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军事学专题 >> 聚焦抗美援朝 >> 无硝烟的朝鲜战争
孟涛: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
2014年07月09日 17:55 来源:《当代中国史研究》2013年第5期 作者:孟 涛 字号

内容摘要:朝鲜战争爆发60多年来,有关美军在战争中对中朝军队发动细菌战的问题始终备受历史学家关注。美国对细菌武器的研发由来已久,当朝鲜战争进入僵持阶段以后,为了在边打边谈中取得优势地位,美国完全有能力和有可能采取细菌战;1976年美国参议院专门委员会听证报告的证词也证明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曾使用过细菌武器。在大量翔实的证据面前,尽管美国政府和军方一直持否认态度,但仍不能掩盖其在朝鲜战争中对中朝军队实施细菌战的事实。

关键词:细菌武器;美国政府;档案;证据;美军;研究;军方;抄件;细菌战项目;战争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孟涛,博士研究生,郑州大学历史学院,450001。

  [摘  要]朝鲜战争爆发60多年来,有关美军在战争中对中朝军队发动细菌战的问题始终备受历史学家关注。美国对细菌武器的研发由来已久,当朝鲜战争进入僵持阶段以后,为了在边打边谈中取得优势地位,美国完全有能力和有可能采取细菌战;1976年美国参议院专门委员会听证报告的证词也证明美国在朝鲜战争中曾使用过细菌武器。在大量翔实的证据面前,尽管美国政府和军方一直持否认态度,但仍不能掩盖其在朝鲜战争中对中朝军队实施细菌战的事实。

  [关键词]朝鲜战争细菌战美国解密档案

  朝鲜战争爆发60多年来,有关美军在战争中对中朝军队发动细菌战的问题始终备受历史学家关注。随着中、俄、美三国大批档案文献的不断解密,尘封数十年的事实逐渐浮出水面。然而,面对翔实的调查结果和有力的证据,美国政府仍矢口否认。

  1952年初,中国和朝鲜控诉美国军队违反国际《日内瓦公约》的规定,秘密地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实施细菌战,这一事件震惊了全世界。国内学者对此问题的研究成果相当多,如军事科学院著《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三卷[1],在“粉碎美国的细菌战”一章中,根据中国的档案文献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沈志华在《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2]一书中利用中、俄解密档案和资料也对朝鲜战争期间美军实施细菌战进行了阐述。此外,相关研究还有曲爱国的《是美军的罪行还是中朝方面的“谎言”——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反细菌战斗争的历史考察》[3],等等。真相到底是什么?美军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的细菌战,是违反国际公约的罪行?还是中朝方面为打“政治宣传战”而编造的“谎言”?这一历史事实的最后认定,不仅会影响亚洲人民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美国的看法和观点,而且还直接关系到对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的认识,也涉及复杂的政治和外交等因素。本文以美方的档案和解密资料为基础,试图利用新的证据来揭露美军在朝鲜战争中对中朝两国实施细菌战的真相,以便得出更加接近历史事实的结论。

  一、中美有关朝鲜战争中细菌战争论的历史回顾

  1952年2月24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公开支持两天前由朝鲜外交部长朴宪永发表的、对美帝国主义在战争中实施惨无人道的细菌战罪行的指控。12月,毛泽东在第二届全国卫生会议上题词:“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4]面对中朝两国有确凿证据的指控,美国却矢口否认。为了帮助美国政府否认这一罪行,美国远东空军司令韦兰德甚至提出让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亨利?卡波特?罗杰“冒着泄露军事机密的危险”声明美国远东空军不具备实施细菌战的能力。[5]与此同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反过来指责中国和朝鲜是为了迫使美军在战俘遣返谈判上作出让步、赢得国际舆论的支持而搞的“政治宣传”。西方一些学者对中国和朝鲜的指控始终持怀疑态度,认为两国所列举的证据是伪造出来的。

  多年来,国内外学者有关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争论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焦点问题上:

  一是有关中国拒绝美国建议由国际红十字会、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组成的国际科学委员会介入调查的争论。1952年6月,由剑桥大学著名生物科学家李约瑟博士率领的国际科学委员会到中国进行调查。在大量人证、物证和科学检验结果面前,科学委员会的专家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并完成了一份600多页的报告。因该报告的封面是黑色的,因而又被称为“黑皮书”或者“李约瑟报告”。他们的结论是:“中国东北和朝鲜人民,却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美国军队以许多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其中有一些方法,看起来是把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细菌战所使用的方法加以发展而成的”。[6]该报告公布以后,美国立即对其进行批判和否定,其理由是:国际科学委员会的组成人员有“亲共”的倾向,而且中方数次拒绝了美方及联合国军成员国邀请国际红十字会、世界卫生组织及联合国组成一个科学委员会进行调查的主张。因此,美国认为“李约瑟报告”的结果是虚假的。而事实是,组成国际科学委员会的七名科学家中,除了一名来自苏联外,其他六名都不是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家。如果我们仔细分析由美国提议介入调查的这些机构和组织的性质与构成就会发现:首先,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下属机构,而联合国在美国的操纵下组成联合国军参与朝鲜战争,是战争的另一方;其次,美国所谓的“国际红十字会”实际上是瑞士的“国家红十字会”,并不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再次,美国建议成立的科学委员会由巴西、埃及、巴基斯坦、瑞典、乌拉圭五国提名的科学家组成,在这五个国家中,除了埃及以外,其他四国都支持美国在1950年6月25日向联合国提出的谴责朝鲜侵略韩国的提议。考虑到美国提出的三个机构都有明显的政治倾向性和非公平性,因此中国拒绝其介入调查。[7]除了以上原因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担心有关细菌战的检验结果和数据泄露给美国以后,会成为美国检验其细菌武器效果的重要依据。

  二是关于美国空军战俘供词真伪的争论。从1952年5月开始,中朝方面陆续公布了承认曾参与实施细菌战的近30名美国空军战俘的供词,其中3名上校军衔的空军战俘谈到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决定在朝鲜实施细菌战的决策过程。另外,美国空军上尉驾驶员约翰?奎恩还供认其在朝鲜投掷了细菌弹。[8]美方则认为这些飞行员是无法忍受中国军方对他们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而被迫供认,甚至认为有的飞行员被中国政府进行了“洗脑”,因此,这些战俘在特殊情况下的供词是不可信的。

  美国现有的大量资料显示,这些空军战俘在1953年被遣返回国后,在美国某些机构的审讯和威逼之下完全否认他们在朝鲜的供词,特别是美国空军第4战斗截击机飞行大队大队长瓦克?马胡林上校在其回国以后立即翻供,并强调他是被中国军方折磨得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招供的,企图化解有关细菌战的供词对美国声誉的不利影响。这显然是没有说服力的。[7](p92)美国政府和军方的威胁与压力才是导致战俘翻供的主要因素。美国检察总长赫伯特?布劳内尔曾经公开说过:“美国战俘在朝鲜囚禁期间,如与共产党合作,将面临可能执行死刑的叛国罪的指控。”[9]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高级参议员李察?罗素写了一份声明称:“那些与共产分子合作的、在假口供上面签字的人,应该迅速被清除出军队,而不是给他们以荣誉。”[7](p90)除了美国政府和军方制造的威胁与压力外,战俘还要承受使其家人蒙羞的巨大心理压力。因此,这些被遣返的空军战俘翻供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果美军没有使用过细菌武器,即使受到再严酷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这些战俘也编造不出实施细菌战的细节和过程。

  三是关于前苏共中央档案抄件真实性的争论。1998年1月8日,日本《产经新闻》刊载了该杂志驻莫斯科记者内藤靖夫的文章以及其收集的12份原苏共中央档案抄件。其主要内容是:1953年4月21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贝利亚向苏共中央提交的备忘录中称,他在国家安全部的档案中发现了一份时任苏联国家安全部长的伊格纳季耶夫扣留的有关苏联驻朝大使支持朝鲜方面“伪造”疫区、“伪造”被传染人员的报告,并声称朝鲜方面根本没有掌握美军实施细菌战的证据。中国方面也没有发现鼠疫、霍乱等病菌。[10]因上述内容来自原苏共中央档案,故而在国际学术界引起强烈关注。美国威尔逊?伍德罗国际学者中心主办的《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1998年冬季号刊载了翻译的12份抄件,同时还配有美国学者凯瑟琳?威瑟斯比与米尔顿?利藤伯格的考据文章。[11]他们认为这些抄件具有可信性,并且指出这些新的证据非常重要,它将使得长期以来关于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争辩最终平息。

  但是,这些档案抄件的真实性还需要进一步的考证。首先,斯大林去世后,苏共中央陷入激烈的权力斗争,这些档案与政治斗争密不可分。其次,这12份抄件不包括贝利亚所说的被伊格纳季耶夫扣留的报告,报告内容无从得知;同时,这12份档案只有手抄件,没有原始文献,是内容摘抄,而不是全文照录,并且这些档案抄件的真实性从来没有得到俄罗斯方面的正式认可。美国《冷战国际史项目公报》在发表这些抄件时也专门指出,在正式档案文献公布之前,这批抄件的真实性始终受到怀疑。再次,到目前为止,这12份档案抄件的内容无法得到中国档案文献的证实,就连美国学者凯瑟琳?威瑟斯比也同意需要更多的中方档案来证明这些抄件的真实性。[12]

  在没有得到中、俄两国原始档案确切证明以前,不能盲目相信其内容,更不能以此为依据做出否定美军曾经实施细菌战的结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高丽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