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马克思哲学思想的维度 >> 伦理思想
从应然到实然:马克思社会批判的价值取向转变
2016年12月18日 21:25 来源:《南京政治学院学报》 作者:刘同舫 字号

内容摘要:青年马克思所采用的是以应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它以抽象的哲学概念为基点,具有哲学思辨的价值倾向性以及对问题推理的应然目的性。实然价值取向的批判是马克思中晚期的批判方式,其以实证性和科学性的经济学分析为前提,侧重于对实然的展现。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rom What Ought to Be to What Is:Transition of Value Orientation of Marxist Social Critique

  作者简介:刘同舫,华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法学博士,广东 广州 510631

  原文出处:《南京政治学院学报》第20152期

  内容提要:批判的方式是有力支撑马克思整体思想的关键。青年马克思所采用的是以应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它以抽象的哲学概念为基点,具有哲学思辨的价值倾向性以及对问题推理的应然目的性。实然价值取向的批判是马克思中晚期的批判方式,其以实证性和科学性的经济学分析为前提,侧重于对实然的展现。实然价值取向的社会批判是通向人类解放道路的核心方式。从应然到实然批判价值取向的转变是马克思思想发展的必然,也是人类解放实现的内在要求。

  关键词:马克思/应然/实然/价值取向/社会批判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2013年度项目“青年马克思政治哲学思想研究”(13BKS005)。

  马克思思想的阐发、创造与发展都建立在对原有旧哲学体系或不成熟哲学体系的批判、扬弃基础之上,其批判的方式是有力支撑马克思整体思想的关键。青年马克思所采用的批判方式是以应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其批判以某一抽象的哲学概念为基点,以社会现实问题为对象,具有哲学思辨的价值倾向性以及对问题推理的应然目的性,价值批判的结果呈现为抽象的、自我设定的应然状态。相对而言,以《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为转折点,马克思完成了由应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方式向实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方式的转变。它们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从批判方法看,实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不以思辨性的哲学分析为核心,而代之以实证性和科学性的经济学分析方法,具有更明确的现实指向性与针对性;从追求结果看,实然价值取向为主的批判所追求的不是带有价值倾向的应然设定,而侧重于对实然的本真展现。当然,马克思社会批判价值取向的转变不是思想的对抗与断裂,而是思想重心的变化和方法论的转移,其理论脉络、思想旨趣在方法论转变的前后具有一致性。马克思从应然到实然批判价值取向的转变是马克思思想发展的必然,也是其人类解放思想实现的必需。

  一、哲学向经济学学科批判的转向

  哲学批判作为哲学家最常用和最易于接受的一种方式,在哲学史上有着长久的发展历史。哲学家一方面善于以敏锐的眼光、缜密的思维来察觉和洞悉现实世界的各种问题,用抽象性强、思辨性高的论证方式和哲学话语将问题探究至对象的深处;但是另一方面,面对超乎想象的复杂现实难题,哲学家也难以寻找到真正克制和抵抗这种困境的钥匙,无法利用现存的条件对现实进行改造,只能在理性世界中依靠哲学批判的方式思考现实问题的出路和解决路径,宣泄其拯救世界的情怀,预设未来的理想境地。这种在哲学范畴之内进行的、带有价值倾向性的哲学批判,在马克思早期思想中并不鲜见。

  在马克思的青年时代,“批判”是当时的流行词汇,如施特劳斯、鲍威尔就以“批判的哲学家”自居。施特劳斯把自己所做的事情称为“批判”的工作,鲍威尔则自称为“批判的批判”的工作。但马克思认为这些批判都只是形式上的批判,于是他开始了“对批判的批判所作的批判”的工作。其中,黑格尔的理性主义和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是马克思哲学批判过程中的有力武器,他们成为马克思在哲学批判路程中的“拐杖”。

  黑格尔的理性主义对青年马克思影响至深,使当时的马克思在看待社会发展和国家存在等一系列问题上,坚信不疑地认为只要理性国家存在,世界就必然趋向美好。在黑格尔的理性主义思想中,社会的发展和进步被视为理性决定的结果,国家的存在也是理性的产物。当时的马克思认为,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存在必然代表所有民众的心声,也保障所有人的权益,每个人的权益都将获得法律的保护。然而,《莱茵报》时期的经历使马克思开始对黑格尔理性主义产生质疑,并从这一美梦中慢慢苏醒。马克思萌发从历史中寻找具有真理性答案的想法,并付诸实践。通过对历史学、社会学等的研究,马克思逐渐从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运思中挣脱出来,寻找到更为科学、合理的哲学依靠。费尔巴哈的思想吸引了马克思的注意力,并不断获得马克思的赞赏。马克思十分认同费尔巴哈从唯物主义视角对宗教进行的批判,他认为对宗教的抨击与批判的主要依据在于:宗教是由人创造的,而非宗教创造了人。此外,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思想所投射的人的本质复归更是马克思对费尔巴哈思想赞赏有加的主要原因。马克思笃信费尔巴哈关于人的问题的解析,并在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影响之下,开始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新一轮的批判,即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所显现的对资本主义异化世界的针砭,他的批判“不再像黑格尔辩证法那样,在自身之中打转,而是努力超出精神的范围,成为真正‘改变世界’的活动”[1]。在这一批判过程中,马克思以异化尤其是劳动异化作为批判核心,将人的本质复归视为批判目标,通过否定之否定的批判方式,希冀能够彻底消灭异化。然而,不论是马克思所预设的理性主义国家模式还是摆脱资本主义异化世界的人的本质复归,在现实的面前都显露出自身的尴尬和不堪。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