭”,证明郑玄的解释是正确的,而毛传为误。在另外一篇文章中,他利用青铜器的铭文重新讨论了《大雅·下武》的作者问题。相对而言,日本学者在文字训诂方面成就更大,无论是竹添光鸿,还是白川静、青木正儿对《诗经》都有所发明。尤其是白川静结合甲骨文、金文对《诗经》的名物制度进行了研究,如对《周颂》的《臣工》、《噫嘻》等篇“籍田”礼仪的分析。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诗经_17.gif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