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2016中国哲学盘点 >> 中国哲学哲思 >> 中西哲学的视角
从“诠释学”到“诠释之道” ——中国诠释学研究的合法性依据与发展方向
2017年01月15日 20:50 来源:《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清良 夏亚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From Hermeneutics to the Tao of Interpretation:The Legal Basis and Development Strategy of the Chinese Hermeneutics Study

  作者简介:李清良,夏亚平,湖南大学 岳麓书院,湖南 长沙 410082 李清良(1970- ),男,湖南新宁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中国哲学,中西诠释学.

  原发信息:《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63期

  内容提要:依据中国学术的一贯传统,所谓“诠释学”实际上就是“诠释之道”,有古今之别,更有中西之异。据此,不仅可从根本上阐明中国诠释学研究的合法性,厘清中西诠释传统和理论之间的关系,更能获得中国诠释学研究在“后西方”时代的自我定位和发展方向。中国诠释学研究所要努力探索和建构的,乃是中华文明的现代诠释之道,它将继承和弘扬中华文明的诠释传统,自成一体而又具有充分的开放性、涵摄性和普适性。

  According to Chinese academic tradition,hermeneutics should be understood as the way of interpretation,which differs between ancient and modern,especial between China and the West.From this point of view,we can not only clarify the legal basis of Chinese hermeneutics study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ese and Western interpretative tradition and theory,but also get the self positioning and the development strategy of Chinese hermeneutics study.What the study of Chinese hermeneutics should try to explore and construct is the tao of modern Chinese civilization,which will inherit and carry forward the interpretative tradition of Chinese civilization,and will be self-formed,fully-opened,comprehensive and universal.

  关键词:诠释学/诠释之道/中国诠释学/后西方时代/hermeneutic/the tao of interpretation/Chinese hermeneutics/post west times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经典诠释传统的理论化与现代化研究”(14ZDB006)。

  本文所谓中国诠释学研究,不是泛指“在中国的诠释学”研究,而是专指“关于中国诠释学”的研究。它主要包括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一是清理总结源远流长的中国经典诠释传统,一是探索建构能够彰显中国文化精神特质的现代诠释学。此项研究萌芽于1980年代初,兴起于1990年代下半叶,流行于本世纪,目前已成为整个汉语学界的重要论域,在大陆学界尤其开展得如火如荼。通过近二十年的共同努力,中国诠释学研究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丰硕成果。然而毋庸讳言的是,它在自我理解和自我定位上仍不十分明确,突出的表现就是,一直未能令人信服地解答这样一些具有原则性的基本问题:为什么要有中国诠释学?它与西方诠释学是何关系?其发展方向是什么?显然,这些问题如不解决,所谓中国诠释学研究便不免会沦为“葫芦僧乱判葫芦案”。窃以为,治学有如治国,皆当先正其名,解答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依据中国学术的固有传统为“中国诠释学”正名。只有这样,中国诠释学研究才能名正言顺地渐次展开。

  一 “诠释学”概念辨析

  今日所谓“诠释学”,是德语Hermeneutik或英语hermeneutics等词的汉译。诚然,我国学者杭世骏(1695-1773)于18世纪即已提出“诠释之学”的说法,其《道古堂文集》卷八《李义山诗注序》谓:“诠释之学,较古昔作者为尤难。语必溯源,一也;事必数典,二也;学必贯三才而通七略,三也。”[1](P280)但在中国传统学术中,“诠释之学”并未成为专门概念,更未发展为独立学科。故当西方诠释学传入中国之初,我们一时竟找不到一个恰当的现成名词来对译,所以除了“诠释学”外,还有“阐释学”、“解释学”、“释义学”、“传释学”等不同译名。由于“诠释学”是源自西方的外来概念,所谓“中国诠释学”便是一个需要论证的说法。事实上,对于中国学界而言,“中国诠释学”这一概念能否成立一直是个问题,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

  赞成派的现有理由主要有三:1)诠释现象与诠释问题(如语言与解释的关系问题)具有普遍性,故以之作为研究对象的诠释学也具有普遍性,并非西方所得而专;2)中国古代的诠释传统不仅源远流长、经验丰富,而且自具特点;3)西方诠释学的理论与方法并不完全适用于中国学术研究。据此,便有理由提出“中国诠释学”这一概念,以之指称古代中国的诠释传统,以及有待建构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诠释学理论。换言之,古代中国已有自成一体、自具特色的“诠释学”,现在则需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诠释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