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思想史回顾 更多>>

在20世纪的最后30年里,西方及西方以外的历史思考和历史写作方面都出现了根本性变化。到20世纪,把历史看作“人文科学”的一种特殊类型的历史研究观逐渐被把历史看作一种“社会科学”的历史观所代替。 [详细]

东西欧比较史学 更多>>

冷战结束后,弥合东西欧历史学的裂隙至为重要。一些转折点曾对想象和记忆历史的方法产生了影响,但历史分期和历史学的分期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单方面的,其中历史语境塑造了历史学的方向。 [详细]

跨文化全球史观 更多>>

讨论文明之间,尤其西方与非西方地区史学之间的交流及其对近现代史学兴起所产生的影响,从一种跨文化的角度考察近现代史学在全球范围内的变化,史学研究所透露的历史意识乃是构成文明认同的重要因素。 [详细]

后现代史学理论 更多>>

许多后现代主义和后殖民主义批判强调任何历史描述都带有虚构的特点,但这绝不表示,历史研究拒绝理性的操作方法或者放弃对客观性的追求。宏观历史学对社会结构和社会变迁的科学考察活动是合理的。 [详细]

德国历史主义学派评价 更多>>

历史主义所主张的对客观公正的追求、对价值判断的自律,尽管未被当年德国历史学家真正做到,在原则上却是值得肯定的。与历史主义相伴生的价值相对主义,很容易蜕变成一种“老好人”哲学,无力抵抗历史与现实中的邪恶势力。 [详细]

后现代史学理论评价 更多>>

伊格尔斯虽对诸如欧美中心论和德国史学存在偏爱等问题,但对后现代主义史学的讨论仍可谓是见道之论。他认为作为历史学家的职责,要去维护“为着一个适宜于生活的文明世界所必须的那种人道与理性的因素”,而不能放弃对科学精神的实践! [详细]

对中国史学的影响 更多>>

伊格尔斯的多部著作为中国史学界提供了许多有益的东西,契合了新时期中国史学界了解西方新史学发展的需要。他对非西方国家,包括中国史学一直抱着一种尊重、客观、平等的态度,并将整个身心都投入到发展历史研究的事业中。 [详细]

世界历史写作的评价 更多>>

伊格尔斯主张历史学家在历史编撰的实践中,要不断地超越国家的边界,去研究西方世界以外的文化与社会。他还认为历史学家在全球化研究中的重要作用在于将全球化过程所带来的社会转型放在一个更为广阔的历史背景中进行考察。 [详细]

学者追思 更多>>

伊格尔斯先生不但活到老、学到老,在研究、写作上永不停歇,而且一直关注社会的公正和人类的未来,对社会问题,不平则鸣、从不含糊。伊格尔斯坚信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也相信历史进步的观念(他1950、1960年代的时候,就在《近代史研究》和《美国历史评论》这两本美国史学界的重要刊物上,发表过有关历史进步观念的文章)。但目睹世界局势的变化,贫富分化的日趋严重和欧美政坛“向右转”的趋势,伊格尔斯在采访的时候承认,他已经对人类社会是否能克服弊端、顺利往前,不再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充满信心。 [详细]

学者追思 更多>>

我坚定地相信存在着对一切社会都行之有效的人类尊严和自由的价值。我总是感到在我的学术工作中有一种伦理承诺。那种认为历史学家应当只关注文献、要避免政治立场的看法,没有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即一切历史写作都建立在某些价值设想之上。历史学家可能不承认这一点,但是这些价值假设仍然塑造着他的史识,并且为他的历史写作抹上色彩。我对21世纪的希望很简单,期望一个更健全的、更人性的世界,战胜了暴政、战争和贫困。对年轻学者,我鼓励他们具备全球眼光,参与、学习、贡献于国际性的讨论。 [详细]

著作等身 更多>>

 
  责任编辑:田粉红 崔蕊满 刘远舰 齐泽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