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以文学的记忆弘扬长征精神 >> 乔良《灵旗》
中篇小说《灵旗》
2016年07月13日 16: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综合 作者:乔良 字号

内容摘要: 灵旗飘飘。钱龙飞飞。唢呐无始无终地吹着一支叫人欲笑不敢欲哭无泪的曲调。嘶哑。嘹亮。没有人能哭出那么高的音来,索性不哭。挑在竹竿上的鞭炮爆着,响着,炸出一团团刺鼻的烟花,把所剩无几的点点凄凉呛得无影无踪。唯一的悲哀来自捧着死者遗像的孝子。五十开外。鸠形鹄面。被两个神情木然的大汉架着,双腿腾空,脚尖不时点地。眼泪鼻涕口涎汇成一股水系,象条透明的橡皮筋,在皱巴巴的下颏上长伸短缩,极有弹性。

关键词:红军;长征;青果老爹;湘江

作者简介:

  最先看到的是那根青篾竹扁担。扁担头上系一条二尺半长的孝布。布在夹着水腥气的东南风里瑟瑟摆动。于是出殡的行列徐徐走进青果老爹的视界。

  灵旗飘飘。钱龙飞飞。唢呐无始无终地吹着一支叫人欲笑不敢欲哭无泪的曲调。嘶哑。嘹亮。没有人能哭出那么高的音来,索性不哭。挑在竹竿上的鞭炮爆着,响着,炸出一团团刺鼻的烟花,把所剩无几的点点凄凉呛得无影无踪。唯一的悲哀来自捧着死者遗像的孝子。五十开外。鸠形鹄面。被两个神情木然的大汉架着,双腿腾空,脚尖不时点地。眼泪鼻涕口涎汇成一股水系,象条透明的橡皮筋,在皱巴巴的下颏上长伸短缩,极有弹性。

  死者是一老太太。杜九翠。寡妇。守寡整整五十年。丈夫在五十年前的一个秋夜不明不白地死去。是凶死。她是他的第四房。对他的死,她既不高兴,也不难过。奇怪的是她却五十年没改嫁。和其他三房正相反。村里人都说。她丈夫要不是个该砍脑壳的家伙,真该给她立个贞节牌坊。这话等于没说。因她丈夫该死。丈夫一死,一大家人马上分成四家。她带着唯一的儿子,守着分给她的三间破瓦房和九亩半水田,熬到士改,被划为小地主。此后三十年抬不起头。

  正是油菜花乱晃人眼的季节。没雾,或者有雾被风撩开,顺越城岭余脉滚滚而来的丘陵谷地上,会涌出大片大片的金黄,比雾后的阳光还鲜亮。

  青果老爹捧着一支奇特的水烟筒,站在水牯岭顶头的那棵千年樟下。水烟筒是用四零火箭弹的弹体改制的。走出去一百里,你也不会找到第二支同样的物件。自然被老爹视作珍奇。整日捧在手上,哮喘不止时,也决不撒手。现在依然如此。捧着,并不吸。只是用手兜住镶了一圈铜皮的筒底,让烟嘴靠在肩膀头上。象熟睡的婴孩。他挑了一块没生苔藓的石头站上去,朝岭下张望。可以看见整个谷地。谷地偏右些,徐徐走出一支殉葬队伍的村子叫洪毛崮。

  正在又可以用这法子葬人了。老爹默想着。五十年前是这样,五十年后又是这样。中间却有几十年不许这样。一切把阴间和阳间沟通的企图和愿望都不许。世道就是这么回事,变过来,又变回去。只有人变不回去。人只朝一个方向变。变老。变丑。最后变鬼。

  在一片紫云英撩人的绯雾中,他看见一个白白净净、细眉细眼的姑娘从东走来,向西走去。他看着她肩上那两根干巴巴的小羊角辫一下变成两股又粗又长又黑又亮蒜瓣似的大辫子又一下变成盘在头上的发鬏。她先是在田埂上一跳一跳地走。接着挎一只竹筐挺起波涛汹涌的胸脯在水塘边轻盈地走。又腆起肚子象母鸭一样在天井边笨重地走。最后她回过脸来,露出一口掉光了齿的牙床,朝青果老爹凄然一笑。

  老爹一惊。听到两声脆响。一只二踢脚冲天而起。随后是一片密不透风的响鞭。开始下葬了。老爹怅然回首。

  那棵老皂角越长越老。老得人们已经想不起它早年的主人是谁,它还是照样老它的。任凭曲干弯枝上生满绿毛,挂满藤葛,爬满五花十色的寄生物。杜小爪子,这雅号小几辈的人几乎都没听说过。可他们熟悉老皂角。差不多一落生就围着它长。一代接一代的长。老皂角浓荫所及之处便是洪毛崮人心智的发蒙地。他们搬个树墩或者垫块石头坐在树下,从老辈从嘴里把许许多多真真假假厅里古怪添油加醋的故事听过来,又许许多多真真假假厅里古怪添油加醋地传下去。有些故事很古老,比老皂角还老。象牛郎织女。象孟姜女哭长城。有些故事不太古老,甚至比老皂角还年轻。象太平天国。象红军过广西。

  红军当年死得好惨,二拐子搔着光秃秃的头皮,讲得很感伤。

  青果老爹喜欢听二拐子讲。他喜欢听二拐子把许许多多奇里古怪的往事讲得添油加醋真真假假。二拐子的声音也挺古怪。话尾巴上常常拖带出[口瞿][口瞿]嘶嘶的哨音。又尖亮又刺耳。听来有叫人毛骨悚然的效果。老爹听得蛮专注。二拐子一张口,他就倚在老皂角树对面的一株不太老的皂角树下滋滋地抽水烟。尽管这哨音已经消失好几年了,可他还是每天都要到老皂角树对面来倚一会儿。他觉得二拐子的声音总跟着他。他根本不知道也不相信自己有耳鸣的毛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