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历史学专题 >> “七七事变”:偶然OR蓄谋已久? >> 本网独家
从蚕食到蛇吞——“七七事变”历史必然性问题研究述评
2018年07月06日 16: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崔蕊满 字号
关键词:七七事变;帝国主义;侵华战争

内容摘要:日本一些学者妄称“七七事变”是“偶然事件”,企图以历史碎片化方式来掩盖真相,否认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的真正意图。一、“七七事变”前:山雨欲来风满楼从1933年开始,日本就不断制造事端,先后通过“张北事件”、“冀东独立”、“华北策动”和“丰台曾兵”[5]等事件,不断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蚕食中国。1.日本对华政策及其演变“七七事变”前,日本对华政策采取两手准备:一是日本不断谋求“华北自治”(或“华北分治”、“北支明朗化”),二是积极准备对华作战计划。二、“七七事变”当天: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中日学者关于七七事变的学术对话,最初主要集中在七七事变爆发的必然性与偶然性方面。

关键词:七七事变;帝国主义;侵华战争

作者简介:

  “七七事变”80多年来,中日两国学界对该事变进行了很多研究,但仍然存在一些争论。其中,关于该事变的历史必然性问题成为突出的焦点。日本一些学者妄称“七七事变”是“偶然事件”,企图以历史碎片化方式来掩盖真相,否认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华战争的真正意图。分裂华北、吞并中国、独霸远东,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既定国策。“七七事变”81周年在即,为了澄清历史事实,还原历史真相,笔者拟对“七七事变”历史必然性问题做出梳理。

  关于“七七事变”历史必然性问题的讨论,学术界已有许多成果,尤其是近来《日本侵华密电·七七事变》[1]、《七七事变亲历记》[2]、《中国抗日战争史》[3]等的出版,更是锦上添花。目前,对于历史必然性问题的讨论,已有的观点主要有:中国学者一致认为,“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蓄谋已久的侵略行动;日本主要分为两派,有良知的日本学者能够客观看待历史,认为“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行为,但对具体的“七七事变”认为是“偶然事件”;日本一些右翼学者则歪曲历史,否定战争侵略行为,极力撇清战争罪责。[4]

  本文试图通过对“七七事变”前的山雨欲来风满楼、事变当日的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以及事变后的狼子野心、图穷匕见三个层面的考察,论证“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蓄谋已久的侵略行动,是实施既定侵华计划的重要一环,目的就是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一、“七七事变”前:山雨欲来风满楼

  从1933年开始,日本就不断制造事端,先后通过“张北事件”、“冀东独立”、“华北策动”和“丰台曾兵”[5]等事件,不断从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蚕食中国。那么“七七事变”前,日本对华政策怎样?日本有何目的?中国国内及国际形势又有怎样的新发展?这些问题都关系到日本是不是有目的、有计划地发动了“七七事变”。

  1.日本对华政策及其演变

  “七七事变”前,日本对华政策采取两手准备:一是日本不断谋求“华北自治”(或“华北分治”、“北支明朗化”),二是积极准备对华作战计划。

  关于“华北自治”的研究,学术界有很多成果,如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臧运祜认为:以华北分治为中心的日本对华政策,是日本政府与军部的共同意志的体现,也是日本局部侵华行动的指导与依据。从这些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来看,日本从九一八事变开始,经由华北事变,迅速走向“中国事变”,包括卢沟桥事变的爆发在内的这个历史过程,并非偶然。[6]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封汉章认为:“华北自治运动”是日本侵略者实施“华北分治”政策的手段。日本侵略者的企图是利用种种非武力手段,最大限度地削弱南京政府对华北的控制和影响,“寻找”、策动“华北自治”的“最佳方式”,“筛选”其在华北的代理人,他们选定的代理人是中国国民革命军第29军军长——宋哲元。日方曾与宋哲元进行多次和谈,最终中日谈判破裂,历时两年之久的“华北自治运动”以失败而告结束。两个月后,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7]

  另一方面,日本不仅制定了作战计划,还制定了占领计划。早在1933年9月,参谋本部就制定了《支那占领地区统治方案》;驻屯军继之于1934年3月制定《北支地区占领统治计划》,这说明在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前三四年,日本“就明确计划要占领全中国,对于华北实施永久占领了”。[8]为了贯彻1937年度日军侵华作战计划,便于侵华日军各兵团制定具体作战方案,日本陆军参谋部又发出《昭和十二年度帝国陆军作战计划要领》,具体规定日本陆军在华北方面作战的作战要领,到这个时候,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已经箭在弦上。[9]

  2.日本“华北驻屯军”的扩张

  “华北驻屯军”扩编后,进一步加紧了对华北地区的侵略活动。[10]1936年,日本驻在华北的“中国驻屯军”从1771人增加到5774人。他们完全置中国主权于不顾,挤走中国驻军,非法进占北京南部卢沟桥附近3条铁路的会合处丰台镇,并且设立军事指挥部。在平津近郊举行多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从每月一次增加到三五天一次,从一般演习到实弹射击,从白昼演习到夜间演习。日本空军的飞机在平津上空任意盘旋。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华北各地早已是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肃杀景象。[11]

  另外,德国的崛起和《日德反共协定》的签订,使苏联被德国牵制住;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和西班牙内战,使英法等列强被牵制住而无暇顾及远东,日本动手的国际时机成熟。在此过程中,日本逼迫国民政府接受广田三原则,企图不战而亡中国;中国统一进程和抗战准备,使日本如坐针毡。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在成熟的国际条件和国内战争准备下,驻屯军选择战略地点卢沟桥制造了事变。就这样,日本有计划有步骤寻找时机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12]

  综上可以看出,日本自“九一八”事变后,不断谋求的“华北自治”、企图不战而亡中国的计划宣告失败。而此时中国国内随着“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一致对外,使日本感到恐慌;再加上有利的国际条件,因此,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已箭在弦上。

作者简介

姓名:崔蕊满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