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汉语拼音方案》 更多>>

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讨论了国务院周恩来总理提出的关于汉语拼音方案草案的议案,和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吴玉章主任关于当前文字改革和汉语拼音方案的报告,决定:一、批准汉语拼音方案。二、原则同意吴玉章主任关于当前文字改革和汉语拼音方案的报告,认为应该继续简化汉字,积极推广普通话;汉语拼音方案作为帮助学习汉字和推广普通话的工具,应该首先在师范、中、小学校进行教学,积累教学经验,同时在出版等方面逐步推行,并且在实践过程中继续求得方案的进一步完善。 [详细]
周有光写有《什么是民族形式》的文章,他认为,广义的文字民族形式包括符号形式和语言形式两方面。语言形式是民族的主要特征之一,它比较不容易变化,变化起来也是一点一滴地渐进的。符号形式则不同,它比较容易改变,有时可在短时间内全盘变更。永久性的民族形式是不存在的。现代各国的民族字母,除了少数例外,都是适应了自己语言特点的国际形式字母,尤其以拉丁字母最为通用。 [详细]

关于做学问 更多>>

这位出生于清末的百岁老人,历经世纪沧桑,近些年反复提倡要有世界观,扩大世界观,强调“要从世界看国家,不要从国家看世界”。他说,“你只要看看世界,只要把眼光放大,眼光一放大,许多问题就不成其为问题了,中国今天的问题是很多人没有看到世界。” [详细]

关于做学问2 更多>>

周老在他生命的盛年,为我们做出了汉语拼音方案这样世界性的贡献,到了晚年,他又以质朴的内心、清醒的头脑,为我们创造了一种最难得的生命奇景。世界局势、网络语言,他一点也不陌生。他经常在闲谈中,凭借经历清末、北洋、民国、当今“四朝”的人生阅历和广博学识,对各种问题做出富有卓见的点评,让你在轻松中大获其益。 [详细]

周有光作品 更多>>

关于做人 更多>>

百岁后陆续出版《百岁新稿》、《朝闻道集》、《拾贝集》等。这本《百岁杂忆》(张建安整理,三联书店出版)是周老口述回忆录,“形成初稿后,107岁的周老在暑天里三次删改,竟删去一多半的文字,最终使全书变得非常凝练”。 [详细]

关于做人2 更多>>

都100多岁的人了,周老讲到此处却“幸灾乐祸”地笑啊,笑啊,简直成了一个顽皮的孩童。面对苦难、坎坷、噩运,他就是这样笑呵呵地前行,无所畏惧也不怨不愁,一门心思地做着自己认为是有意义和有意思的事情。 [详细]

各界追忆周有光 更多>>

“周先生的书没有什么很长的,都是短短的、纲领性的,语言明白如水,把一个事情说得很清楚。他的逻辑性特别强,这种逻辑也跟他搞计算机有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与周有光有30年的交往。20世纪80年代,就是这位骑着铁皮小三轮车的老头,让雷颐第一次看到如何在计算机上敲出汉字。 [详细]

各界追忆2 更多>>

周有光曾出版多部专著,105岁仍有很大的阅读量;从经济学家到语言学家,他亦能游刃有余 。在亲友眼中,他是和蔼有趣的长辈;在邻居眼中,他是平易近人、记性特别好的老头。他那间不过八九平米的小书房,曾被外甥女称为“知识的汪洋大海”。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