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社会学定量研究 更多>>

互联网的发展,也极大地影响了社会学研究,尤其是定量研究。传统社会学研究的对象是实体社会,互联网兴起以后,“虚拟社会”开始出现,在博客、微博、微信等网络工具影响下,很多议题已超出传统社会学研究范式。 [详细]

网络社会学何以可能? 更多>>

当前网络社会学研究还处于探索阶段,网络社会学研究本身就是社会学对新的社会存在形态的介入和反思,未来网络社会学的理论研究应转向网络社会空间理论。 [详细]

网络社会概念的社会学建构 更多>>

互联网与社会变迁笔谈 更多>>

互联网已极大地改变人类的生活世界,人们的交往方式和消费行为也随之变革,催生出新的职业模式,同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国家的治理方式。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互联网的一系列论述,深刻阐明了互联网与时代变革的关系,对互联网及相关研究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国内社会学界近年来对互联网的研究逐步深入,互联网与社会变迁的关系,已成为社会学研究的重要课题。深化和推进互联网研究是社会学对时代重大变革的呼应,重要理论和方法创新或将从这一领域产出。本期推出“互联网与社会变迁”一组文章,试图从社会学的不同视角与层面阐发这一时代课题,推进相关领域的发展。 [详细]

网络化时代社会认同的深刻变迁 更多>>

随着社会生活大规模的网络化发展,社会认同也日益超越个体认同和群体认同的边界,在网络交往中成为无边界限制、流动扩展的真正意义的社会认同。社会心理学和社会学根据社会生活和社会认同的实际变迁,对认同的研究也实现了从个体认同、群体认同到社会认同的转变。由于网络化发展使社会空间呈现出三个层次,以网络化发展为基础的网络社会认同也出现层次分化。网络社会认同主要以社会表象的形式存在,这种在网络交往中形成的社会表象,超越了个体表象和集体表象的局限,对实现迪尔凯姆所希求的社会整合具有重要意义。由于人口大国、社会复杂分化、感性文化传统和民主集中制政体等特殊条件,社会认同在中国的发展变迁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详细]
点击添加资源
点击添加资源

微信好友 更多>>

点击添加资源

从虚拟到现实 更多>>

微博的概念始于2006年美国人埃文.威廉姆斯推出的“Twitter”,这种新媒体形式的扩张在大陆引起了微博的浪潮。微博一起信息流动快、参与人数多、表达想法门槛低等突出的优势赢得了网民的青睐。微博从虚拟的网络到现实的行动,对制度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和公民社会的发展起着很大的作用。 [详细]

网络时代青年社会化的自我实现 更多>>

随着当前网络时代的深入发展,青年社会化的范式发生了转变,社会控制减弱,青年的自我意识和自主能力提高,自我实现成为青年社会化的重要方式,它是对青年自我意识、主动能力和创新能力的肯定,具有自身的价值和工具性意义。由于青年本身特点和网络环境的双重影响,二者的结合一方面为青年社会化的自我实现提供了契机,另一方面也设置了藩篱和困境。对此,我们必须从净化网络环境,因势利导发挥网络的积极作用,针对青年性格特征有针对性地控制和调节,发挥实践教育和素质教育、家庭、社区等其他青年社会化方式和途径的积极作用,加强对青年自我实现社会化的引导,以实现青年社会化自我实现困境的突破。 [详细]

谁在网络中抱怨 更多>>

每天打开网络,不乏有充满怨气的新闻。对于今天网络中的怨气,如何从网络社会分层的角度切入是推进社会秩序与进步的重要面向。 [详细]

大数据时代网络伦理 更多>>

随着云计算、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类社会已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技术在给人类社会带来积极变化的同时,也带来了信息异化加速蔓延、个人数据权利边界消失、信息隐私被肆意侵害和数字鸿沟不断扩大等伦理问题。 [详细]

网络民意时代的社会治理考验 更多>>

当今社会已进入网络民意时代,社会治理应该注重现实社会与网络社会的统一。网络民意映射着社会矛盾,也加速着社会矛盾的激化与传播。网络民意的兴起打破了官民交互的原生态,也突破了政府的管制与集权。网络的方便快捷及匿名的特性,常常是导致网络社会行为失范的重要因素,也给社会治理带来新的考验。应对网络民意时代的社会治理考验,必须做到调节利益关系,解决社会深层矛盾;规范传播秩序,依法管理网络社会;践行网上群众路线,改善党群官民关系;加强道德建设,规范网络社会行为。 [详细]
点击添加资源
 
专题策划制作:于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