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哲社讲话发表三周年 >> 张炯
增强文化自信,推进中国文学学术繁荣
2019年05月27日 11: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阐明关系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系列重大问题,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和道路,也为我们增强文化自信,推进中国当代文学学术的繁荣指明了方向和道路。

  文学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学作品由于反映社会历史生活,表现人们的思想、情感和愿望,以生动的艺术形象诉之人们的审美需求,吸引人们广泛阅读,成为传播文化的最有力的传媒。文学不但表现民族的灵魂,也铸造和净化民族的灵魂,不断促进人类精神文明的进步,今天,它仍然在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中起着无可代替的作用。对于文化的自信,就包含对文学的自信。

  我国是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我们的先人创造了丰富而灿烂的文学遗产,它已成为人类共有的文化瑰宝。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历程中,我们的当代文学也日益走向繁荣,产生了许多具有世界性影响的作家和作品。当代中国文学发展的规模的庞大,也引起世界的瞩目。最近几年,我国每年创作的长篇小说已达五千多部,等于新文学最初三十年长篇小说创作量的两倍半。各级作家协会的会员超过10万人。据《文艺报》报道,我国网络文学的写手达1300万人之多。因而,文学学术既要选择和发展科学的文学理论,回顾和总结文学发展的历史,还要大力促进当代文学进一步的繁荣。文学理论、文学史和文学批评成为文学学术的基本方面。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我国文学产生划时代的变革,不仅产生了白话写作和平民化的新文学,也开始出现以马克思主义观点研究文学的新趋向。鲁迅、郭沫若、茅盾、郑振铎等先辈都为此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习近平关于文艺问题的多次讲话,构成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两个里程碑。建国后,马克思主义成为指导我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同样也成为文学创作和文学研究的指导思想。七十年来,中国当代文学学术研究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上有很大的发展。前三十年毛泽东文艺思想得到广泛传播,文艺理论界出版了以蔡仪主编的《文学概论》和叶以群主编的《文学基本原理》为代表一批著作;文学史界也产生中国科学院文学所以余冠英、钱钟书牵头编写的三卷本《中国文学史》和北京大学以游国恩等主编的四卷本《中国文学史》为代表一批著作。在茅盾、周扬、何其芳等前辈理论批评家的带动下,文学批评界也涌现大批有价值的论著。近四十年,由于改革开放和中西文化又一次大规模撞击,由于社会主义建设的迅速发展,由于国家对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重视和大量投入,当代文学学术的发展更引人触目。研究领域被大大拓广,研究视角和方法也有新的引进,综合研究、跨学科研究和文学分类研究也都进展明显,以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为主导的多层面、多视角、多方法的研究格局已经形成,各方面出版的新著达上万种。其中,文学理论方面加强了对文学本质规律的研究和探讨,出现了元文艺学、文艺美学、古典文艺学、比较文艺学以及文艺心理学、文艺社会学、文艺语言学、文艺人类学、社会主义文艺学等新著,还出版了诗歌理论、小说理论、散文理论、戏剧理论等专著。童庆炳主编的《文学理论教程》、陆贵山等主编的《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概论》、钱中文的《文学发展论》、杜书瀛的《文艺美学》等都代表这时期有较大影响的文艺理论著作。中央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建设工程还集中大批专家推出《文学理论》一书,体现对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中国化的新的努力。文学史界我院文学所和少数民族文学所联合推出12卷本《中国文学通史》,首次贯通古今,将中华各民族和港澳台地区的文学都纳入史著,其他如北京大学袁行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复旦大学章培恒等主编的《中国文学史》也都是这时期有影响的著作。此外还出版了《中国诗歌通史》《中国戏剧史》《中国散文史》《中国儿童文学史》《中国文学批评史》以及不同民族的文学史和地域性的文学史与中外比较文学史等著作。文学批评领域涌现了多代批评家,除马克思主义的文学批评外,还出现了心理分析批评、印象主义批评、结构主义和解构主义批评等多种视角的批评。新出版文学评论集也不下千种。

  当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我们仍存在许多不足。既存在对马克思主义不够重视,出现标签化、边缘化乃至失语、失声的现象,也存在研究成果有数量而少质量,高水平的著作比较少。习近平总书记说:“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战略还不十分明确,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建设水平总体不高,学术原创能力还不强;哲学社会科学训练培养教育体系不健全,学术评价体系不够科学,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还不完善;人才队伍总体素质亟待提高,学风方面问题还比较突出,等等。”他还提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以及要加强继承性、民族性、原创性、时代性、系统性、专业性等要求。对照起来,中国当代文学学术同样差距很大。需要我们今后做出艰巨的努力。我以为,第一,我们要坚定不移地更全面更深入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特别是要全面深入地学习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包括他关于社会科学和文艺问题的多次讲话,以此作为我们研究当代文学学术的指南和主心骨。第二,要加强学术规划。既着眼全球和人类的未来,也着眼理论、理念的突破,重视长项的发挥、短板的弥补,兼顾学术热点和冷门,全面规划文学学科体系的建设。第三,重视人才队伍的培养和充实。中国社会科学院作为国家队,要求应该更高,队伍应该更强大。

  面对世界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文化多元化、信息数字化的新局面,迎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我们深感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使命的重大。我个人已离休多年,进入耄耋高龄,许多实际情况已不大了解,也做不了多少工作,但我愿意发扬老骥伏枥的精神,追随年轻的同志们,为实现习近平总书记讲话的殷殷嘱咐,继续在学术研究领域尽一点绵薄之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张炯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6.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