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以文学的记忆弘扬长征精神 >> 其他作品
随军西行见闻录 (一九三五年秋)
2016年07月14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云 字号
2016年07月14日 11: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云
关键词:红军;金沙江;毛泽东;共产党;大渡河;军队;朱德;居民;兵士;领袖

内容摘要:红军对被俘之中上级官长,亦由朱德亲自召集谈话,多方安慰,说明红军主张抗日救国,希望全国军人一致合作,被俘军官之愿留红军者留在红军,不愿者就给川资送出红军区域。红军入滇后,有两件有趣的事,亦为红军兵士平日引为笑谈者:一为红军包围曲靖而向马龙前进时,截得由昆明来之薛岳副官所乘汽车一辆,内满载军用地图并云南著名之白药(可医枪伤,极贵重)。试想,红军初至一地,只要居民远避,红军何处去找居民?实际上红军一至某处,当地居民除“土豪”外,均未逃走,而且为红军带路,当挑亻夫,沿途到处成群的加入红军当兵。故我谓红军之几年苦战与红军之所以逐渐发展,确由于红军中有天才之领袖,有能为之干部,红军中及共产党中之许多人材,确为全国不可多得之人材。

关键词:红军;金沙江;毛泽东;共产党;大渡河;军队;朱德;居民;兵士;领袖

作者简介:

  我国共产党势力,年来伸张极速,毛泽东朱德、徐向前、贺龙肖克等部红军,已成为中国的一强大力量。当红军初起时,本系星星之火,迄今则成燎原。毛泽东朱德部红军原系民国十六年国共分裂时朱德率领之叶挺贺龙残部及毛泽东率领之湘赣农民军会合而成,南京及各省军队征剿已历八九载,但毛泽东朱德部实力有增无减。年来蒋介石亲身督剿,步步筑碉,满拟一鼓歼灭之,不料毛泽东、朱德早见及此,于去年十月中突围西走,由湘粤边而入黔,逗留于黔川滇三省一时期,最后竟冒险突过金沙江、大渡河(此二河均为长江上游,河宽水急)而入川,与川北徐向前会合。现在中国两大红军会合,声势大振,且军事重心,已由东南而移到西北。

  记者向业医,服务于南京军者四年,前年随南京军五十九师于江西东黄陂之役(指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的第四次军事“围剿”。东黄陂即东陂和黄陂,是江西省宜黄县的两个集镇。),被俘于红军。被俘之初,自思决无生还之望,但自被押解至红色区域后方之瑞金后,因我系军医,押于红军卫生部,红军卫生部长贺诚亲自谈话。当时因红军中军医甚少,他们要我在红军医院服务,并称愿照五十九师之月薪,且每月还可寄回六十元安家费。我系被俘之身,何能自主,惟红军尚有信用,除每月支薪外,即每月之安家费,亦曾得着家母回信按月收到。自此以后,我几次被遣至石城之红军预备医院,时而调回瑞金之卫生部。红军中最高人物如毛泽东、朱德、林彪、彭德怀及共产党中央局等红色区域要人,亦曾屡为诊病。这些名闻全国的红色要人,我初以为凶暴异常,岂知一见之后,大出意外。我第一次为毛泽东与朱德诊病时,毛泽东似乎一介书生,常衣灰布学生装,暇时手执唐诗,极善词令。我为之诊病时,招待极谦。朱德则一望而知为武人,年将五十,身衣灰布军装,虽患疟疾,但仍力疾办公,状甚忙碌。我入室为之诊病时,仍在执笔批阅军报。见我到,方搁笔。人亦和气,且言谈间毫无傲慢。这两个红军领袖人物,实与我未见时之想象,完全不同。

  去年十月中旬,南京军队已占兴国,红军即突围西行,我也被携同走。这次行军,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除在黔北之遵义府休息十余日,以及渡过金沙江后在会理县地界休息五日以外,不分晴雨,终日行军,由江西而湖南、广东、广西、贵州、四川、云南、西康(西康是旧省名。一九五年该省金沙江以西部分另设昌都地区。一九五五年西康省撤销,所辖地区划归四川省。一九五六年昌都地区划归西藏自治区。),而转入四川之理番(理番即今四川省理县。)、松潘。足迹几遍大江以南,历时八月余,约计行程一万二千里,历尽无数高山大川,而与徐向前部会合。我以文弱之躯,经此磨折而今日还能生还,自庆更生。但同时自幸此生竟能走遍长江及珠江流域之各省,而且到了许多梦想不到的地方,亦足自豪。至本年七月上旬,我被卫生部长贺诚派往懋(功)(懋功即今四川省小金县。)宝(兴)游击大队当军医,出没于两县之山地。某日晨,川军来攻,我被川军冲散,身存之现洋二十余元均被民团搜去。后幸遇川军五旅之军医正蒋君系昔年同学,得其帮助,由天全、雅州(雅州即今四川省雅安市。)、成都、重庆而搭轮回家。

  此次红军抛弃数年经营之闽赣区域而走入四川,显系有计划之行动。当去年退出江西以前,以我之目光观之,则红军确已进行了充分准备。自五月到九月召集了红军新兵将近十万人。当我与林何二医生(何亦系张辉瓒(张辉瓒(一八八五一九三一),湖南长沙人。曾任国民党军第十八师师长。一九三年十二月其部被红军歼灭,张亦被俘。)部之被俘者)于八月被派至军事工业局(红军各军需工厂之管理机关)卫生所时,见兵工厂、被服厂等各有数千工人,日夜作工,状极忙碌。以后,九月间在《红色中华》报《红色区域中央政府机关报》登载张闻天(中央政府之人民委员会主席)之文章(见张闻天《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红色中华》第二百三十九期,一九三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微露红军有抛弃江西而到红军区域以外之“围剿”军事力量空虚地区活动之可能。果然,十月中,全部队伍,均行西走矣。毛泽东朱德部破围之时,除在江西留有小部队外,毛泽东、朱德率领退出江西之红军人马兵亻夫,将及十三四万。共产党要人几全体随军。各县共产党中下级干部之随军者有万人。并有妇女干部一二百人,均腰悬短枪,脚穿草鞋随军出走。此辈娘子军,均系身体强壮,健步如飞者,常在卫生部招呼伤病兵。有时竟能充佚子抬伤病兵。

  红军分两路渡过信丰河(信丰河指流贯江西省信丰县的贡水支流桃江。)后(一路由信丰北之王母渡,一路击退信丰东南之古陂、新田粤军),即在南康、大庾(大庚即今江西省大余县。)两县之间渡过章水,突过赣州、南雄之汽车路。在古陂、新田及赣雄汽车路上,粤军本筑有碉堡,并有守军,但寡不敌众,闻风远逸。由此国民党军年来包围赣省红军之第一道碉堡线,全被冲破。沿途碉堡,均被红军及当地怨恨国民党军守碉兵士之平日强赊硬买之居民拆毁。碉堡系用以进攻及封锁红军者,常筑于汽车路之两旁、重要路口及路旁之山巅。碉堡以石及砖造成,有方形或六角形不等;大小不一,有排堡、连堡及营堡。平日守军居于堡内,有步枪、机关枪之枪洞,可以向外射击。出入碉堡只有一小门,遇有红军进攻,守碉兵士即闭门固守,向外射击。此种碉堡对红军军事行动妨害甚大,故红军须拆毁之;而守碉兵士平日对居民不守纪律,故红军一至,居民亦起而拆毁碉堡。红军一出封锁线,如虎添翼,即猛扑湘粤边之汝城(湘境)、城口(粤之仁化北),既即占领城口,粤军之军用煤油几千箱及大批弹药均被红军夺去。粤军在城口与湘南汝城、桂东相连之碉堡线(即国民党第二道封锁线)即被突破,碉堡全被拆毁。此时,红军锐不可当,南京军远在湘赣边,粤军只图自保,湘军则何能独力抵御,且早已闻风远走。故红军未遇抵抗即占领宜章城,通过粤汉路之汽车线(此为国民党军之第三道封锁线),照例拆毁碉堡,前锋即占领临武、嘉禾、蓝山。此时湘军李云杰部从宁远南下,拟在天堂圩附江拦击红军,岂知在天堂圩反被红军包围,全部击溃,狼狈北退,红军又获枪弹不少。此时也,红军势如破竹,分两路:一出道州(道州即今湖南省道县。),一出江华、永明(永明即今湖南省江永县。),城市悉被占领,即全部渡过潇水。南京军及湘军此时跟踪追剿,已无能为,仅派少数部队,尾随红军监视。而薛岳、周浑元(薛岳,一八九六年生,广东乐昌人。当时任国民党“剿匪”军第二路军前敌总指挥。周浑元,当时任国民党“剿匪”军第二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及湘军之大部集中湘江沿岸之零陵(湘境)、全州(桂境),命桂军集中灌阳、兴安。当时蒋介石之计划,拟以大兵拦阻红军渡江,并从北方驱逐红军入桂,使红军与桂军两败俱伤,以便坐收渔利。但桂军李宗仁、白崇禧深知此隐,故一方惧怕损失实力,同时并惧红军不能过江则必然停留桂省或桂林附近活动,则薛周两纵队将尾随红军之后,而深入广西,桂省大权将落南京政府之手,所以将兴安桂军向南撤退。薛周及湘军在全州单方出击,不能阻止红军渡江,因此红军得平安无事渡过湘江,把沿湘江两岸汽车路上之碉堡拆毁(此为国民党军第四道封锁线)。红军一出此四道封锁线,如虎出柙,可以东奔西突矣 而南京政府蒋介石几年来碉堡政策与“剿共”军事,全部付之东流矣。

作者简介

姓名:陈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