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的理论视野专题 >> 法学
互联网金融的法律规制 ——基于信息工具的视角
2018年12月17日 21: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 东 字号
关键词:信用风险;互联网金融;金融市场;交易;市场准入;监管;融资;信息工具;市场主体

内容摘要:在我国管制型立法格局下,互联网金融市场实际上体现为市场主体对原有法律解决信息不对称和信用风险问题的思路的规避。在市场主体对管制型立法多重监管套利的博弈中,尽管互联网金融践行金融脱媒,有可能实现市场条件下自发而有效的信息配置,但仍出现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关键词:信用风险;互联网金融;金融市场;交易;市场准入;监管;融资;信息工具;市场主体

作者简介:

  信息不对称:互联网金融法律规制的悖论

  (一)管制型立法、法律漏洞与信息不对称

  在我国管制型立法格局下,互联网金融市场实际上体现为市场主体对原有法律解决信息不对称和信用风险问题的思路的规避。在市场主体对管制型立法多重监管套利的博弈中,尽管互联网金融践行金融脱媒,有可能实现市场条件下自发而有效的信息配置,但仍出现严重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在我国金融市场实践中,管制型立法在未考虑民间借贷信息约束与证券发行信息约束及其差异的前提下,以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和擅自公开发行证券罪为民间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设定了法律红线。同时,我国现行的金融法制又存在非常多的法律空白与漏洞,无法应对互联网金融见缝插针式的监管套利。

  (二)信息不对称的缘起:信用风险约束引起的混乱

  现行立法为了剔除涉众型民间融资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金融服务产生的信用风险,更倾向于认定交易的非法性。监管主体不置可否的态度,不但给市场主体以监管套利空间,而且将信息不对称问题暂时留给了市场。在没有合适的制度约束和利益激励之下,信息优势方披露真实信息具有偶然性,其披露虚假信息的可能性更大。

  实践中,融资者和平台以信息之外的手段向投资者传递信用信号,也说明以管制型立法规制投融资主体的信用风险为始作俑者,导致互联网金融的法律规制逻辑和市场运行逻辑的混乱。用管制型立法“一刀切”的解决市场主体的信用风险问题,在民间借贷领域已捉襟见肘。

  信用风险规制之信息工具法律进路

  (一)金融的本质问题:信息与信用风险

  金融交易是信用交易,其核心是金钱的时间价值。金融市场是与风险相互依存的,信用风险是金融市场的首要问题。金融市场的作用,就是允许附着风险与收益的金融资产在不同交易主体之间流转。在以债权、股权和衍生品等交易为主要内容的金融市场中,信用交易的主要风险是交易主体因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

  互联网金融创新发挥了以利用市场主体间融通资金的信用风险来优化资源配置的金融功能。因而,降低了信用交易的门槛、促进了竞争与金融包容,也促进一个以集成信息为基础设施、以直接融资模式为主体的金融市场的出现,不仅开创了一种新的、高度竞争与便捷的信用交易模式,也印证了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与信用风险的关系。

  (二)信息工具:信用风险规制的内生逻辑

  我国互联网金融信息不对称与信用风险问题的解决,应遵循与其问题实质相匹配的独特范式,即在以信用风险为介质的不完全竞争市场中,内化信息不对称成本,以资产定价模型的逻辑过程为参照,通过信用风险定价,实现从信用风险到信息的转化,进而将信息与信用风险问题,内置于以完全信息市场为依托的风险—收益逻辑中。该范式也与交易实践相吻合。

  要发挥互联网金融降低交易成本、提高金融效率、促进和实现金融功能的优势,需要建立以信息工具为核心规制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的法律进路,即在一个规范市场准入、明确市场主体法律地位和促进竞争的市场环境的构建中,发挥大数据、征信体系、投资者保护规范和互联网金融融合型监管规范的信息披露、信用风险预警及系统性风险防范功能。

  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规制——以信息工具为核心

  (一)完善市场准入机制

  在完善互联网金融市场准入制度方面,应根据P2P平台、股权众筹门户或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法律地位,确立这些平台的市场准入机制。注册资本金是建立市场准入机制、防范信用风险的首要内容。

  纯信息中介P2P应建立平台技术审核和信息审核标准,可由工信部对平台及其技术和信息处理能力进行实质审核,并由证监会明晰平台线上审核信息类型,逐步去资金池和担保。股权众筹作为公众小额集资体系,其准入应秉承便利融资、促进竞争及保护投资者的原则。从降低支付清算市场因不完全竞争而增加的交易成本和损失的消费者福利的角度,立法应把第三方支付机构认定为独立于电子商务商户和银行、并为商户和消费者提供支付服务的机构。

  (二)信息工具:大数据、信用风险预警及信息披露

  互联网金融大数据系统是交易型征信体系,应以商业机构建立和运用大数据为主,把互联网平台和线下调查数据、利用云计算等数据挖掘技术可分析的客户资信、供应链、成本效益和经营风险等信息以及客户信用评估等,都纳入互联网金融企业和个人信用征信体系内。

  同时,P2P、股权众筹和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风险资本金、债权风险备付金或股权风险预警系统,又通过这些机构的市场准入和内控规范与融资者和平台的法律责任结合起来,进而把信用风险定价及其信息披露制度,转换为融资者与平台的法律责任。

  (三)投资者保护及融合型规制体系构建

  投资者分类和保护制度,是信息工具发挥作用的主观条件。以信息工具为核心的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规制,是在金融本质即信息与信用风险关系问题中,在金融功能得以实现的竞争型市场中,以大数据信息系统为依托、以信用风险定价机制为内核、以投资者分类与保护为保障的机制。该机制通过风险资本设置、风险保障金提取、风险缓冲区间引入和信用风险预警系统,体现了风险监管的思路,也回应了互联网金融对金融分业监管的挑战。

  信用风险于互联网金融交易具有基础性意义,但互联网金融的风险远不止信用风险一个层次。法律是金融交易的制度根基,需要对这个以信用风险为基础、不断上升和扩大的风险螺旋进行层层解构,而这又将是一个金融市场全面法治建设的系统性工程,亦是金融法理论深入发展的契机。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原文发表于《中国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赵磊 王博 摘)

作者简介

姓名:杨 东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