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经济学专题 >> 城镇化 >> 论坛
城镇化不等于造城运动
2014年05月12日 00:00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蒋秀娟 字号

内容摘要:一说起城镇化,大家就很兴奋,认为城镇化带来很多机会,包括人口聚集、产业发展、扩大内需等等,但在实践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多偏差。打破制度困境,是中国未来城镇化的核心内容。

关键词:城镇化;新型城镇;国家行政学院;研究中心;人口

作者简介:

  “一说起城镇化,大家就很兴奋,认为城镇化带来很多机会,包括人口聚集、产业发展、扩大内需等等,但在实践过程中却出现了很多偏差。”国家行政学院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黄锟的一席话引起了在座专家的共鸣。

  5月6日,发展中国论坛(CDF)和国家行政学院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了第二届中国新型城镇化峰会,专家学者纷纷发表真知灼见。由国家行政学院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联合编撰的《中国新型城镇化健康发展报告》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也在会上正式对外发布。

  数据统计,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了51.27%,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和城市病发作阶段的叠加期。如何防范城市病,走新型城镇化道路,实现城镇化健康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急功近利导致发展失衡

  对于当前我国城镇化实践过程中出现的偏差,黄锟认为,主要是重投资、轻消费。“把投融资作为一个噱头,从而形成了政府债务的风险,而且推高了房价、地价,使得城镇化演变成了令人担忧的事情。”

  “很多地方定指标,说多少年要把城镇化提高到多少,可能这个城市人口只有六七十万,就说未来几年之内要达到两三百万;还有的简单照搬西方的模式;有的地方城镇化规划换一个领导就换一种思路,没有可持续性;另外,还出现了经济和社会失调、城乡失调现象,高楼大厦建得很好,软件却跟不上。”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王满传说。

  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辜胜阻指出,城镇化不是越快越好,城镇化率不是越高越好;城镇化不等于造城运动,更不等于房地产化;城镇化不等于去农村化,也不等于对农民工用而不养、弃而不语;城镇化更不等于摊大饼,要避免人口过多膨胀。

  “要防范拉美化陷阱,阿根廷超过90%,但这种城镇化是极不健康的,大量的市民变成游民生活在城市。另外要避免一些城市一哄而起搞大跃进,同时还要防止村庄患上特大城市病。”辜胜阻说。

  重在以人为本

  “在当前这个阶段,我们城镇化质量不高,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人口的城镇化率和市民化率不匹配。农民进得了城但扎不下根,同工不同酬,这就是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副部长何宇鹏研究员说。

  他们也曾做过统计,我国户籍人口和城镇常住人口的差别是2.8亿。“如果城镇化率达到了高水平,但是没有相应的给转移人口提供就业和配套公共服务,那么就很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正如拉美国家。而提供公共服务给农业转移人口,同时也是在向高收入方向转变。”何宇鹏说。

  对此,辜胜阻深表认同:“我认为最重要的改革是公共服务体制的改革,如果没有户籍,只要把公共服务覆盖到农民工头上,也是农民工的市民服务。”在他眼里,城镇化要围绕五个要素来展开:人、业、钱、地、房。人的市民化,最重要的是稳定就业。政府要做的是公共服务,然后让人安居,城市要有产业支撑,市民化要有稳定就业。

  何宇鹏建议:“要形成有利于人口流动的机制,在这个过程中还要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考核机制,农民工个人融入企业、子女融入学校、家庭融入社区、群众融入社会。要保障就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参政议政。”

  由此,中国人民大学刘瑞教授把城镇化的核心问题总结为7个方面:地、人、钱、城市产业、城市环境、城市制度、城市规划。“宅基地该怎么用?要允许自由流通;钱从哪里来,如果我们国家城镇化率要从53%提升到70%,国家需要投入50亿。同时形成一定的产业支撑、良好的环境,政府要有合理的规划,制度体制上要改革创新。”

  资源配置是关键

  “正如习总书记指出的,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自然过程。”住建部村镇建设司司长赵晖说,工业化、农业现代化是城镇化的动力,城镇化的结果是表象,推进工业化、农业现代化一定会推进城镇化的发展。

  “如果用人口衡量的话,我们追求的应该是农业人口越来越低,二三产业人口越来越高,我们的城镇化就是人口居住在城市中的比例不断提高,到了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后期,这两者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赵晖说。

  “如果把大学都放到各个县城去,把发改委都放到各个县城里,会怎样?”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教授的一席话引来许多笑声,但对他而言这不仅仅只是个玩笑。他说:“我们的资源全部往大城市流动,而广阔的乡镇大家却不愿意去,就是因为那个地方没什么资源。因此我们国家的城镇化,要改变资源按行政级别和权力配置的问题,否则未来中国这样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

  “像美国州立大学,竟然在纽约州30多个县都建立了分校,同样加州州立大学也在很多镇建有一个分校。如果我们国家一个县办一个大学,这个地方的产学研就可以发展起来。”郑风田有些激动地说,“有了大学大家就会愿意去,因为有大学同时也可以培养中小学方面的师资,如果孩子教育没问题,看病没问题,他就愿意在这个地方留下来。”

  “打破制度困境,是中国未来城镇化的核心内容。”郑风田说。(科技日报北京5月11日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