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在社会学家眼里,一部世界发展史实际上是乡村逐步城市化的历史。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各种有价值的资源向城市,尤其是大型和特大型城市聚集。数百年来,人们对城市进化的认识一直被局限在财富几何级增长的轨迹层面。现在,人们开始关注一种顽疾——“大城市病”!与以往不同,越来越多的人现在看清了城市、特别是大城市的真面目,财富背后,其实是一些与当初城市化初衷背道而驰的东西在抵消对城市功能的价值判断,例如,人口膨胀、交通拥挤、住房紧张、环境污染、资源紧缺、社会管理等突出问题,越来越成为困扰城市发展的因素。

 中国大城市面临四大考验

    中国“大城市病”越演越烈,综合分析国内外对“大城市病”的各种研究成果可以发现,快速成长的中国大城市当前正面临着四大病症的综合考验。

四大病症 more

相关研究 更多>>

警惕:中国“大城市病”愈演愈烈——问诊中国“大城市病”(上篇)

在社会学家眼里,一部世界发展史实际上是乡村逐步城市化的历史。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各种有价值的资源向城市,尤其是大型和特大型城市聚集。数百年来,人们对城市进化的认识一直被局限在财富几何级增长的轨迹层面。现在,人们开始关注一种顽疾——“大城市病”! 【详细】

 把脉“大城市病”

    破解“大城市病”涉及到更为复杂的人口、资源、体制、机制等系列问题。全面廓清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相互影响关系,有助于寻求破解“大城市病”的合理路径与方法,促进我国新型城镇化持续发展。那么,“大城市病”的症结、根源、诱发力及其破解障碍何在?

把脉大城市病 more

对症下药

国外怎么诊治“大城市病”?

国外怎么诊治“大城市病”? 更多>>

“大巴黎改造计划”或让巴黎第三次变身

通过这一投资额高达1000亿欧元的计划,法国希望将巴黎现有的地铁规模增加一倍,并期待这一计划每年为“大巴黎”地区创造600亿欧元的公共收入。 【详细】

纽约:历任市长都为“治堵”操心

交通堵塞这一世界性城市难题的斗争,在这里仍是“进行时”。为协调人口增长和城市发展的关系,自1811年以来,纽约市的城市规划已经历了三次大更新。 【详细】

莫斯科:建新城欲摘“世界堵城”帽子

莫斯科是世界最拥堵的城市之一。莫斯科市休金诺区市议会议员、城市项目基金会主席马克西姆·卡茨认为,道路环境恶化是莫斯科交通拥堵的主要原因之一。 【详细】

东京:面向未来的城市建设理念

东京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有大规模投入,但在“造城”方面显然十分谨慎,而是十分注重挖掘城市潜在空间与潜能,对交通网络和设施进行精细化补充和完善。 【详细】

“最堵”的雅加达 任重道远

引导人们更多地选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印尼政府已经取消了高达20%的油价补贴。雅加达市政府颁布了禁止摩托车驶入主干道的法令。 【详细】

“优秀”的新加坡 科技制胜

新加坡作为全球大城市中交通状况的佼佼者,其“智能交通处理系统”(ITS)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发挥了重要作用。 【详细】

应对“大城市病”,中国做了哪些尝试?

中国做了哪些尝试? 更多>>

我国城市病问题研究:源起、现状与展望

城市病问题及缓和这个问题的能力,关乎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影响城乡统筹和社会和谐的建设,因而已引起普遍关注。文章梳理了城市病问题的缘起和我国研究的最新进展,发现截至当前这一领域的研究仍然主要停留在表象描述的层次上,缺乏深入和系统的分析,因而显得非常薄弱和零散。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未来我国城市病问题的研究方向。 【详细】

大城市:拿什么拯救你?——问诊中国“大城市病”(下篇)

很多工业化国家也都经历过痛苦的治疗“大城市病”的艰难过程。分析其经验和教训,从中可以看出一条规律性的轨迹:从城市规划、城市管理、人口控制、统筹协调发展等方面预防和治疗,“大城市病”的发生和治理是有可控性措施和有效路径的。 【详细】

北京大城市病治理与京津冀协同发展

中央把京津冀协同发展定位为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要解决北京的大城市病。北京城市病的产生原因很多,可归结为三大原因:经济发展及其所引致的人口过快增长是核心原因;城市规划不科学、不合理,单中心格局未能突破是重要原因;体制机制掣肘是最根本原因。因此,北京大城市病的治理需要疏解非核心功能、调控产业、优化城市空间、加快轨道交通体系建设和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详细】

“副中心”模式能否根治“大城市病”?

近年来,加强“副中心”的规划建设被视为治理“大城市病”的有效途径之一,也有不少“副中心”应运而生,以期缓解城市扩容所带来的消极影响。然而,就目前现状而言,耗费心神的通勤、沦为“睡城”或“空城”的尴尬,也让“副中心”遇到了发展瓶颈。对此,我们不禁要问:“副中心”模式能否根治“大城市病”?如果能,又该遵循哪些规则? 【详细】

中国“大城市病”预防及其治理

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经济和城市化的快速发展,我国的"大城市病"也愈益严重。集聚经济的作用,使大城市化成为城市化和城市发展的必然结果,但大城市未必一定会产生"大城市病"。在一定意义上,"大城市病"只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特别是发展中阶段的产物。空间规划的不合理、短期市场的影响、政府失灵以及垄断集权的体制环境等,都是造成"大城市病"的重要原因。"大城市病"目前已成为我国大城市发展及其带动区域发展的主要障碍,治理"大城市病"必须从体制改革入手,采取综合治理措施。 【详细】

 
 专题策划:李洁琼  美术设计:程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