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维度 >> 文本与思想
马克思学研究:文本重读、学术对话还是现实反思
2016年12月26日 11:02 来源:《中州学刊》 作者:沈其新/田旭明 字号

内容摘要:从研究方法视角看,当前中国马克思学的研究主要体现为"文本重读"、"学术对话"和"现实反思"三种范式。中国马克思学要在这三种范式的文明交流与对话下才能不断发展。

关键词:

作者简介:

  Study of Marxology:Text Rereading,Academic Dialogue,or Realistic Reflection

  内容提要:从研究方法视角来看,当前中国马克思学的研究主要体现为“文本重读”、“学术对话”和“现实反思”三种范式。这三种研究范式对于创建和发展中国马克思学都有着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但它们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都有着自身的局限和困境。在中国马克思学领域,这三种研究范式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而是优势互补、相生发展的关系。中国马克思学要在这三种范式的文明交流与对话下才能不断发展。

  关 键 词:中国马克思学/文本重读/学术对话/现实反思

  近年来,中国马克思学的研究已经成为学术界的一个热点,最典型的体现就是王东教授提出了创建“中国特色马克思学”的命题,并在其学术专著《马克思学新奠基——马克思哲学新解读的方法论导言》中对这一命题作了全面的阐释。作为一种新的学理研究,在一定意义上说,中国马克思学的研究范式将直接决定其研究水准。当前,中国马克思学的研究范式呈现多元化趋势,从研究方法的角度大致划分为三种:“文本重读”、“学术对话”、“现实反思”。这三种范式之间既有不同的一面,又有相互补充的一面,对于共同建构“马克思”,进一步释放马克思思想的内涵,使其本真状态再现出来有着本可替代的作用。然而,反思和考量这三种范式,它们都潜藏着走向异化的危险和可能。每一种范式都不是完美无缺的,都存在着自身的局限和困境。它们是否成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是否具有很强的理论自觉意识,能否意识到自身的局限与不足。如果缺乏这些,就容易使马克思的本真精神走向狭隘、封闭和庸俗的深渊。因此,客观、全面分析这些研究范式,检讨学术界在这三种范式博弈中矫枉过正的一些做法,无疑对创建与发展中国马克思学,开拓中国马克思哲学新的理论空间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一、“文本重读”研究范式的兴盛与瓶颈

  所谓“文本重读”的研究范式,是指通过文本考证、文献梳理和文义比照等方法,把马克思的论断、原生态思想还原到其原初的文本语境中解读或释放其含义和意义的研究模式。它针对的是在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对马克思思想断章取义、无限演绎等不良学风所引发的马克思本真精神的歪曲理解危机。从历史角度来看,重读马克思的文本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无论是曾经兴盛的苏联马克思学,还是一直活跃的西方马克思学,重读文本已经成为一种研究马克思学的主流范式。

  “文本重读”范式对马克思学的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点。首先,“文本重读”在学术主旨上强调“解读”而非“解构”,这使马克思的原生态思想尽可能得到全面、客观的阐释。解构马克思主义是西方马克学的学术主旨。像“两个马克思“和”马克思恩格斯对立论”等不合理的理论就是解构马克思文本的结果。解构马克思主义无法得到马克思的本真思想,因为它看不到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本性,脱离社会主义实践进行纯粹的学术研究,从而一方面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某个思想观点与作为一个科学理论体系的马克思主义等同起来,以为通过批判马克思就可以彻底驳倒马克思主义;另一方面把马克思主义理解为一种封闭的纯粹理论,以至于实践形态的马克思主义和最新理论形态的马克思主义都被置于理论视野之外。与解构主义相反,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倡导的“文本重读”范式是在解读的学术主旨下强调文本中心,不但开启了研究者的诠释自觉意识,而且也最大限度地提醒研究者的诠释自律,使他们尽可能地占有文献资料,填补研究空白,甄别属于马克思自己的问题、思路、论证方式和理论构架,准确把握其思想,客观而公正地评估马克思学说的价值,为其合理定位。其次,“文本重读”具有接近公正性和价值中立性的特征。在文本重读的过程中,研究者往往抛弃政治立场、阶级成分,秉承严谨的学术态度,对马克思的原生态思想进行挖掘和分析,争取最大限度地把学术与政治分开。虽然得出的最终结论和学术成果或许要符合且服务于主流政治意识,但这个结论往往是公正且客观的。

  近年来,“文本重读”研究范式得到了国内众多马克思学研究者的赞同和认可。北京大学王东教授在《马克思学新奠基——马克思哲学新解读的方法论导言》中指出,创建“中国特色马克思学”,要提倡“以马解马”的模式。前面“以马”是途径,后面的“解马”是目的。他主张通过马克思本人文本、还原独特语境、结合人生道路、多重历史背景、追溯理论来源、把握来龙去脉、抓住理论起点、结合整个体系、观照内在逻辑和忠于精神实质十个方面进行以马解马。王东教授的这个观点是新颖而且实用的。“以马解马”模式是在文本重读的基础上,对马克思文本的内容和文本所处的时代背景等进行了全面、深邃的概括。这种解读模式得到了众多学者的认同。如孙承叔教授认为:“这是中国马克思学者的真正自觉,从未来历史眼光看,这是中国思想文化史上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也是中国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理论奠基。”①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来,国内对马克思文本的重读工作也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典型的代表作有张一兵先生的《回到马克思》和他组织翻译出版的《文献学语境中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回到马克思》这本著作是重读马克思文本的典型成果。周嘉昕先生这样评价道:该书“充分利用了MEGA2的相关文献和资料,在吸收前人既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另辟蹊径,从经济学语境剖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变革的微观历史过程,推动了国内马克思文献的研究,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返本开新’的一次重要尝试”②。而《文献学语境中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则为推动国内“基于MEGA2的马克思文本解读”的研究作出了新贡献。

  然而,在我们看来,在中国马克思学的创建和发展中,“文本重读”虽有着极大的正本清源作用,但其背后也有着一定的不足。首先,马克思文本世界还没有完全开发出来。西方学者也很难做到这一点。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部囊括马克思全部著述的文集出版,我们所熟悉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通行本俄文版50卷、德文版39卷、中文版50卷其实并不全。这些版本“是提供广大阅读者阅读的,它并不是供学术研究的包括卡尔·马克思和弗·恩格斯全部著作的完整版本”③。这告诉我们,马克思的许多文本还未开发出来,那么,在完整、全部的马克思文本呈现之前,任何一种解读,包括文本重读都有修正的可能。其次,我国的文本重读缺乏文献学基础。我国目前的一些马克思文本是从西方国家翻译过来的,并不是自己独立获取的第一手资料,对这些文本进行重读,有时未必能获得全面、真实、客观的马克思思想。“迄今为止,我国在马克思研究中的文献学基础十分薄弱,甚至可以说是刚刚起步,不仅无法企及前苏联的MEGA编辑成果,就是同原西方马克思学相比也相差甚远。”④就连大家熟悉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也是曾经的俄文或德文翻译本。众所周知,文献考证是文本重读的前提和基础,没有丰富的文献学基础,中国马克思学研究者的文本重读工作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最后,价值中立似乎是一种新的乌托邦立场。从国外的马克思学的发展来看,尽管他们一开始就标榜自己的“价值中立”,不存在任何意识形态的偏见,但是,“‘标榜’不等于真实,‘主观意图’不等于客观结果,如果把人们的‘声明’当做‘现实’,那就真是过于天真了”⑤。苏联马克思学在发展过程中本质上是服务于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包括论证十月革命、新经济政策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等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中国是个以马克思主义为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在研究马克思文本的过程中,有时要做到彻底的价值中立非常困难,一部分人从一开始就把政治立场隐藏在学术诉求中。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通过“文本重读”获得的某些马克思思想,其准确性是值得怀疑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