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对话马克思 >> 发言荟萃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邹吉忠教授致辞
2017年06月17日 23: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邹吉忠 字号

内容摘要:任何时代都是浮躁的,正因为浮躁,所以需要形而上学,因为需要去问那浮躁下面的是什么,浮躁后面的是什么,支撑浮躁的光鲜靓丽时尚撩人心魄后面的稳定的沉静的不变的东西是什么,这就是形而上学的领域。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邹吉忠教授致辞

  非常高兴见到这么多来自国内各大学的优秀年轻学者。你们是中国哲学界的青年才俊、学界翘楚,汇聚到中央民族大学,让我们深感荣幸。中央民族大学,是全国唯一一个有56个民族的单位。在这里汇聚了56个民族师生,我们老师有40多个民族成份,学生56个民族全有。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文化,包括自己的哲学。因此中央民族大学也是中国哲学界最好的民族田野,同时也是各民族形而上学的原生家园。哲学不同于别的文化形态,它是跟人走的,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哲学,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哲学,我们这里有56个民族的师生,也就有56个民族的哲学。所以我希望大家有时间去校园走一走,感受一下这个学校的氛围,里面一种哲学的精神碰撞。各民族师生长什么样子,说什么话,有什么生活方式,你可以一眼看出,而同时它是一种精神的,需要在交流中领悟。我们也非常感谢各位来到民族大学,给我们带来一场哲学盛宴,也让我们老师和学生能够聆听到各位的思想。这是我想说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我想说的是预祝我们哲学学院筹备已久的“对话马克思”青年学术研讨会圆满成功。我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讲“哲学是什么”。哲学是学问,就是学和问,更多的是问;哲学是实践,是生活,哲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哲学是做,哲学实际上不是说,但是它要说。哲学的说是对话,没有对话就没有哲学。当然我们可以相互之间对话,也可以自己跟自己对话,也可以跟书上的作者对话。总之,哲学跟其他的学科不一样,如果没有对话就没有哲学,所以哲学需要对话,需要交流。这都是常识了,苏格拉底是西方哲学鼻祖,苏格拉底在哪里讲他的哲学呢?在广场,在市场,在剧场。柏拉图创立了学园,把市场上的东西弄得更精致一些,让更有专业素养的人在一起对话。然后到近代,英国人在咖啡馆,法国人在沙龙,德国人的啤酒馆,讲他们的哲学。再往后,德国人又把它进一步精致化,创立了现在的大学,即真正的研究型大学,于是有教室可以讲哲学,这个是专门对学生讲的哲学,于是有了seminar,发展到今天就是论坛。中国也一样,最早的孔子怎么讲哲学?带着他的弟子,周游东周列国,与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人论辩。人民出版社给我出了一本书叫《知识政治论》,他们要一个图标,我想了一下,我说知识生产实际上就是一个过程,我就选了一副孔子周游东周列国图放在封底,孔子带着他的学生,去跟那个时代最能挽救天下的年轻人去辩论、去对话,实际上跟苏格拉底是一样的,去传播他的思想。我们学哲学的人更多的是纵横家。走到书院里边就是声音,读书的声音听不见,但是对话的声音是听得见的。我希望在中央民族大学的这次活动是一个起点,从此次开始,开启一种哲学的新对话。哲学的性质决定它需要交流,需要讨论。

  我说的第三句话是关于今天的主题形而上学传统与创新。关于形而上学,我说的都是常识,西方传统中所谓的形而上学是有形世界的物理之后。有人说我们这个时代是浮躁的时代,实际上任何时代都是浮躁的,正因为浮躁,所以需要形而上学,因为需要去问那浮躁下面的是什么,浮躁后面的是什么,支撑浮躁的光鲜靓丽时尚撩人心魄后面的稳定的沉静的不变的东西是什么,这就是形而上学的领域。我们的时代最需要元创(meta-innovation)。创新的第一个类型是跟踪模仿创新,综合集成创新是其最高水平,中国目前的创新整体而言处在这个水平上。第二个是原创(primitive innovation),这个原创属于归纳创新。在原创之后,创新的最高水平是元创,这是根基性、前提性的创新。我们中国这个时代需要元创,或者下一个时代最需要的是元创。元创的工作本来就是哲人的工作,哲学就是在元创这个层面上工作,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工作。

  我期待各位有原创、特别是元创的作品不断问世。参加这个青年学术研讨会之后,我会关注每一位。谢谢大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