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维度 >> 文本与思想
马克思文本的翻译和解释
2016年12月26日 11:01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特雷尔·卡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特雷尔·卡弗,英   特雷尔·卡弗,英国著名马克思学家,布里斯托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译者:江洋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解释也是翻译(广义的翻译),是读者商讨字面文字各种可能涵义的主动过程。卡弗以自己重新翻译《共产党宣言》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的实践对这一点进行了说明。

  关键词:马克思文本/翻译/解释

  人们普遍认为,“翻译是一种解释”。但却很少有人了解,“所有的解释也是一种翻译”。实际上,即使文本是以读者的母语写作的,由字面文字获得涵义的解读活动也必然包含一个翻译的过程。也就是说,解读是一个主动的过程,是读者商讨字面文字各种可能涵义的过程。因此,涵义(而不仅仅是字面文字本身)是被“翻译”过来的。然而可能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商讨的结果并非是一致、相似或“无差别”,而仍然是差异,只不过这种差异常常被自欺欺人地、片面地伪装成“共识”。

  “即使我们完全理解了,我们的理解也各不相同。”① 这是我们从语言哲学家利科(Paul Ricoeur)和伽达默尔(Hans-Georg Gadamer)那里得到的原理。本文意欲联系我新近翻译出版的马克思经典文本的新译本来进一步发展应用这一原理。② 这些新译本是首次对马克思文本(1888年至20世纪30年代期间被以各种方式译为英文的马克思的文本)进行真正全新的、逐字逐句的重新翻译的译本。20世纪60年代以后出现了一些新译本,这些新译本在翻译上已经与以前的版本有所不同,但我认为这些新译本并非建立在译者认真研读原文(原文本身也发生了学术上的改变)的基础之上,并非着眼于当代读者来翻译马克思的思想。

  这促使我回到伽达默尔/利科原理的实践含意问题,并关注对这一原理的某些后果做系统阐发的“读者反应”批判理论(" reader-response" criticism)在20世纪80年代的新发展。③ 解释是一种翻译,正是因为在任何一种解读活动中,读者都必须就文本所要表达的意思做出某种判断,通常要把“作者想说的”或“文本对我所意味的”翻译成读者自己的语言。对文本的单纯复述(无论是背诵还是朗读)一般不被看作是理解的标志,也不被看作是读懂了文本的标志。这就是理解我的主张(解释是一种翻译)有道理的线索所在。读者并不是涵义的镜子或接受器(人们通常假定,构成文本的字面文字具有固定的涵义)。仅仅“下载数据”并不是“解读”,即使在十分典型的细小用法中也是如此:人们在理解和解释“停”这一标示牌时,总是结合自己所处的环境对其进行解释,借以判断各种行为的可行性:禁止大声喧哗,禁止通行,禁止扔酒瓶或子弹,等等。更复杂一些的文本只能使解读过程更加复杂,通常会涉及作者身份、意图、体裁、历史、文化和政治等问题。

  就马克思的经典文本这一问题来说,作者身份、意图、体裁、历史、文化和政治这样的问题都引起了激烈争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某些经典文本(尽管实际上只有三大部著作)是由马克思和恩格斯合作完成的(在各种各样的“合作”的意义上)。因此,昆廷·斯金纳(Quentin Skinner)主张,作者的意图最终无法得知,因为即使是健在的作者在不同的时期也会以不同的方式来理解他们的著作,对他们的著作做出完全不同的解释。④ 事实上,对同一文本始终做出同种解释的作者似乎是在否认一点,即随着世界的进步,读者(包括作者)会对文本有不同的理解,会从文本中引伸出新的涵义。因此,后结构主义哲学引人争议地宣称,作者死了,把文本所可能包含的一切涵义置于读者的名下,这样,便造成了理解的多元化和作者的非权威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