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以文学的记忆弘扬长征精神 >> 其他作品
源自一篇回忆文章的《朝阳花》
2016年07月13日 15:09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马榕 字号

内容摘要: 马忆湘的《在长征的道路上》一文收录于中国青年出版社于1959年4月出版的《战斗的历程》一书中,该书共收录了14篇回忆性文章,《在长征的道路上》列第二。而小说《朝阳花》就是以此为原本,经过再创作写成的。

关键词:回忆录;小说;朝阳花;马忆湘;谭士珍;吴小兰;队伍;草地;粮食;口述

作者简介:

  马忆湘的《在长征的道路上》一文收录于中国青年出版社于1959年4月出版的《战斗的历程》一书中,该书共收录了14篇回忆性文章,《在长征的道路上》列第二,第一篇是张爱萍的《英勇奋斗的苏维埃区少年先锋队》。书中文章的起源是1956年7月总政治部在全军开展“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文活动,作者即根据自己的长征经历口述,由湖南省军区文艺献礼办公室主任赵清学执笔,撰写了这篇回忆录。而小说《朝阳花》就是以此为原本,经过再创作写成的。

  《在长征的道路上》发表时才一万多字,共分四小节,主要讲述了1935年冬,作者跟随贺龙的红二方面军从家乡桑植出发,经贵州、通云南、过康藏高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到达距甘肃哈达铺四十里的麻子川的不平凡经历。而《朝阳花》则发展到了二十多万字,二十三章, 故事内容也扩展为三个阶段:小兰未参军前、参军后、长征。增加了前两部分,尤其是追赶队伍一段最为精彩。长征线路也延长至了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

  《在长征的道路上》发表后,中国青年出版社编辑黄伊曾在信中说:“《在长征的道路上》生动感人,文字朴实利落,有思想性。我们觉得这篇回忆录尚未结束,似乎还有许多故事要写,希望能继续写下去,长点无妨。”于是由谭士珍负责继续。初稿写成后,黄伊认为写得已不是革命回忆录了,就建议将回忆录改编为小说,第二稿仍由谭士珍执笔。后因谭士珍遭批,改由湖南省军区文艺献礼办公室林志义接手,直至完成。这期间,小说中的《三个女红军》、《水》、《走吧,同志们》、《粮食》四个章节曾发表于1960年和1961年的《湖南文学》上。《通过缺水地区》一章,署名马忆湘口述,谭士珍整理,刊登在1960年第11期《中国青年》杂志。它们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为小说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为此,凡参与创作的人,包括编辑,都将之视为组织上分配给自己的一份革命工作,于是才有了《朝阳花》的绚丽绽放。虽三易撰人,也无名权,但他们终究是功不可没的。

  不但如此,小说还对回忆录文本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首先,结构上的改造前文已涉及,不赘。其次,人物上小说进行了转化,由一律真名改为小说名,由第一人称“我”,马忆湘,改为吴小兰。文中常出现的湖南省革命委员会主席陈希云、副主席朱常清也被严院长及看护长所替代。还有一些人,也赋予了新的身份。其三,情节的改造,这是最关键的部分,变化最大。回忆录中,有几处作者表述至深。如在过湖南与贵州交界的雪山时,“我”挺不住睡着了,罗政委把“我”的腿抱在怀里大半夜,待我醒来,头发被冻在了雪地里。罗政委用刺刀边砍冰边说:“看我挖的这个大人参精哪!”到“我”起来,有的同志开玩笑说:“哈哈!这是谁配送你的一头翡翠首饰啊?”有人应道:“不是翡翠,是玛瑙。”话中洋溢着革命浪漫主义的激情。还有,过草地时,甘泗淇主任得知“我”弄丢了粮食,就立即集合政治部的几十个人,动员每人分一点粮给“我”。一次,当“我”误吃了毒草,肚子痛得直叫唤,也是甘泗淇主任拿药给“我”吃才好了。这些精彩的部分,都基本保留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