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德里达的解构主义理论 >> 德里达与马克思主义
论德里达与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的关系
2017年02月23日 14:13 来源:《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作者:方向红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德里达与马克思的相遇对解构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理论事件,这一事件暴露了解构主义自身的局限。本文通过对德里达与马克思之间关系的历史性和文本学的阐述,试图揭示出德里达向带“负号”的本体论和带“准”字的先验论进行转变的过程性痕迹。德里达对马克思长期保持着沉默,这不仅让解构主义圈内圈外的人士感到不可理解,更激起了这些人企图对解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进行整合的冲动,出现了相当多研究德里达与马克思的文献,甚至还出现了理论专著。L.乌德拜恩(Jean-Louis Houdebine)和G.斯加佩特(Guy Scarpetta)在1971年采访德里达时,不顾德里达回答中的闪烁其词,总是不依不饶地追问德里达关于马克思主义的“矛盾”和“物质”与解构主义的“延异”之间的逻辑关系以及马克思的“实践”与德里达的“书写”之间的关系。

关键词:德里;马克思主义;解构主义;本体论;幽灵;文本;弥赛亚;批判;形而上学;德格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德里达与马克思的相遇对解构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理论事件,这一 事件暴露了解构主义自身的局限。本文通过对德里达与马克思之间关系的历史性和文本 学的阐述,试图揭示出德里达向带“负号”的本体论和带“准”字的先验论进行转变的 过程性痕迹。

  关 键 词:德里达/马克思/解构/本体论/先验论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

 

  德里达是解构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的早期三部著作分别是:《胡塞尔哲学中的生成问 题》(写于1953—1954年,1990年发表)、《胡塞尔“几何学的起源”:译文与导言》(1 961年写就,1962年发表)和《声音与现象》(1967年出版)。在这三部作品中,德里达详 尽地考察了胡塞尔现象学中的生成与结构、起源与沉淀、声音与含义等的关系,并从中 演绎出解构主义的几个重要的基本概念:痕迹、延异、充替,等等。因此可以说,这三 部著作,尤其是《胡塞尔哲学中的生成问题》,正是解构主义的摇篮。

  解构主义一经诞生,便立即被运用于对传统形而上学的批判:从柏拉图的“药”到福 柯的“癫狂”,从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到阿尔托的“隐喻”,从索绪尔的“语言学” 到奥斯汀的“言语行为理论”,从卢梭的“忏悔”到弗洛伊德的“神奇的拍纸簿”,甚 至从海德格尔的“本体论差异”到勒维纳斯的“他者”,随处都可见到解构的踪迹和身 影,解构之矛真可谓是所向披靡。

  正当解构主义凯歌高奏之际,人们不无意外地发现,在这串长长的解构之链中独独缺 少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这就是马克思!德里达对马克思长期保持着沉默,这不仅让解 构主义圈内圈外的人士感到不可理解,更激起了这些人企图对解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进 行整合的冲动,出现了相当多研究德里达与马克思的文献,甚至还出现了理论专著。

  J.L.乌德拜恩(Jean-Louis Houdebine)和G.斯加佩特(Guy Scarpetta)在1971年采访德 里达时,不顾德里达回答中的闪烁其词,总是不依不饶地追问德里达关于马克思主义的 “矛盾”和“物质”与解构主义的“延异”之间的逻辑关系以及马克思的“实践”与德 里达的“书写”之间的关系。(注:J.Derrida:Positions,Les éditions de Minuit,1 972,p101,pp123—124.)M.瑞安(Michael Ryan)在1982年出版的力作《马克思主义与解 构:一种批判性的表述》中为论证马克思主义与解构主义之间的相似性和互补性,不惜 从琐细之处入手,编排起它们相距不远的观点,如马克思和德里达对一般范畴形式的批 判以及对四种“主义”(实证主义、唯心主义、自然主义和客观主义)的评判,等等。( 注:M.Ryan:Marxism and Deconstruction:a Critical Articulation,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Maryland,1982,pp50—62.)直到1987年,《论文字学》的 英译者G.C.斯皮瓦克(G.C.Spivak)仍在津津乐道于马克思的“货币”与德里达的“文字 ”之间的雷同之处。

  一

  其实,德里达与马克思以及马克思主义的关系可以粗略地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67年到1975年。在这一阶段,德里达并未真正进入马克思的文本,他与 马克思保持着一种外在的、谨慎的关系。但他对马克思的思想有个大致的印象,在他看 来,马克思的文本虽有与众不同之处,可终究属于形而上学传统的一部分,迟早要接受 解构的洗礼。在1967年出版的《论文字学》中,德里达明确地把马克思主义归于形而上 学(注:德里达:《论文字学》,上海译文出版社1999年版第63页。),而1971年在接受 乌德拜恩和斯加佩特的采访时,德里达则比较集中地阐明了他当时对马克思及其文本的 原则性立场(注:J.Derrida:Positions,Les éditions de Minuit,1972,pp85—86.): 必须认真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文本、它的困难性和异质性,同时必须注意到马克思主义的 所有概念都不可能是直接所与的(immédiatement donné),这就要求我们不能以一种 解释学的方式来阅读马克思的文本。阅读是一种转型,阿尔都塞已在这方面有了决定性 的进步,尽管我一直关注在哲学、语义学、精神分析等领域的最新进展,可是到现在我 还没有发现令我满意的转型。但德里达很快话锋一转,对马克思辩证法的矛盾等范畴举 起了他的解构之剑:“我不相信存在一个‘事实’可以让我们说:在马克思主义的文本 中,矛盾与辩证法摆脱了形而上学的统治……你们不止一次地看到,我不相信,人们从 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出发能够谈论一种同质的马克思主义文本,而这一文体在瞬间之内把 矛盾这一概念从它的思辨的、目的论的、末世学的视域中解放出来。”(注:J.Derrida :Positions,Les éditions de Minuit,1972,第99—100页。)从这里我们可以很清楚地 看出,解构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对抗性远远大于其“亲和性”。(注:瑞安更多地关注 它们之间的亲和性(参见:M.Ryan:Marxism and Deconstruction:a Critical Articulation,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Maryland,1982,pxiv).)似乎是 为了证明这一点,德里达特意向这两位来访者演示了对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概念进 行解构的方法和程序(注:J.Derrida:Positions,pp87—89.):“物质”概念在颠覆唯 心主义的过程中,常常既被赋予了“逻各斯中心主义”的价值,又被联接到事务、现实 、在场一般、物质多样性、能指等概念上,这最终导致“物质”概念作为一种“先验能 指”被重新构造起来。那么该如何解构“物质”呢?物质的概念必须被两次标注(marqué):首先是对物质以及与之相关的对立概念(比如说,物质与精神、物质与观念 性、物质与形式等)进行颠倒(renversement),以打破其中所包含的等级制及物质在先 性的先验设定,然后让物质与其对立面在自由的嬉戏中,在相互移位所造成的新的视域 中,走向解构的肯定方面,从而造成“物质”概念的越界(transgression)。

  德里达此处的这番演示,看似将马克思主义的“物质”概念玩弄于解构主义的股掌之 中,实际上恰恰表明他与马克思的文本之间的关系是何等的外在!马克思的包括“物质 ”在内的各种概念和范畴,决不会像德里达所认为的那样机械和僵化。当德里达后来深 入钻研马克思的著作时,他也意识到这一问题并非如此简单,我们在后面的分析中将会 看到。不过,话说回来,德里达的解构对教条式、教科书式的马克思主义倒是再合适不 过了。

  德里达这段时期对马克思文本的态度也表现在该时期的其他作品中。例如1971年首次 发表在《诗学》(Poétique)中后被收入《哲学的边缘》的一部重要作品《白色的神话 :哲学文本中的隐喻》曾两次大段引用马克思的话,但他采用的是拿来主义的策略,即 用马克思的观点来说明coinage(铸币、新词)以及metaphor(隐喻)的延异是无法逃避的 ,这种引用与马克思的主导思想或核心概念无甚瓜葛。甚至在不可避免地谈到马克思解 构中的隐喻时,他也只是泛泛地建议读者参阅阿尔都塞的《保卫马克思》、《读<资本 论>》和《意识形态与国家机器》。(注:J.Derrid:Marges de la philosophie,transl .Alan Bass,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Chicago,1982,pp216—217,p214.)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