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海外诗经学研究 >> 海外《诗经》研究的内容 >> 意象研究
意象研究
2016年06月23日 19: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综合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西方汉学界的《诗经》研究中,意象研究一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研究方法。从亚瑟.韦利到庞德,他们的《诗经》翻译一直伴随着意象研究。至于专门的意象研究,我们可以举麦克诺顿和余宝琳的研究成果。麦克诺顿在他的《〈诗经〉的综合意象》一文中,专门讨论了《诗经》的综合意象(或译作“复合映像”、“并合意象”),即一个意象与另一个意象相关联,而两者作为意义的整体又与诗的主旨相关联。意象与意象之间可以是对等关系,也可以是复沓关系、叠加关系。麦氏认为《诗经》的综合意象可以起到转换时空、宣泄感情以及假托功能等。而美籍华裔学者余宝琳在她的《中国诗歌传统中意象的读法》第二章《讽喻、讽喻性与〈诗经〉》中,着重讨论了中西方对意象理解的差异。西方认为意象就是一种模仿之物、一种描述或是一种装饰。但是在古代中国,意象则是诗歌自身所特有的记号,读者可以从中引申出比喻、道德或历史等三种不同的意义。本此,余氏不大赞同西方学者视三百篇为讽喻(allegory)作品的观点。她认为只有《国风》中极少数作品可以算是隐喻性的,此外的绝大部分诗篇意象仍然具有象征的意义。因为《诗经》中大部分的意象、隐喻和明喻取材于自然界,诗人虽常从描写自然景物开始,但他们对自然景物的介绍也仅止于召唤读者的想象力以便于说教。苏源熙(Haun Saussy)的《中国美学问题》再次肯定了《诗经》作品的讽喻性,尽管他对余宝琳关于中国古典诗歌意象的论述非常重视。在该书第四章的个案研究中,他认为《诗经》意象是自然意象,同时又具有别的意味。如《沔水》之水既是自然的水,又是“朝宗”的水,诗歌的创造性语言使它成为了讽喻性双关。此外,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金鹏程(Paul R.Goldin)在他的The Culturein Ancient China(《中国古代的性文化》)一书中,讨论了中国古代诗歌中的交欢意象,其中涉及到《诗经》。金鹏程认为,这些交欢意象实际上是人际关系的隐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诗经_13.gif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