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2016中国哲学盘点 >> 中国哲学哲思 >> 传统问题梳理
论朱熹的“理生气”
2017年01月12日 09:22 来源:《中国哲学史》 作者:沈顺福 字号

内容摘要:朱熹之理是形而上的,超越于经验现实,这便是“静”。“静”之理无所谓生死。朱熹之气是形而下者,它本身便能够生万物。形而上之理与形而下之气的关系是本末、体用关系,而不可能是经验性的生的关系。故理不生气。事实上,将理视为静理,恰恰体现了朱熹哲学的思辨性。《语类》记载可能有误。

关键词:

作者简介:

Zhu Xi's Discussion on "Li" and "Qi"

  作者简介:沈顺福,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

  原发信息:《中国哲学史》第20163期

  内容提要:《朱子语类》有“理生气”的说法,人们以为这是朱熹的观点。朱熹之理是形而上的,超越于经验现实,这便是“静”。“静”之理无所谓生死。朱熹之气是形而下者,它本身便能够生万物。形而上之理与形而下之气的关系是本末、体用关系,而不可能是经验性的生的关系。故理不生气。事实上,将理视为静理,恰恰体现了朱熹哲学的思辨性。《语类》记载可能有误。

  关键词:朱熹/理生气/《语类》/形而上/形而下

 

  《朱子语类》有过如下一段文献:“气虽是理之所生,然既生出,则理管他不得。如这理寓于气了,日用间运用都由这个气,只是气强理弱。譬如大礼赦文,一时将税都放了相似,有那村知县硬自捉缚须要他纳,缘被他近了,更自叫上面不应,便见得那气强而理微。又如父子,若子不肖,父亦管他不得。圣人所以立教,正是要救这些子。”①文献似乎明确提出:理生气。不少学者因此认为这是朱熹“这一时期的言论中常可见到”的说法②,认为“理生气乃生物”③,且“理生气也就是合乎逻辑的”④。理能够生气吗?本文将对此进行分析,并试图指出:朱熹之理不可能生气。或者说,朱熹不可能有“理生气”的观念。

  一、理是自性

  要回答这个问题,两个概念必须澄清,即,理与气。

  什么是朱熹之理?有人对朱熹说:我曾经看见您给余方叔的书信中提到:枯槁有理。枯槁瓦砾,死物一堆,我不明白为什么说它们也有理?朱熹回答说:“且如大黄附子,亦是枯槁。然大黄不可为附子,附子不可为大黄。……是他合下有此理,故云天下无性外之物。……阶砖便有砖之理。……竹椅便有竹椅之理。枯槁之物,谓之无生意,则可;谓之无生理,则不可。如朽木无所用,止可付之焚灶,是无生意矣。然烧什么木,则是什么气,亦各不同,这是理元如此。……才有物,便有理。天不曾生个笔,人把兔毫来做笔。才有笔,便有理。”(《语类》,第61页)一切万物,不管是活的物体,还是死的对象,都有自己的理。理是某物成为某物的依据。竹椅之成为竹椅、台阶之成为台阶,自然有其自身之理。大黄是大黄、附子是附子。大黄不可以为附子。为什么呢?原因便在于大黄之理不同于附子之理。大黄性苦而致寒,附子则性辛、甘而致大热。二者性本不同,作用也迥异。一物有一物之理。此理便是决定此物为此物而非彼物的依据。

  这种依据,朱熹说便是物的“所以然”。朱熹说:“所以然之故,即是更上面一层。如君之所以仁,盖君是个主脑,人民土地皆属它管,它自是用仁爱。试不仁爱看,便行不得。非是说为君了,不得已用仁爱,自是理合如此。试以一家论之:为家长者便用爱一家之人,惜一家之物,自是理合如此,若天使之然。”(《语类》,第383页)“所以然”即事物之所以是此事物而非彼事物的根据。这个根据、所以然者存在于事物的深处,好比果实的核。“凡事固有‘所当然而不容己者’,然又当求其所以然者,何故?其所以然者,理也。”(《语类》,第414页)事物不仅从现实的层面上有所不同,此物非彼物,而且二物的“所以然”也有所不同。这种所以然者便是理。

  这种所以然、依据,我们可以用一个名词来描述它:自性(identity)。在近代,莱布尼茨提出一个著名的原理即同一律(the principle of identity of indiscernible)。这个原理讲述的便是事物与自性的关系:每个事物都有自己的独特的身份,世界上找不到两个完全相同的事物,即便是树叶、水滴之类的事物,也没有完全相同的⑤(1976)。其原因在于其各自的身份的不同。不同的身份决定了事物的差异。这个身份,佛教称之为自性。海德格尔提出:自性(Identitt)是“每一个成为其自己的东西,”⑥,A=A。A=A便是逻辑命题同一律的符号形式。从莱布尼茨和海德格尔等人对identity的理解来看,identity是一个事物成为一个事物、作为一个事物、是一个事物的依据。这个依据、所以然,类似于于日常语言的身份。它是一个事物成为一个物、作为一个事物的依据,即事物的自性。生物之所以是生物在于它有精神(soul),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在于它有理性(Vernunft)。康德之所以是康德,在于康德有自己独特的规定性。当然,将《纯粹理性批判》的作者看作是康德的identity,并不十分准确,因为这个identity,诚如莱布尼茨所定义,是不可识别的内容。

  在朱熹等理学家看来,理是事物的“所以然”,是事物的自性。理是自性。它决定了事物的本性,决定了事物的存在。这个自性,类似于柏拉图的理念(idea或form)。所谓理念,柏拉图指的是:“比如大、健康、力量等,一句话:所有其它事物的真实的东西。它们都是最基本的。”⑦健康之所以是健康、美之所以为美、正义之所以是正义、善良之所以为善良者。以美为例。理念就是客观的、能够引起人们美感的实在。它依托于具体的物体,比如巍巍泰山、滔滔江水,给人以美感,它们的理念不是指泰山、长江,而是致使泰山为崇高、长江为壮美的客观因素。正是这些因素使美的事物成为美的事物。它是事物的自性,是事物的“所以然者”。理便是事物的“所以然者”、事物的自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