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 >> 国际关系
国家双边关系的定量衡量
2018年12月17日 21: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阎学通 周方银 字号
所属学科:国际关系关键词:国家双边关系;定量;衡量;事件数据

内容摘要:定量分析国家关系的基础是定量衡量国家的双边关系,如何科学地定量衡量双边关系是一个学术难题。

关键词:国家双边关系;定量;衡量;事件数据

作者简介:

   随着学科的不断发展,国际关系研究从研究国家关系的性质变化逐渐走向研究国家关系的程度变化,从定性分析走向定量分析。定量分析国家关系的基础是定量衡量国家的双边关系,如何科学地定量衡量双边关系是一个学术难题。

  国家间关系由国家间的事件表现出来,因此事件数据分析成为定量衡量双边关系的基本方法。事件数据分析法把复杂的政治行为分解为一系列的构成单元并对它们进行赋值。国际关系的定量研究,就是把行为体的互动行为进行数值编码后进行分析。事件数据的统计过程有四个步骤:确定事件消息的来源;建立或选择一个编码系统;按照该编码系统对事件进行赋值;计算赋值结果并进行分析。

  事件数据分析的核心,是如何把双边关系中的事件转化为可以定量处理的数值。赋值的原则是,在“冲突—合作”维度上对不同事件赋予不同的数值,但不同赋值系统的具体赋值标准不同。戈尔德施泰因的赋值方法通过分值变化表现军事冲突的某些规律,有助于观察具体冲突的特征,特别有助于对冲突周期和冲突前期特征的认识,所以经常被用于中东问题研究。不过这种赋值方法并不能表现双边关系友好或敌对的程度。

  中国学者李少军在2002年对中美关系做过定量分析,他根据公开文献提供的信息,将中美互动的事件转化为具体数值,然后根据数值和图形分析中美关系的变化特征。其所建立的“冲突—合作模型”,认为中美关系是冲突与合作的连续体,冲突与合作之间可以连续过渡。根据这个“冲突—合作模型”,他建立了一个评估体系,并按照这一评估体系对事件赋值。这项研究存在一个问题,即把国家互动事件的分值当作双边关系好坏程度的分值,因此其衡量结果并不能反映双边关系的性质和好坏程度。事实上,国家间的互动事件是在双边关系历史的基础上决定双边关系变化的方向和程度的,事件分值衡量不能等于关系分值衡量。

  要有效衡量国家双边关系友好或敌对的程度,核心问题是解决从事件赋值向关系赋值的转化。我们的基本设想是,双边关系由众多事件组成,这些事件随着时间形成了一个“事件流”,对双边关系的衡量需要在事件累积和流动两个维度上同时进行衡量。对事件影响力进行累积是衡量的起点,测量事件影响力随时间流动的变化是衡量的过程,双边关系现状是衡量的终点。为此,我们设计了定量衡量双边关系的流程:环节(1)是对数据来源进行选择;环节(2)是将数据来源中与我们研究对象和研究范围有关的事件进行筛选和归类;环节(3)是在“冲突—合作”这一维度上, 根据对双边关系影响力的大小将已发生事件转换成一维的事件分值;环节(4)是把事件分值进一步转换成对双边关系的影响值;环节(5)是把由事件导致的双边关系的变化值叠加在上个月双边关系的分值上,得到当月的双边关系分值。

  用数值表示双边关系的好坏程度要设定两国关系变化的度量范围。设定此类衡量标准要符合方便性和有用性原则,因此我们设定双边关系变化的分值范围为-9到9,其中,-9代表两国关系最恶劣的情形,9代表两国关系最友好的情形,这是两种极限情况。两者的中值为0,它表示两国关系处于绝对的非敌非友状态,两个毫无关系的国家之间的关系可视为这种状态,或是双边关系中的合作与冲突是绝对地各占50 %的情况。双边关系在极端敌对或友好的状态下受事件影响的敏感性弱,在绝对非敌非友状态下受事件影响的敏感性强。在进行数值衡量时表现为,双边关系的分值越接近0,事件使双边关系分值变化的范围越大,而双边关系分值越接近9或-9时,事件使双边关系分值变化的范围越小。

  为了避免赋值的随意性,设定一个确定的事件分值表来保证赋值的一致性。事件分值表坚持完整性和排他性两个原则,根据经验确定,在确定以后不再改变,从而避免赋值的主观性和随意性。除此之外,事件对双边关系分值的影响力取决于本月两国关系中的事件和两国关系上月的分值这两个变量。两国关系的本月分值等于两国关系的上月分值加上由事件引起的本月两国关系的变化值。

  为检验所设定分值表对事件赋值的合理性,我们采用两种事件分值表对比的方法,来观察不同事件分值对双边关系的影响力。实际使用的事件分值表依据事件的重要性进行赋值,在检验时我们又设计了一个按事件个数赋值的分值表,这个分值表将正面事件一律赋值为1,负面事件一律赋值为 -1,这样只区分事件对双边关系变化方向的影响,而不区分其对变化程度的影响,这个赋值表为简化分值表。对实际事件分值和简化事件分值这两个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表明实际事件分值与简化事件分值的相关性很强。这说明,即使使用简单的简化分值表,也能够得到有意义的结果,更何况我们实际采用的分值表对事件的赋值是更精细的,提高了对事件重要性赋值的准确度。这意味着所采用的这个分值表可以满足定量分析需要。

  衡量两国关系当前分值的一个难题是初始值无穷逆推,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是,对过去某个时间的双边关系做多个任意赋值,然后从这些不同分值出发计算当前分值,经连续时间的统计计算,观察它们各自结果之间有多大差别。如果差别依旧,则说明这种计算初始值的方法无法解决初始值不准确的问题,如果汇集于一点,则说明使用这种计算方法是有效的。为此,我们对1998年12月的中美关系做不同的赋值,让它们分别从9至-9的七个不同的初始分值出发,观察其至2003年底的结果。最终表明,随着时间的延长,从不同分值起点出发的中美关系的每月分值呈现向狭窄范围汇聚的趋势,后来,它们汇聚到同一个点。特别是对于极端情况,数据也能够较快地收敛,这意味着使用本文设计的双边关系衡量方法,即使对过去两国关系初始值的赋值有较大的误差,也能将其纠正到与双边关系实际情况相符的点上来。由于这种计算方法对初始值的统计是以以往若干年的“事件流”为基础,因此较长时期的连续统计计算结果,实际上是对“事件流”的浓缩反映,因此能消除较早初始值误差,保证当前初始值(上月分值)的准确性。

  为了检验我们设计的双边关系衡量方法是否可以客观反映实际的双边关系,我们需要用经验事实为依据来进行检验。首先,我们让两个不同的双边关系从相同初始值出发,然后进行连续统计计算,观察两个双边关系的不同“事件流”是否能够使它们产生差别,而且这种差别是否与我们所了解的客观历史事实相一致。与客观历史事实一致,则说明这套双边关系定量衡量方法有效,否则无效。

  以中美关系和中俄关系为例进行检验,视1998年12月为初始点,为不失一般性,设这两个双边关系的初始分值都为0。然后,根据前述衡量流程对这两个双边关系的分值进行逐月计算,1999年1月中美关系和中俄关系从相同的初始值出发,但演进路线很快分岔,中俄关系明显好于中美关系,而且这种差距有相当的稳定性。这非常符合冷战后中俄关系和中美关系客观实际情况,这说明用“事件流”定量衡量双边关系是可以反映客观情况的。同时,用这种衡量方法得到的双边关系当前值,能较多地包括双边关系中的新近事件信息,能较充分反映当前双边关系的实际状态。

  设计定量衡量双边关系方法,最根本的目的是为研究双边关系提供一个新的工具,从而使研究人员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双边关系,得出更加符合客观实际情况的判断。

  通过定量衡量不同的双边关系,可以观察双边关系在不同敌对或友好的水平上的变化敏感性。定性分析方法可以识别双边关系中的重大变化,但难以判断细微变化的程度。依据定量分析方法,研究人员可以比较两个双边关系的差别。人们根据主观经验无法判断的细微变化,通过定量分析进行比较,可以使研究人员更敏锐地把握到它们的变化趋势。还有,通过定量衡量方法,发现双边关系变化特征,并认识其时间特性,可以设计政策减小一年内双边关系的起伏程度,给我们提供更多的外交政策启示,对于更好地处理双边关系很有意义。

  在研究双边关系定量衡量方法的过程中,不断运用衡量后的结果作为我们定量预测中美、中俄、中日、中印、中法五个双边关系变化的基础。从衡量这五个双边关系变化的结果中总结预测经验,并用衡量结果检验我们预测的准确程度。除此之外,这种方法对于定性的预测也可以起到检验的作用,解决对预测准确程度衡量标准不一的问题。对双边关系的定量预测, 用这一方法检验就更加客观。

  将事件分值转化成为关系分值的系统方法,克服了事件分值等同于国家关系分值所产生的分值与实际情况不符的缺陷。固定的赋值表和分值计算方法使衡量结果有了客观标准。笔者希望通过公开事件信息来源、分值标准和计算方法,与同行共同检验这一衡量方法的合理性和可靠性,从而促进定量衡量双边关系研究的深入发展。

 

  (阎学通,1952年生,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周方银,1971年生,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关系专业博士研究生。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04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茜/摘) 

  

  

作者简介

姓名:阎学通 周方银 工作单位: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未标题-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