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语言学专题 >> 醉里吴音相媚好之吴方言研究 >> 吴方言新闻
南京为什么是辉煌灿烂的古都
2016年08月24日 14:20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杨民仆 字号

内容摘要:提到南京,一般称为“六朝古都”。“南京话”成为官方语言有1200年 590年,也就是陈朝灭亡的第二年,隋文帝杨坚在考虑一个问题:南北已经统一,语言也要统一,哪个地区的方言可以作为通行全国的“普通话”呢?六朝时期中国传入日本的语言主要是“金陵雅音”,日本学校教的中国语言都是“南京话”,到1876年日本官方才变为使用“北京话”。《颜氏家训》影响深远颜之推另一巨著是《颜氏家训》。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诗人谢灵运、陶渊明,画家顾恺之,雕塑家戴安道,数学家、天文学家祖冲之,化学家、医学家葛洪,无神论者范缜,史学家裴松之、范晔,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文艺评论专著《文心雕龙》,第一部论诗的专著《诗品》,中国现存最早诗文总集《昭明文选》。

关键词:颜之;家训;士大夫;南京话;语言;金陵雅;文明;洛阳;普通话;学者

作者简介:

  提到南京,一般称为“六朝古都”。

  但后人的印象是什么呢?“六朝”似乎只是依赖着长江天险的半壁山河,在风雨飘摇中苦苦支撑,远没有俯望南北、纵横天下的豪迈和大气;“六朝”似乎只是内讧不断的短命王朝,像走马灯一样地换,最终伴着漫天的柳絮,走向亡国。

  简单概括就是:繁华竞逐、胭脂气浓、楼起楼塌、悲恨相续。忧叹、沉痛不自觉地从山川河流里弥漫开来,成一段不忍回忆的伤心往事,历史教科书也如风卷落叶,把这300多年匆匆翻过。

  但是你如果慢慢靠近,会感到一股力量在城市的深处涌动。即便断井颓垣里也藏着姹紫嫣红,暴风骤雨后洗出烟波画船,散发着永不能遏抑的勃勃生机。

  来看一个人的故事。

  “南京话”成为官方语言有1200年

  590年,也就是陈朝灭亡的第二年,隋文帝杨坚在考虑一个问题:南北已经统一,语言也要统一,哪个地区的方言可以作为通行全国的“普通话”呢?

  在“六朝”以前,这个不是难题,不论王朝如何更迭,政治中心都在北方,官方语言的首选多是洛阳话。可是西晋以后中原沦陷,300年沧海桑田,洛阳话还能成为风向标吗?

  隋文帝把这个任务交给了8名最有名望的学者去讨论。8人中,北方的学者认为:还是洛阳话最合适。

  一名学者反驳说:建康方言才最合适。为什么呢?因为西晋末年,经“八王之乱”,烽烟四起,北方分崩离析,洛阳城被少数民族匈奴、鲜卑、羯、氐、羌占领过,城池遭受无数次的毁灭、重建,居民也流落异乡,这里成了外来人口的汇集地。洛阳话被各种胡语渗透、杂交,早已面目全非,变得“四不像”了。而在大动荡中,北方的豪门士族衣冠南渡,建康城里的北方人甚至超过了本地人,于是把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洛阳话带到了南方,和吴语大融合,形成建康新的方言——“金陵雅音”。当北方战火连天时,建康大多时候则显得安逸舒适、雍容平和,因此“金陵雅音”更加接近“大分裂”前的官方语言。

  这个人叫颜之推,南方的另一名学者萧该也支持他的观点。

  最终大家达成一致意见,融合“洛阳话”、“金陵雅音”,制定新官话的标准。这次座谈会由隋朝的音韵学家陆法言做记录,后来,陆法言根据这个审音原则编成了一本书,这就是中国历史上迄今可考最早的韵书《切韵》。陆法言在序言中提到:主要采取了颜之推和萧该的意见(“萧、颜多所决定”)。也就是说“金陵雅音”占了大头。

  到了唐代,沿承隋朝,还是以此为“普通话”;北宋时,官方在此基础上,重新修订,成为后来流传更广的《广韵》。明代时又以《广韵》等为基础,编订《洪武正韵》,因为定都南京,更是加重了“南京话”的分量。

  一直到清代,“南京话”都是中国的官方语言(元朝除外)。到了清末、民国,“北京话”的地位才逐渐上升,最终取代了“南京话”的地位。六朝时期中国传入日本的语言主要是“金陵雅音”,日本学校教的中国语言都是“南京话”,到1876年日本官方才变为使用“北京话”。

  不管如何,“南京话”作为中国“普通话”有1200年左右。如果追根溯源,这有颜之推的一份功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卓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