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 >> 哲学
转基因技术的伦理分析——基于生物完整性的视角
2018年12月17日 19:2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肖显静 字号
所属学科:哲学关键词:转基因;伦理评价;生物个体;多样性

内容摘要:本文对转基因技术的伦理评价,主要是就动物而言的,一旦具体讨论涉及人类自身而言,会更为严苛。

关键词:转基因;伦理评价;生物个体;多样性

作者简介:

  转基因技术在研究和应用过程中涉及各种伦理问题,受到国内外学界的广泛关注。比如,格雷戈罗维乌斯等人认为,与转基因技术伦理评价相关的主题有三类:第一类是对基因修饰作物利用后果的道德关注,包括一般性的生态和风险关注,如风险评价、风险管理与风险感知,科学和不确定性,可持续发展等;第二类是对基因修饰行为中的道德关注,涉及转基因技术的操作和过程自身,包括多个方面,如对自然价值的关注,对生物实体价值的关注,与自然的秩序、自主性,以及生物个体、物种、生态系统和群落等的内在价值、目的、尊严、完整性等有关;第三类是对行为者(与基因修饰作物应用相关的人物)的道德关注,包括与风险处理的美德以及与基因修饰作物应用相关的美德,涉及信任、责任、正义、人性、智慧、关怀等。

  由此可见,国外对转基因技术应用后果的伦理评价研究最多,而对转基因技术操作对象和过程本身的伦理评价研究,以及对转基因技术研究和应用中涉及人的美德伦理评价研究,则相对较少;国内对第一类伦理主题的研究较多,对第二类伦理主题的研究几乎未见,对第三类伦理主题的研究较少。在这种情况下,本文研究主要集中在第二类伦理主题上。该类主题分为多个子主题,如转基因技术对生物内在价值、目的性、完整性损害的伦理评价等。本文仅对“转基因技术生物完整性损害”进行伦理评价。对于转基因技术的伦理分析,重在基于人类更好地生存与发展的目的去探究转基因技术的使用,充分认识技术所带来的风险及其不确定性。通过维护生物的完整性,去保持自然界中生物物种以及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完整性,并最终有利于人类繁荣。

  在笔者看来,不同种类的“生物完整性”概念在用于伦理地评价转基因技术时,地位和作用不一样。对于生物个体,通过生物基因的完整性来伦理地评价乃至拒斥转基因技术,一般要比通过生物肉体的和精神的完整性、生物表现型的完整性来伦理地评价乃至拒斥转基因技术,更加深刻、合理、有效和必要,适用对象和范围也更加普遍。这样一来,维护生物个体“基因的完整性”是重要的。对于生物物种,通过生物“物种完整性”来伦理地评价转基因技术,乃至伦理拒斥“异源转基因技术”和“基因内修饰技术”,一般要比通过生物个体“基因完整性”来伦理地评价乃至拒斥转基因技术,更加深刻、合理、有效和必要,因为对转基因技术的最大以及最普遍的伦理拒斥,就是对转基因技术打破物种“生殖隔离” (“物种完整性”的损害)的责难。就此而言,维护生物“物种完整性”是最重要的。

  考察转基因技术对“生物完整性”的损害,潜在地、深刻地、根本地体现在对“生物个体‘基因完整性’的损害”以及“物种完整性的损害”上,显在地、表观地体现在对动物肉体的和精神的完整性、以及表现型的完整性的损害上。生物个体或物种的基因或基因组都是可以改变的,不能改变的是生物个体基因型的完整性以及物种成员共有的DNA结构的完整性。这种完整性才是它们是其所是的根本,也是我们必须加以维护而不能损害的。否则,不仅会损害生物个体,而且还会损害那些与地区性自然生境相对应的生物物种的组成、多样性和功能等,是伦理上不允许的。就此,沃斯滕博斯所言“在生物技术中,动物个体和物种的基因完整性是最核心的”,有一定道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根据生物肉体的完整性和精神的完整性以及生物表现型的完整性来伦理地评价转基因技术没有意义。事实上,这种伦理评价要比根据生物“基因完整性”或者“物种完整性”伦理评价转基因技术,更加直观和具体,由此也可以具体说明这种损害究竟有多大。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类型的转基因技术对各种“生物完整性”的损害不同,被用来进行伦理评价的环境伦理学准则不同,受到伦理的拒斥也不同。“异源转基因技术”不仅损害了生物个体完整性,还损害了生物物种的完整性,与“动物解放论”、“动物权利论”、“生物中心论”以及“物种本质论”相违背,可以通过这四个方面的环境伦理准则来评价,因此,受到更多的伦理拒斥;“同源转基因技术”一定程度上对“基因完整性”和“物种完整性”的损害较小,与“生物中心论”以及“物种本质论”相一致,鉴此,相对于“异源转基因技术”,发展“同源转基因技术”能够维护生物“基因完整性”和“物种完整性”,应该得到更多的伦理支持;“基因内修饰技术”既可能维护了“基因完整性”和“物种完整性”,也可能损害了它们,既可以受到伦理辩护,也可以受到伦理拒斥,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于“基因编辑技术”,应该给予特别关注。因为相对于传统的转基因技术,它对基因的“编辑”的针对性、精确性、便捷性以及强度都增大了,对生物个体“基因完整性”和生物“物种完整性”的损害有可能更大,而且这样的损害有可能永久地世代相传下去,因此会受到更多、更强的伦理拒斥。不过,如前文所述,相反的情况也可能存在,此时,它就受到更多的伦理支持。

  在对转基因技术进行伦理评价时,也有一个是采用“功利论”还是采用“道义论”的问题,对此,应视情况而定。当应用“生物肉体和精神的完整性”、“表现型的完整性”概念来对转基因技术进行伦理评价时,更多的是基于功利论——“动物解放论”,因为无论肉体还是精神的完整性损害都要通过后果来衡量;当运用“基因完整性”、“物种完整性”概念来对转基因技术进行伦理评价时,更多的是基于“道义论”,因为维护“生物基因的完整性”或者“物种完整性”的不受损害,就是基于生物个体以及物种的内在结构或本质,以实现生物或物种自身的“内在价值”。当然,上述“功利论”与“道义论”的使用不是孤立的,两者可以交叉补充使用。

  不仅如此,伦理地评价转基因技术“生物完整性”损害,除了考虑“非人类中心主义环境伦理学”,还要考虑“人类中心主义的环境伦理学”,即考虑到转基因技术对人类的影响或者对人类的价值。据此,相关伦理评价的结论将会发生变化。一般而言,单纯基于人类利益的转基因技术,对“生物完整性”有更多的损害,也受到更多的伦理拒斥;单纯出于动物利益的转基因技术,一般有助于“生物完整性”的维护,会得到更多的伦理支持;同时兼顾到人类利益和“生物完整性”的转基因技术,一般不会受到伦理责难。需要说明的是,笔者所采用的环境伦理学的相关思想或学说本身也不是绝对的,是可以质疑和发展的。另外,本文对转基因技术的伦理评价,主要是就动物而言的,一旦具体讨论涉及人类自身而言,则所采用的伦理原则、伦理的分析框架以及所获得的相应的伦理结论,会更为严苛,对此应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6期,莫斌/摘)

作者简介

姓名:肖显静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QQ截图20181217221147.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