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对话马克思 >> 发言荟萃
白刚:形而上学的历险:从康德到马克思
2017年06月17日 23:1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白刚 字号

内容摘要:关于形而上学,哲学史上有个著名的“康德之问”。在《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序言”中,康德曾经明确提出过“象形而上学这种东西究竟是不是可能的”这个问题.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白刚(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 教授)

  我这里所论述的形而上学是哲学意义上的,而不是与辩证法相对立的思维方式意义上的。我将阐述形而上学从康德到黑格尔、再到马克思的变化。具体说就是从相对的、绝对的和历史的角度谈论三者各自的特点。康德是相对的形而上学,黑格尔是绝对的形而上学,而马克思是历史的形而上学。我将从康德之问、康德之为、康德之实,相对应的是黑格尔之喻、黑格尔之为和黑格尔之实,以及马克思的海德格尔之论、马克思之为和马克思之实来具体展开。

  关于形而上学,哲学史上有个著名的“康德之问”。在《未来形而上学导论》“序言”中,康德曾经明确提出过“象形而上学这种东西究竟是不是可能的”这个问题:“如果它是科学,为什么它不能象其他科学一样得到普遍持久的承认?如果它不是科学,为什么它竟能继续不断地以科学自封,并且使人类理智寄以无限希望而始终没能够得到满足?”这就是著名的康德形而上学之问。康德要重新为形而上学奠基,澄清何为形而上学。在康德这里,形而上学规定的并非是客体本身,而是主体对客体的反思态度,其原理是主观的而非客观的,但我们经常犯的错误就是将主观当成客观,容易陷于“先验幻相”。康德为了摆脱这一幻相,对认识能力和对象进行了划界。认识分为感性、知性和理性,对象划分为现象界和物自体,感性和知性分别有先天形式和先验范畴,一旦知性越界去把握物自体或理性借用知性的认识工具去把握事物就会“先验幻相”。正是康德的划界将形而上学也二分了,分成了“内在的形而上学”和“超验的形而上学”或“自然的形而上学”和“自由的形而上学”。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康德限制理性,为信仰留下地盘,本质上就是一种“相对的”形而上学。王庆丰教授认为马克思的《资本论》也像康德限制理性一样在限制资本,这是非常有新意的观点。

  关于形而上学,黑格尔有一个很漂亮的比喻——“庙里的神”:“一个有文化的民族竟没有形而上学——就像一座庙,其他各方面都装饰得富丽堂皇,却没有至圣的神那样。”由此可见,在黑格尔这里形而上学的极端重要性。但黑格尔并不认可康德研究和解决形而上学问题的路径,他认为康德对理性所做的限制是消极的。所以我们强调康德的形而上学是相对的,英国的康德研究专家康普·斯密也认为康德是“半批判的”。黑格尔在康德的基础上将现象界和物自体之间的壁垒打通了,其方法就是“实体即主体”——绝对精神自我运动的辩证法。黑格尔反对康德的二分,反对其限制理性的相对的形而上学,而要建构绝对的形而上学。黑格尔通过其绝对精神的自我运动——也即其正—反—合的辩证法范式来建立现象与物自体的联系,在绝对精神的自我运动中实现了理论与现实、主观与客观、历史与逻辑的统一,也即实现了本体论、认识论、逻辑学的三者一致,在概念和逻辑的层面整合和统一了康德分裂的形而上学,建构起了绝对的和积极的形而上学。但马克思看来,黑格尔的“实体即主体”的绝对的形而上学,仍然是一种精神自我运动的神秘的主—客体。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认为康德和黑格尔只是完成了理性形而上学其中的一半——揭示了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而启蒙的另一半——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异化的揭示,则是由马克思的“历史的”形而上学来完成的。

  关于马克思与形而上学的关系,有个著名的“海德格尔之论”:“形而上学就是柏拉图主义。尼采把他自己的哲学标示为颠倒了的柏拉图主义。随着这一已经由卡尔·马克思完成了的对形而上学的颠倒,哲学达到了最极端的可能性。哲学进入其终结阶段了。”在这里,海德格尔错将马克思与尼采一起都看作是“颠倒了的柏拉图主义”,只不过是尼采的“颠倒”拖泥带水不彻底,马克思彻底罢了。实际上,海德格尔只是看到了传统形而上学在马克思这里终结的意义,而没有看到马克思同时开创了新的形而上学——历史的形而上学,即哲学现实化和现实哲学化。马克思独特的贡献就在于:在康德、黑格尔反省形而上学的基础上,在理论与现实的交汇中批判和超越了古典经济学和德国古典哲学。马克思既批判了康德的不彻底性,又批判了黑格尔的神秘性和泛逻辑主义,最终揭示出形而上学的奠基不在天上而在地下,也即人与世界否定性统一的社会实践。正是马克思以《资本论》为代表的实践的和历史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实现了对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现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所需“架构”——古典政治经济学和古典哲学的双重批判:它既终结了“超历史”的传统形而上学,又终结了“非历史”的资本主义神话。在实质而重要的意义上,作为历史唯物主义运用和“证明”的《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马克思对传统形而上学的“历史超越”和“实践建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