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对话马克思 >> 发言荟萃
张继选:霍耐特的海德格尔式物化理论
2017年06月17日 23: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继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张继选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 副教授)

  霍耐特有一本书叫《物化——旧题新论》,所谓“旧题”就是卢卡奇在《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中所论述的物化问题,而所谓“新论”就体现在他的《为承认而斗争》一书从黑格尔那里发展的承认理论,从中看出他是显而易见的黑格尔主义者,“承认”这个观念与当代社会人的存在密切相关,承认就是一个人的存在与他者的相互关联中建立自我,这一观点与笛卡尔的观点分道扬镳。笛卡尔认为自我的建立与他物和自己的身体没有关系,甚至与自身肉体也没关系,是绝对自我同一的,与科学视角的关系密切,是超越人本身来看待问题的一种理性主义。

  霍耐特的书试图证明一个很有趣的问题:“物化就是遗忘”。这是霍耐特引自霍克海默与阿道尔诺所著的《启蒙辩证法》一书中的一个说法。物化问题实际也就是资本问题,这一点,王庆丰教授的讲座也提到过,资本逻辑就是一种“无情无义的”收益计算关系,是一种物化的、冷峻的、超然的理性主义逻辑。物化理论的经典理论形式来自卢卡奇的物化学说,往前可以追溯到马克思·韦伯的合理性理论和马克思的商品拜物教理论;根据商品拜物教的观念,在市场经济中,呈现出来的、被人感性地知觉到的东西是商品和货币及其关系,而隐藏在这些东西后面的、不为我们所觉察的东西则是人的社会关系;人的社会关系在物的关系之后,而不管这些背后的东西是如何对我们施加影响,我们在社会中都是依照物化尺度来衡量我们的行为,而属于人的独特的东西都在这样的衡量中被扭曲变形;总之,我们直接看到的是物而不是人,然而,人和物不一样,至少物没有、而人具有情感,而情感是似乎是无法物化的。

  霍耐特认为,当代社会重要特征之一就是普遍的物化现象,这严重地盖过或掩饰了人与人之间包括情感因素在内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霍耐特讨论的是卢卡奇的物化理论,而像卢卡奇自己所说的那样,这种理论其实来源于马克思的《资本论》中所说的商品拜物教理论,这种理论的核心是说,人的关系呈现为物的关系。例如,我们消费商品时,不知道其生产者谁,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处境是怎样的,如果工厂主雇佣的是童工,但是商品很精美,消费者依然愿意消费这些产品,因为他们看不到生产背后的情况;他们只关心商品的物的品质和价格,但是,在物的关系的背后,消费者的购买行为实际将童工置于奴役地位,这种奴役关系则是隐藏在物的关系背后的人的社会关系,这就是有些资本论学者所说的那样,在超市的消费者无法搞清楚比如生菜究竟是由幸福的劳动者、痛苦的劳动者、奴隶劳动者、工资劳动者,还是某个个体经营的农民所生产的。

  霍耐特认为,置身于物化关系的外貌,人的行为被超然的理性主义的收益计算原则所支配,在大规模的社会化条件下,物化内化为人的一种自然而然的物化态度,并自然而然地支配人的行为,这种超越个体的社会化的行为模式就是卢卡奇所说的“第二自然”,因为它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它是一种社会事实。在现代社会,人不可避免地采取物的尺度衡量,这种物化的、冷峻的态度已经成为人行动的推动力,使得我们自然而然地使用物的态度看待人的关系;人除了在自然条件下绝对地受第一自然、也就是生物-动物性法则支配外,也在社会条件下受物化的第二自然的支配。当然,第二自然不是绝对的。在霍耐特看来,大概人被锁闭在第二自然中,人遗忘了某些真正属于人的重要的东西。这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

  这就是海德格尔所说的“人的存在”意义。

  霍耐特在其《物化:旧题新论》的主要目的是要说明,物化理性主义其实是一种扭曲的人的实践,是对基于人的本真存在的实践的扭曲,而真正的人的存在及其实践活动就是海德格尔在揭示存在的意义时所提出的人的存在的生存论结构即“操心”,因为人的存在内在地就是与他人共在的,是在世之在,这个世界就是共在的实践领域;人的真正实践就是与他人共在的世界性或社会性的展开,实践就是存在的展开活动,而其展开的生存论环节就是“操心”,就是参与性(而非超然性)的照应与关切。人的真正存在绝不是笛卡尔式的孤独的个体的存在。与理性主义的超然的、物化的算计实践观念不同,操心即是实践,是一种同情的参与性实践,这种参与是本真的人的实践。

  因此,如果说“一切物化都是遗忘”,那么,我认为,霍耐特“新论”的真正意图是要通过引入海德格尔的操心概念而达到对人的本真实践的规范性回忆,从而恢复人的社会性的或共在性的实践,特别是其内在的相互承认关系。“承认”这一概念源自黑格尔《精神现象学》,霍耐特在其早先《为承认而斗争》一书发展了黑格尔的承认理论,在《物化:旧题新论》一书,他显然是要通过讨论卢卡奇的老旧的物化观念,借助海德格尔(还有杜威)的人与他者的共在的生存关系,并以他对黑格尔的承认理论的重构来为克服物化提供一种当代社会批判方案。是的,人不是孤立的主体,不是算计的主体,而是与他人打交道,是与他人“共在”的参与者,人存在就通过参与性的实践展开自己社会性生存;人的彼此承认是人的参与性实践的一部分,人的存在内在地需要承认他人,也需要被他人承认;在日常生活中,承认也是一种鼓励,是人的健康生存的一种必要经验和意识,它在个体生活和成长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实际上,霍耐特所强调的人的真正的实践就是黑格尔所确立的具有自我意识的人的社会性关系活动,是从他异性返回自身的自我同一化活动,而这也是马克思的实践概念的社会性内涵和自我发展内涵的根本要求,因此,理解霍耐特的“新论”也有助于从当代视野解读马克思哲学中的实践理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9!.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