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本网首发专题 >> “秘索思”与西方文化 >> 西方文化的两大“元概念”
M-L理论模式
2015年05月11日 15: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论文 作者:杨秀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陈中梅认为,从元概念的层面来说,西方文化中原本存在着两个对立互补且概括力极强的词语,即古希腊人所熟悉的“逻格斯”与“秘索思”,但是西方文化思想史在其发展过程中失去了这个本来具备担当元概念潜质的极其重要的词语,秘索思。虽然该词在形式上经由拉丁语艰难而曲折地跻身于现代西方的语文世界,我们也可以从现代人所熟悉的“myth”一词回溯到古希腊的秘索思,但此“myth”已远非彼Mῦqος,今天的“myth”或许只能算是曾经辉煌的Mῦqος的一个残缺而黯淡的背影而已,Mῦqος所具备的强大的统摄和能指能力,远非当今的“myth”所能比拟。但从西方文化基质的实际构成来看,秘索思作为基质成分,它和逻格斯一样又是常在的。这两种基质成分至少是从公元前6世纪起就开始非常明显地此起彼伏地交织在一起,共同构筑并推动着西方文化的发展。并且,如果我们继续对这两种基质成分进一步地进行细化和区分,那么就可以发现,这两种基质成分又各自包含着两个既有共性,又有个性的分支。侧重于演绎和分析的唯理逻格斯(L1)与侧重于实证的经验逻格斯(L2)都在逻格斯的统辖之下,二者既相互依存又相互制约,达成逻格斯内部的分工与合作。举例来说,西方近代哲学流派中,以笛卡尔为代表的理性主义和以洛克为代表的经验主义,就大致可以看作是分属这两种不同类型的逻格斯。同样,秘索思也有两个分支,即文学秘索思(M1)与宗教秘索思(M2),二者间的关系与上述逻格斯内部分支之间的关系类似。[1]当然这种划分是就其之所以“安身立命”的本体属性而言的,并不排除基质成分在不同知识门类中的互渗。在此基础上,逻格斯与秘索思两大基质成分一起构筑起西方文化的结构底蕴,“二者既分庭抗礼、互相牵制,又各司其职,互渗、互补乃至互惠合作,由此成功搭建起西方文化的基本结构(The Basic Structure of Western Culture,简称BSWC),成为擎举西方文明大厦的两根缺一不可的支柱。”[2]

 

  [1] 关于通常我们对知识门类的划分,如果从陈中梅的基质结构理论的角度来看,哲学和科学属逻格斯范畴,文学和宗教属于秘索思范畴。“艺术是文学秘索思的天然盟友(但也很容易沦为宗教的驯服工具)。”道德则“既服从宗教的指导,也接受法律的规约,因而受到秘索思与逻格斯的双重监护。”(参见陈中梅:《词源考》,《文学》2013春夏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3年版,第294、288等页。

  [2] 陈中梅:前引书,第298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西方文化_18.gif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