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哲学专题 >> 以德修身 祛平庸之恶 >> 德性品质
权力、道德与永久和平 ——汉斯·摩根索国际政治思想再阐释
2015年03月25日 14:11 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京)2012年2期 作者:张云雷 字号

内容摘要:摩根索对国际政治的“理论理解”为:国际政治,像所有政治那样,是争取权力的斗争。在理论理解基础上的求和平过程中,摩根索首先将从国际政治理论推演上均势的不可能同实际历史中经典时代的均势全盛之实际生成相对照,引入道德共识这一因素作为均势成功的补充,并得出结论:均势得以存在和维系数百年,最根本在于依赖道德共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英文标题】Power, Morality and Permanent Peace: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Thought of Hans Morgenthau

  【作者简介】张云雷,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研究生,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 汉斯·摩根索的国际政治思想需要重新解读。作者重新阐释了其“现实主义六原则”,认为实际上在没有这六原则的《国家间政治》第一版中,摩根索的理论思想已然完整清晰,并持续至第七版。同时还原了其“理论理解”和政治行动的两分:即“争强权”和“求和平”。摩根索对国际政治的“理论理解”为:国际政治,像所有政治那样,是争取权力的斗争。在理论理解基础上的求和平过程中,摩根索首先将从国际政治理论推演上均势的不可能同实际历史中经典时代的均势全盛之实际生成相对照,引入道德共识这一因素作为均势成功的补充,并得出结论:均势得以存在和维系数百年,最根本在于依赖道德共识。而摩根索认为解决他那个时代的唯一可行及牢靠的方式是“永久和平”,即,只有当所有国家放弃主权,全球变为一个国家时,国际间牢靠的永久和平才能实现,第一步能做的是复兴外交。而这种外交中,多有之前所谓道德共识因素的影子,区别在于外交复兴的目的不是均势而是永久和平。在摩根索那里,国际政治中的现实主义思想的最终目的地是“永久和平”。

  【关 键 词】理论理解/权力/均势/道德共识/永久和平

  一 引言

  汉斯·摩根索(Hans J. Morgenthau)只手撑起了一个新的学科——国际政治学,是这个学科当仁不让的奠基人。迄今为止,本学科内几乎任何一篇文献与专著都无法不提及他和他的名著《国家间政治》。①但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其语言和作品的晦涩及卷帙浩瀚望而却步,许多人对该著的大体印象是宏伟与枯燥兼具,再加上时隔不久即出现了一个据称更为科学、表面上看来也确实更为精美的国际政治理论,吸引了无数学人的目光和注意力。于是,阅读摩根索变得越来越“奢侈”,他和他的巨著慢慢变成了一个标签式“现实主义”的符号,冗长的卷宗被简约为一些更为精炼也更大程度上助成其更大“声名”的语汇,比如“权力”、“国家利益”、“现实主义六原则”等。当然,在笔者看来,这些都离真实的摩根索有相当的距离。

  摩根索的学生肯尼思·W.汤普森(Kenneth W. Thompson)曾在其一本名著中谈及摩根索,“他的确是我所认识的最讲道德的人”,这一说法的早期版本据说来自一个涉猎国际政治评论领域的著名记者华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之口。②笔者并不完全认同“最讲道德”这种极端化的言辞,但毫无疑问,这种说法展示了理解摩根索的至关重要的一面,甚至是最关键的一面。③而这一面从一开始(甚至是在那本据称宣扬“权力政治”的《国家间政治》第一版中)就是摩根索国际政治思想的内核与实质。

  如今,国际关系研究恰恰需要重新解读那些大家似乎已经不可能不熟悉的基础性文本和理论。按照标签式理解出发而进行的理论推演及各种实证研究往往根基不扎实,会沦为笑柄。国际关系理论的发展,或者说所谓中国特色的国际关系理论的生成和发展(假如真的能生成的话),必然要求回到之前想当然认为已经明白无疑地了解的根基:回到文本、回到历史。

  本文即依循这一路径,试图重新走回摩根索及其经典文本《国家间政治》,进而清晰展示摩根索国际政治思想的理路和核心,在此基础上进行评述,剖析其真正思想的深度和悖论所在。笔者的范围设定为摩根索的国际政治思想,因此笔者关注的首要文本为《国家间政治》,其余文本仅作补充。因为摩根索曾不止一处提及,他的国际政治理论仅仅在《国家间政治》一书中得以完整、系统地展开。④

  二 国际政治“理论”与现实主义六原则

  首先,必须明晰:摩根索的“理论”概念非常独特,如与后起的肯尼思·华尔兹(Kenneth Waltz)的“理论”概念对照来看,就更是如此。对华尔兹而言,“理论”定义是其名著《国际政治理论》中创造的理论得以存活的根基,也使得其理论得以摒弃近乎所有的批评之词而立于不败之地,同时也使得其理论陷于为理论而理论的困境中。对摩根索而言,“理论”的含义同样至关重要,从中也可以看出摩根索的野心及其界限。而对比之中,摩根索与华尔兹在某些根本点上的不同才更能彰显,摩根索的独特及深邃才能进一步确证。

  华尔兹将“理论”与“规律”并举,他认为规律是一而再、再而三出现(或者严格说是按照一定概率反复出现)一些现象。规律是“对事实的观察”,而理论则是“解释规律”。华尔兹强调,“理论”本质上是一种创造性的“思辨”活动,而这番“创造”不一定需要符合现实,只需要该理论能更好地解释规律。于是,在华尔兹那里,从现象中归纳出来的规律不是理论;理论基于“妙手偶得之”,是一种纯然的主观创造(比如“结构”),理论好不好,主要看它的解释力如何。因此,“规律恒久,而理论则变化不定”。⑤换句话说,华尔兹的“理论”概念立基于创造理论者个人的想象力和演绎能力。

  而在摩根索那里则情况迥异。摩根索认为,总体世界是由许多不确定性(contingencies)构成的,但是不确定性后面总有某些超越时间和地点的“相似之处”不断大致相似地重现。“理论理解(an theoretical understanding)”⑥就是去发现决定这些“相似之处”的社会力量,即超越具体时间和地点的“真理(truth)”。摩根索认为这些决定性的社会力量是人性的产物。⑦《国家间政治》一书有两大任务:一是理解国际政治,二是理解国际和平问题。按照摩根索的定义,仅有理解国际政治是一种“理论理解”,也就是要理解决定国际政治中相似性的社会力量。因此,摩根索的理论恰恰立基于相似性(或者说反复出现),立基于永恒。假如在华尔兹的框架里理解摩根索,则摩根索的“理论”正是“规律”,但华尔兹的框架显然无法容纳摩根索的复杂和深刻:摩根索认识到相似性和独特性界分的困难及理论理解的困难,⑧并且全书都一直在解决这一难题(后来的六原则中照片与图片的区分既强调理论的巨大作用,又强调理论与真正现实的区分,即是一例)。⑨

  只有基于这种摩根索式的“理论理解”,才能真正明晰“现实主义六原则”的含义。在真正展开《国家间政治》一书的两大任务之前,不妨先由笔者谈一下对“六原则”的总结和重新解读(确切地说,是“回归”)。⑩首先要强调一点,现实主义六原则绝非仅仅摩根索所列每一原则的第一句话。

  第一,政治现实主义认为,政治受到客观规律的支配,而这种规律的根源存在于人性之中。现实主义同时认为有可能形成一种反映这些客观规律的合于理性的理论(哪怕其反映得不完全和片面)。基于之前提及的摩根索的“理论理解”,加之其在全书开首第一句的声明——“本书旨在提出一个国际政治理论”,(11)全书意图即为达成“理论理解”,即寻找永恒,寻找能超越时间和地点的国际政治的决定性力量,因此第一原则实际上在讲:坚信一种国际政治理论可能,国际政治理论要从永恒不变的人性中去寻找。在摩根索看来,唯有作为政治规律根源的人性是永恒的。

  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摩根索并未声称这种永恒不变的人性本质上是恶的,是追逐权力的。恰恰摩根索的人性观并不单一,这一点在第六条原则中有说明,这也是摩根索为之后自己的某些论述留下余地(比如“道德共识”)。

  第二,政治现实主义认为,帮助其进入国际政治领域的是以权势界定的利益概念,这一概念提供了试图理解国际政治的理性与被理解的事实之间的关系,即,摩根索强调:“本书不想对政治现实提出事无巨细的描述,而是提出一种符合理性的国际政治理论。”(12)第一原则讲理论应去何处寻找,第二原则则是在讲国际政治“理论”的含义和本质。用摩根索的话说,实际的国际政治事实与国际政治理论之间,是照片与画像的区别,画像不用事无巨细地描画,而重在所画人物的精神本质,(13)这也恰恰是理论的本质、优点,同时也是理论的限度所在。

  当然,摩根索认为这个超越了时间和地点的、更为永恒和起决定性作用的国际政治中的理论因素是“以权势界定的利益”,而这正是依据第一原则,从永恒的人性中发现的。笔者此处强调“国际政治中”,是按照摩根索的思路,为了免于跟其人性多元的根本观点起冲突。

  第三,现实主义者认为,权势界定的利益概念具有普遍性,但利益概念的含义并非永恒没有变化。此话听起来比较拗口和令人生疑,既然前文已提及“永恒”是其“理论”的首要特质,此处为何变得不那么永恒?摩根索立即做了强调和解释:“利益观念确是政治的基本观念,是不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的”,(14)然而,“尽管现实主义确信利益是判断和指导政治行动的永恒准绳,但是,利益与民族国家之间的当代联系却是历史的产物,因而必将在历史进程中消失”。(15)摩根索实际上是认为,政治永远是争夺权势界定的利益,这是永恒不变的——只要政治不消失(而他从未暗示过政治居然会消失);然而,国际政治是会消失的。这一条原则是在讲国际政治是会消失的,即摩根索的理论理解有前景和目的,而这一前景与理想主义者没有区别:“现实主义者立场丝毫不影响下述看法:当前政治世界划分为民族国家的状况,将会由性质截然不同的,更加与当代世界的技术潜力和道德规范相一致的更大单位所取代。在如何改造当代世界这个最重要的问题上,现实主义学派与其他思想学派分道扬镳了。”(16)他的愿景本质上是“永久和平(permanent peace)”,在本文之后的分析中会越来越明显。(17)

  第四,政治现实主义者意识到政治行动的道德重要性,同时,不能抹杀道德要求与成功的政治行动之间的紧张。在现实主义者看来,不能通过使得政治事实仿佛比实际情况更为道德上令人满意,也不能通过使得道德律令仿佛比实际上的要求不那么严苛,以这两种方式模糊道德议题和政治议题。第四原则讲的是各国都必须受道德制约,但政治道德比较微妙。也即,尽管无法以普遍的形态应用于各国行动,“普遍道德原则必然渗透到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的情况中”。(18)

  第四原则和第五原则需要结合起来看,它们分别强调两个相对应的方面:第四原则重点强调各国必然受道德制约,第五原则则是强调道德不能过度甚至普遍化。

  第五,政治现实主义认为,决不能把某个特定国家的道德抱负等同于(identify)支配整个宇宙的道德律令。摩根索非常清晰地点明了第五原则与第四原则的关系:“懂得各国都受道德律令的制约是一回事,而要装做确定无疑地懂得国家之间关系中的善与恶,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19)显然,第五原则承接之前的第四原则,讲的是各国不能“道德过界(moral excess)”。(20)

  第六,政治现实主义认为,人性是复杂的,从不同的透镜中可以看到不同的人,比如伦理人、经济人、宗教人、政治人等,不能否认人性的多元。但政治现实主义者认为要在理论上理解其中的一个方面(比如政治人),需要将其他方面剔除,才能形成一门独立的不同于其他学科的理论。这里要注意,摩根索眼中的政治现实主义者不认同人性恶,而认为人性多元。这种人性多元为其全书的第二个目的——“求和平”——埋下诸多伏笔。这一原则讲国际政治理论的独特性和可能性。

  这才是所谓的现实主义六原则之真正全部意义和内涵。当然,这六原则在第一版中并未明确提出,就全书而言它仅有作为前提的重要意义。笔者认为,相对于全书的真正内容,六原则无甚重要性可言。仅仅是出于防止误解和不乐意去费时系统讨论现实主义的基本哲学,摩根索挑出并在之后的版本中加入了这“经常被人误解的现实主义六大原则”。(21)实际上,在没有这六原则的《国家间政治》第一版中,摩根索的理论思想已然完整清晰,而这一直持续到最新的第七版。就全书内容而言,1948年版本已然完整,六原则仅仅是一个或许必要的补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