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伦理学的回顾与展望 >> 政治伦理
社会治理现代化:从政治叙事转向生活实践
2017年02月23日 22:31 来源:《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赵孟营 字号

内容摘要: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已经借助于政治叙事获得了合法性,但这种合法性仍然停留在意识形态阶段,而提出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本意是要解决当下中国社会领域的各种现实问题,转向生活实践的关键路径是区别与顶层设计和底层设计有别的中间设计:以"善治"为导向的治理机制.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odernization of Social Governance:A Transfer from Political Narrative to Life Practice

  作者简介:赵孟营,北京师范大学 社会学院,北京 100875 赵孟营(1966- ),男,江西瑞昌人,社会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从事组织社会学研究

  内容提要: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已经借助于政治叙事获得了合法性,但这种合法性仍然停留在意识形态阶段,而提出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的本意是要解决当下中国社会领域的各种现实问题,因此必须通过生活实践本身来确立其现实合法性,这就要求社会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必须从政治叙事转向生活实践。转向生活实践的关键路径是区别与顶层设计和底层设计有别的中间设计:以“善治”为导向的治理机制,这一治理机制包括四个基本成分,即政府理性主导机制、合法化的委托—代理机制、有限责任分担机制和可持续合作动力机制。生活实践的“善治”实现就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完成,其主要标志就是理性化的治理主体关系结构的生成。

  The terms of social governance and modernization of social governance have been legitimated by being used in political narrative,but the legitimacy remains in the stage of ideologies up to now.The real intention of those who have proposed the term is to reflex the contemporary practical problems in Chinese society.Therefore,it is the present task to establish the term legitimacy in the realistic life through the life practice itself,which requires the social governance practice to be transferred from political narrative to life practice.It is the critical path of the transfer that an intermediate design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top design and the bottom design.The design of governance mechanism is based on the idea of“the good governance”.The governance mechanism consists of four basic components,including the rational government-leading mechanism,the legal principal-agent mechanism,the limited responsibility-sharing mechanism and the sustainable motivation mechanism.The realization of “the good governance”in life practice is the completion of the modernization of social governance,and its main sign is the formation of the rational relation structure of governance subjects.

  关键词:社会治理现代化/社会治理机制/政治叙事/生活实践/modernization of social governance/social governance mechanism/relationship among social governance subjects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项目“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与西北民族社会治理研究”(14JJD880007)

  原文出处:《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64期

 

  一、社会治理的政治叙事及其转向

  人们只要稍具中国社会的常识,就必然会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中国的社会治理现代化进程,本质上是中国社会领域的一场革命性变革,这样的变革如同1979年开启的经济改革一样,一方面必将经历艰难复杂的博弈过程,另一方面也必将带来中国社会的跃迁式进化。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柔性威权主义体制[1](PP.4-5)而言,宏大政治叙事通常是合法性的主要表现和主要依据,经济改革或者说经济现代化进程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社会改革或者说社会治理现代化也正在证明着这一点。社会治理的政治叙事模式与其他重大变革的政治叙事模式相似,基本是沿着舆论预热—领导人讲话—中央政治决议—政府宏观政策这一路径展开叙事过程的,而每一个环节都会有充分的酝酿和讨论。在“社会治理”术语出现在领导人讲话之前,舆论已经围绕相关内容进行了较长时间的预热,只不过使用的是一个相近的术语“社会管理”而已。2011年“社会管理”的主导地位达到了高潮:这一年最流行的相关政治术语和学术术语是“社会管理创新”,当年围绕社会管理创新所发表的研究成果、举行的各种研讨会、召集的各种经验交流会以及设立的研究机构呈现了爆发特征,“社会管理创新”获得了权力精英和学术精英高度的共同认可。而“社会治理”本身最早成为政治叙事是以最高领导人讲话这种权威文本方式呈现的:2012年7月23日,胡锦涛在中共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讲话中提出要“更加注重发挥法治在国家和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作用”[1](PP.259-260)。不过,或许是长期积淀的话语惯性的影响,最高领导人讲话中的新词语“社会治理”并没有在当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所通过的政治报告中如期替代“社会管理”,而直到次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才正式确立了“社会治理”的话语地位[2]。2014年学术界对“社会治理”的讨论出现了一个高潮。2015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又提出了“社会治理精细化”的表述,这就预示着“社会治理”将从理念转向政策设计[3]。2016年3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中专门用了一篇(第十七篇“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共四章(第七十章至第七十三章)的篇幅来表述国家(中央政府)关于社会治理的相关宏观政策。至此,历时不到三年的时间,“社会治理”的政治叙事意义上的合法性已经完全确立。

  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人们应当清晰地意识到:社会治理在政治叙事中的凸显乃是权力精英对于生活实践的一种理性回应,而社会治理在本质上则是生活实践的主题。社会治理的提出源自生活实践的强烈需求,社会治理的内涵是由生活实践所赋予、所定义的,社会治理的目标就是生活实践中人们的未来预期。当权力精英不能够理性回应生活实践面临的各种挑战时,国家统治的合法性必然会受到影响;而当权力精英回应了生活实践的挑战但无法解决生活实践的挑战时,国家统治的合法性也必然会受到影响——人们会质疑权力精英的统治能力。因此,在当下“社会治理”已经获得政治叙事的合法性、已经表达了权力精英的理性回应的时候,如何推进“社会治理”从政治叙事迈向生活实践的具体行动就变得极为关键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