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军事学专题 >> 聚焦龟兹 >> 龟兹历史
萨保与萨薄:佛教石窟壁画中的粟特商队首领
2014年04月03日 13:29 来源:《粟特人在中国——历史、考古、语言的新探索》中华书局2005年 作者:荣新江 字号

内容摘要:二龟兹石窟壁画所见的萨薄及其商人在今天新疆库车、拜城地区的古代龟兹国范围内的佛教石窟寺中,如克孜尔石窟、库木吐喇石窟、森木塞姆石窟、克孜尔尕哈石窟、台台尔石窟,都多少不等地保存有关于萨薄形象的本生故事图像,其中尤以克孜尔最为集中。第一,这些商人大多数是深目高鼻,而不是龟兹壁画中佛像和供养人像的圆形面孔,因此可以认定不是印度商人,也不具有龟兹商人种族特征,在和安伽、Miho等石屏风上确定为粟特人的形象相比较之后,把他们看作是粟特人较为妥当。从以上所考察的4~7世纪的龟兹石窟壁画上的商人形象,我们可以说,这些佛教壁画上所描绘的萨薄所率领的商人,虽然画家想表现的是印度商人的形象,但其形象的实质已转换成了当时西域地区常见的粟特商人的模样。

关键词:商人;萨薄;石窟;壁画;萨保;图像;克孜尔第;研究;图版;商队

作者简介:

  一关于萨保与萨薄的研究史

  在2002年11月13~14日北京大学伊朗文化研究所举办的“第三届伊朗学在中国学术研讨会”上,我发表了《萨保与萨薄:北朝隋唐胡人聚落首领问题的争论与辨析》一文,在丁爱博(A.Dien)、富安敦(A.Forte)两位的论文的基础上,仔细清理了有关粟特胡人聚落首领萨保问题的学术史,并从原始史料出发,指出在古代汉文文献中,“萨保”和“萨薄”是严格区分开来的,从未混淆过。佛典中的萨薄,音译自梵文的srthavha,意为“商队首领”,意译作“商主”、“大商主”、“导首”、“导师”、“众之导师”,或“贾客”、“商人”,基本上都是出现在本生故事当中,其基本形象是富有的商人,置办船具,然后率众商人入海寻宝,或从事买卖贸易,在遇到各种危险时,萨薄救助众生,有时甚至献出自家身命。这个救助众生的商主不是别人,实际就是佛的前身。而萨保(又作萨甫、萨簿、萨宝),则是音译自粟特文的s′rtp′w,由“商队首领”发展成“聚落首领”之意,汉文意译为“首领”或“大首领”。无论是在北朝、隋唐实际担任萨保或萨保府官职的个人本身,抑或唐人墓志中所记载的曾任萨保的其曾祖、祖、父,基本上都是来自昭武九姓的粟特人。因此,萨保不等于萨薄,虽然两者有某些共同的含义。此文已收入叶奕良编《伊朗学在中国论文集》第3集,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页128~143;并已译成英文:“Sabao and Sabo:On the Problem of the Leader of Sogdian Colonies during the Northern Dynasties,Sui and Tang Period”,Paper presented to:Crossing the Borders of China:A Conference on Crossultural Interactions in Honor of  Professor Victor H.Mair,December 5~7,2003,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Philadelphia。

  至于前人从萨保等于萨薄出发而提出的一些萨保与佛教更加密切的佐证,如北周佛教徒宇文护小字“萨保”,唐人墓志中“摩诃大萨宝”的“摩诃”应当来自梵文的mah,“萨甫下司录商人何永康”出资去赎买佛寺,一些佛教徒的名字叫萨宝,如岐萨保、安萨保、米萨宝等,我在另外一篇文章《北朝隋唐胡人聚落的宗教信仰与祆祠的社会功能》中已一一做了辨析,以说明粟特聚落内部的宗教主要应当是祆教,荣新江主编《唐代宗教信仰与社会》(北京大学盛唐研究丛书),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年,页385~412,图1-9。此不赘述。

  对于我来说,有关萨保与萨薄问题的讨论还有一个有待探讨的问题,就是佛教石窟壁画中的萨薄形象问题。恰好,紧接着“第三届伊朗学在中国学术研讨会”,同年11月15~16日,在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举办的“古代中外关系史:新史料的调查、整理与研究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张庆捷先生发表《北朝隋唐的胡商俑、胡商图与胡商文书》一文,其中提到:“在新疆克孜尔石窟第8窟、17窟、38窟、114窟、184窟等石窟壁画中,均有许多表现萨薄与商人的内容,最著名、最普遍的应是萨薄商主燃臂引路、马壁龙王救诸商人渡海和萨薄商主救商人出海的故事,这些甚至在一窟中反复出现。”他具体介绍了这三种本生故事的基本内容和汉译佛典的出处。在同一篇文章中,他还介绍了敦煌石窟壁画中与胡商有关的内容,即北周296窟的福田经变、隋代420窟的“商人遇盗图”、盛唐45窟的“商人遇盗图”和103窟的商旅图。此文已收入荣新江、李孝聪合编《中外关系史:新史料与新问题》,科学出版社2004年,页173~203,特别是页199~20,189~192。张庆捷先生的这篇文章不仅为我们提示了佛教石窟壁画上的胡商形象,而且还提供了大量可以与之相互对比的陶俑、砖雕、石刻、墓葬壁画等方面的资料。

  本文拟系统收集佛教石窟壁画上的萨薄形象,并从萨保与萨薄的关系角度加以论证,然后试图揭示出佛教壁画中萨薄或其所率印度商人在龟兹和敦煌地区向粟特萨保和商人转化的过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高丽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