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军事学专题 >> 聚焦钓鱼岛 >> 外媒言论
美媒:中日钓鱼岛争端有望缓和 美亚太战略或破产
2014年10月29日 08:10 来源:环球网 作者:知远 北风 字号

内容摘要: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0月 26日发表美国海军预备役部队水面作战军官斯考特-切尼-彼特斯的文章称,奥巴马总统今年11月即将出席北京亚太经合组织峰会,这将是审视“再平衡”战略的一个机会。不过,在中国媒体看来,受美国“再平衡”战略的影响,周边国家更大胆地对中国采取强硬姿态,日本要实现所谓钓鱼岛“国有化”,遭中国反对,这可能对促成华盛顿的亚太“再平衡”发挥了重要作用。中日的决定对美国“再平衡”战略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也对美国旨在维护地区稳定性的“再平衡”目标构成了影响。虽然钓鱼岛“国有化”和中国对此的反应有可能会促使日本加入“再平衡”战略,但日本在其他方面更显得勉为其难,尤其是在跨太平洋合作关系(TPP)对话中,遭受关税和市场准入限制一直是日本最大的症结。

关键词:平衡;日本;美国;战略;钓鱼岛;国有化;军事;海军;合作关系;对抗

作者简介: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0月26日发表美国海军预备役部队水面作战军官斯考特-切尼-彼特斯的文章称,奥巴马总统今年11月即将出席北京亚太经合组织峰会,这将是审视“再平衡”战略的一个机会。2011年,奥巴马首次宣布要在军事、经济、外交方面实现战略转移,也就是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三年之后回头看,结果好坏参半。美国凭借在亚太地区制定计划,增强军事存在,强化了军事合作关系,然而在经济领域,跨太平洋合作关系(TPP)对话却是前景黯淡。从外交方面看,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显示,一方面,除了巴基斯坦、马来西亚、中国以外,多数亚洲国家都视美国为最好的盟友;另一方面,除巴基斯坦、马来西亚、中国以外之外,印尼也把视美国为最大的威胁。

  不过,在中国媒体看来,受美国“再平衡”战略的影响,周边国家更大胆地对中国采取强硬姿态,日本要实现所谓钓鱼岛“国有化”,遭中国反对,这可能对促成华盛顿的亚太“再平衡”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目前来看,有迹象表明中日冲突的压力会有所减缓。有报道称虽然日本至今未承认钓鱼岛问题会持续存在争议,但其愿意做出一些让步,至少是私底下的让步,进而换取中国放松在钓鱼岛问题上对日本政府的压力,中日双方可能最终都会认为共同挽救经济颓势会比相互对抗更有益处。

  2012年9月11日,日本购岛之举触发了钓鱼岛危机。日本采取行动,中国则相应地采取反制措施,双方针锋相对。正如佐夫特所称,“中日都最大程度地完全持对抗立场,这使得两国之间的和解毫无可能。”

  中日的决定对美国“再平衡”战略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也对美国旨在维护地区稳定性的“再平衡”目标构成了影响。据某位资深分析人士指出,当下中日对抗的结果“显然有助于增进美日的联系”。在中国东海问题之前,美日之间的关系“趋向消极”,前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甚至主张弱化美日同盟关系,并在2009年呼吁“东亚共同体”要将美国排除在外。随着2010年中国渔船与日本海警冲撞事件和2012年日本“国有化”钓鱼岛事件的发生,中日两国的敌意未减反增,日本领导人才意识到修复美日安全联系的重要性。

  日本需要强化美日同盟的这种思想,与2012年重新掌权的安倍晋三的主张相一致。安倍推动要“显著”提升海军开支:包括打造一支有能力夺岛的“海军陆战队”,建立新的国防出口框架,对国家安保设备进行体制性的改革等等。最近,饱受争议的宪法修正案更是允许日军在盟友的援助下,有限范围地行使集体自卫权。

  东海的局势同样深刻地影响了亚洲,不断刺激着日本在“再平衡”战略中成长为一个成熟的合作伙伴,以构建战略纵深,同时也为寻求经济合作。美国积极获取并维护同东亚国家的关系和军事准入,这对“再平衡”战略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该战略不仅要将资源从其他战区“再平衡”到亚洲,还要从亚洲内部发展资源。美国正在努力打破限制,包括同澳大利亚、菲律宾、新加坡签订新的驻军协议,还提议增进与该地区众多国家间的合作。

  拉拢日本之后,美国觉得找到了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特别适合于美国在南海培育合作关系。凯克称,“在安倍上台后的第一年里,亲自拜访了每一个东盟国家”,而日本也开启了“巡逻船外交”的时代,与越南和菲律宾达成了销售协议。这同时也表明,美日希望同南海国家发展更大的“监视与信息共享”框架。此外,日本新的出口条例还使得其与亚洲外围“反中国”国家的军贸成为可能,目前谈判还在进行中,包括对澳大利亚出口潜艇,对印度出口US-2军用两栖战机。

  日本还加强同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联系,其程度历史上前所未有。对此,研究员马尔科姆-库克认为,这是日本对该地区的“第二波”外国直接投资,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担心中国的商品过多地出口海外。钓鱼岛国有化事件之后,中国工厂的暴力反日浪潮蔓延,这也是投资者考虑的一个因素。而日本的对外投资和援助可以服务于多个战略目标,包括同孟加拉国的高达6亿美元的援助和贸易。

  虽然钓鱼岛“国有化”和中国对此的反应有可能会促使日本加入“再平衡”战略,但日本在其他方面更显得勉为其难,尤其是在跨太平洋合作关系(TPP)对话中,遭受关税和市场准入限制一直是日本最大的症结。日本在“再平衡”战略中的合作姿态,并不意味着美国已经成功达到其最终的战略目标——区域稳定性。正如卡尔-萨耶尔指出的,“东亚领土纠纷对美国经营的联盟和亚太‘再平衡’战略构成了风险。”这不仅单指钓鱼岛,还包括日本与韩国的独岛之争,以及与俄罗斯的南千岛群岛之争。

  中国分析人士还指出另一个弊端,“一方面,日本加强同盟是‘再平衡’战略的关键点;另一方面,改善日中两国关系也是一个关键点,而东海问题已伤及了‘再平衡’战略。”然而,不牺牲对方,第二个关键点是难以实现的。

  美媒称,不过,从目前来看,有迹象表明中日冲突的压力会有所减缓。最终,可能中日双方都会认为,共同挽救经济颓势会比相互对抗更有益处。即便到11月仍无法对‘再平衡’战略下定论,但明显的是,两年前日本政府“国有化”钓鱼岛的一系列决定都对其成功性和挑战性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鉴于在未来的几年里,亚太地区的重要性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影响即将显现,这也表明“再平衡”战略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以确保取得成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高丽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fghfg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