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历史学专题 >> 【绝学回响】“绝学”不“绝” “代”有“传承” >> 敦煌瑰宝传千古 >> 编辑手记
《敦煌藏经洞性质之谜发覆》编辑手记
2021年05月14日 16: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武雪彬 字号
2021年05月14日 16: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武雪彬

内容摘要:作为敦煌学研究重要载体的藏经洞性质及封闭研究,学者众说纷纭。《敦煌藏经洞性质之谜发覆》一文通过对藏经洞文献大量的统计数据支撑下,以及对大量佛经的残卷、残片缀合的例证启发下,提出敦煌藏经洞是道真汇聚修复材料的“故经处”这样一个全新的学术观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敦煌藏经洞性质之谜发覆》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3期,作者张涌泉、罗慕君、朱若溪。 

  120年前,道士王圆禄发现敦煌藏经洞,数万卷文献及纸本绢画始见天日,并很快进入国际学术视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文献可谓是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最重要的发现。藏经洞被发现后,文献、文物大量流失或遗失。斯坦因掠取了约15000卷,伯希和掠夺了大约6600卷,日本人橘瑞超和吉川小一郎、俄国人鄂登堡也相继取攫取不少文卷,造成中国文化史上的空前浩劫。流失各地的藏经洞文物逐步整理、刊布、出版,基于藏经洞文物的研究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一门国际显学——敦煌学。从而形成“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命运。近年来,在国内学界的努力下、在国家的高度支持和重视下,国内敦煌学发展迅猛,形成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的研究局面。 

  作为敦煌学研究重要载体的藏经洞性质及封闭研究,学者相继提出了六种观点:避难说、废弃说、书库改造说、佛教供养物说、排蕃思想说、莫法思潮说,众说纷纭。这些观点虽都有一定的依据,但都没有得到学界公认。本文通过全面整合爬梳敦煌文献基础上,对敦煌藏经洞性质提出了新的见解。 

  本文指出,莫高窟所在三界寺收藏佛经的场所有“经藏”与“故经处”之别,“经藏”就是三界寺的藏经处,而“故经处”则是用作修复材料的“古坏经文”的存放地(前人都把两者混为一谈),亦即后来的藏经洞。后唐长兴五年(934)左右,后来担任敦煌都僧录的三界寺僧人道真开始了大规模的佛经修复活动,藏经洞就是道真汇聚修复材料的“故经处”。道真搜集“诸家函藏”的“古坏经文”,意在“修补头尾”。那些经过修复配补成套的经本,“施入经藏供养”;剩余的复本及残卷断片,则留在“故经处”作为配补或修复材料备用,并最终成为我们见到的藏经洞文献。 

  本文以大量数据和案例证明藏经洞所藏确为“古坏经文”。作者通过对业已刊布的敦煌文献的彻底全面调查,发现敦煌文献以佛经残卷为主,且多来自各家寺庙,残卷比例高达90%以上,其中至少四分之一以上的残卷可以缀合,而且各类材料分类包裹,井然有序,目的是为开展大规模修复工作提供便利。从而证明敦煌藏经洞文献确实是来自“诸家函藏”的“古坏经文”,汇聚的目的是为了“修补头尾”,即为拼接修复做准备。所以三界寺藏经与藏经洞藏经其实是两回事。 

  作者对敦煌文献作了大规模的缀合,为藏经洞文献的聚合原本在于“修补头尾”提供了实证。本文在对世界范围内业已刊布的敦煌文献图版全面调查搜集的基础上,对近百种共计32586号敦煌佛经写本作了穷尽性的编目、定名、缀合等工作,发现可缀残卷比例在25%以上,平均则达27.84%,其中他们新发现可缀合残卷达6499号,从而为认识藏经洞文献的性质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认为,本文的核心议题是对敦煌藏经洞性质的研究,在之前诸家观点的基础上,受施萍婷、荣新江、郑炳林等学者对藏经洞藏经与道真和三界寺关系研究的启示,通过对藏经洞文献大量的统计数据支撑下,以及对大量佛经的残卷、残片缀合的例证启发下,提出敦煌藏经洞是道真汇聚修复材料的“故经处”这样一个全新的学术观点,是对敦煌藏经洞藏经性质的一个新定义和解读,因此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意义。 

     

  作者武雪彬,系《敦煌藏经洞性质之谜发覆》一文责任编辑。 

    

作者简介

姓名:武雪彬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郭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记者访谈4.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