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寄语 哲学篇
  • 赵汀阳:在审慎乐观中等待未来

    如以古代的“治与乱”观察模型来看,今天世界属于群雄并立的“乱世”,在秩序上难以达成共识。秩序的未定状态恐怕要持续一段时间。国际博弈的僵局在去年,在今年,估计在明年都是个热门话题,但正在发生的一些“世界性”的变化可能比“国际性”的对峙更具深远意义或影响,比如夸大其词但仍然非同小可的“元宇宙”,还有人工智能、量子技术、基因技术以及可控核聚变等等。高端技术在未来的成功(我判断迟早会成功)并不能完全解决人类社会的各种难题,但很可能会系统性地改变人类的问题或产生新一代问题。正如维特根斯坦发现的,许多问题的解决并非找到了答案,而是那些问题在新条件下“消失了”。[详情]

  • 李景林:奠基于文化生命原点的再出发

    今人所谓的“轴心时代”,即本原于对此“文明与自然的交汇点”之反思。它是一个标志人类进入理性化地了解自身及其周围世界,并规定了各系不同文明发展方向的时代。作为人类对自身存在之“哲学突破”意义的原初自觉,各系文明在此时代所产生的原始经典或“圣经”,亦以一种理性定型化的方式保有着其“自然”的内涵或精神生命的整全性,成为各系文明不断回溯以获得其原创性的天府义海或“生命原点”。   《论语·述而》:“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道家倡导复归自然,儒家则“信而好古”,并主张“复古”。   就文化整体而言,这个“生命的原点”,也就是轴心时代所形成的原始经典或“圣经”及其生命自然的精神蕴涵。[详情]

  • 孙正聿:用理论思维撰写《当代中国哲学》

    理论思维是以理论把握现实、引领实践、推进文明的思维方式和思想力量,是照亮学术研究的“普照光”,也是撰写《当代中国哲学》的“活的灵魂”。用理论思维撰写《当代中国哲学》,就需要发现和提出时代性问题的理论洞察力、总结和提炼时代性问题的理论概括力、阐释和论证时代性问题的理论思辨力、回答和解决时代性问题的理论思想力。这就要求我们,以扎实的文献积累“得道于心”,以深刻的思想积累“发明于心”,以厚重的生活积累“活化于心”,以“做真善美的追求者和传播者”的使命意识,真正把《当代中国哲学》撰写成一部“著作等心”的学术著作。 [详情]

  • 赵敦华:德国哲学的中国经验

    中国人为何“热衷”德国哲学,这一提问方式隐含价值判断,“热衷”有“偏爱”甚至或“盲从”的意思。德国哲学体大精深,大哲学家都有自己的体系,每个体系都有自己的逻辑,接受了这个逻辑,体系内的一切经验现象都可以得到解释,一切原理都可以得到证明,对学习者有极大吸引力。如果把德国哲学的某一逻辑当作思维定势,必然沉溺在特定体系中不能自拔,不能适应经验世界的变化,特别难以处理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详情]

  • 万俊人:伦理学的挑战与从容

    元复始,万象更新。2022年的新春钟声即将敲响,如同所有准备辞旧迎新的人们一样,中国伦理学人又要开始新一轮春秋笔画了。回首即将过去的一年,伦理学在中国或在世界虽不乏善功,却多有未逮。她的话语似乎很少也很难进入——更遑论融入——诸如“元宇宙”、网络信息、基因编辑、AI智能人……的科技伦理讨论和诸如生态伦理、人口伦理等前沿应用伦理学的主流话语;而在国家“精准扶贫”、“共同富裕”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和国际阿富汗“停战”、“撤军”、中美紧张冲突、世界“人权”争论等重大时代性探究与对话中,她的理论和论理方式也似乎没有显示应有——更难言足够——的思想力量。 面对未来,中国伦理学首先应该是具有作为时代精神气质的文化价值与道义理想的表征。[详情]

  • 江怡:以未来者的眼光审视这个时代

    面对时代格局的大变化,哲学家们需要以未来者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个特殊时代的变化。首先,对人类未来的研究将成为哲学研究的重要内容,这种研究不仅是从当代科学技术的最新成就出发,而且是以未来者的视野反思当下科技革命为社会进步和社会发展带来的深刻变化及其限度,尤其是要重新确立人类在宇宙中的存在形象。“异次元”、“黑客帝国”、“元宇宙”等也不再是某些科学幻想中的时髦术语,而成为人类必须面对的生活现实。其次,从人类整体出发去思考人类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将成为哲学家们必须追问的重要话题,意义和价值问题将成为哲学研究的核心。再次,伦理和道德将成为哲学家们特别关注的研究热点,社会关系的重建将成为哲学研究的核心内容。如何建构一种社会关系,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问题。[详情]

  • 王路:辞旧迎新话逻辑

    国内哲学家常常批评逻辑有局限性,只研究形式,不研究内容,解决不了哲学的根本问题,尤其是解决不了现实的重大的社会问题。但是他们一般都承认逻辑很重要。批评逻辑者多与自身研究相关:他们不懂逻辑,对逻辑的重要性没有切身的感受,却依然著书立说,甚至成为名家。他们承认逻辑重要大概出于一种常识性的认识:人是理性动物,不讲逻辑是不对的,也是不行的。若不是碍于这一点,逻辑的重要性其实本来也是不会说的。所以,不懂逻辑,并不妨碍人们说逻辑重要,也不妨碍人们批评逻辑有局限性。   我希望哲学家们对逻辑不要有压力,不懂逻辑也不必焦虑。最简单的办法是学习,通过学习获得关于逻辑的认识,并进而认识逻辑对哲学的必要性,由此真正认识到逻辑的重要性。 [详情]

  • 张学智:中国哲学要有更多“哲学”味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文化自信大为增强,走向世界的步伐加快,与域外文化的融合会通更加深入、多元。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各方面都蓄势待发,通过创新焕发创造活力的时代。在新时代,中国哲学的发展,一是要突出哲学性。二是要杜绝狭隘民族主义。中国文化在大步走向世界中,其优长逐渐彰显。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自我封限。[详情]

  • 姚新中:2022年伦理学展望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面临的根本问题必然具有着深刻的伦理性:如何审视我们自己?我们愿意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希望活动于一个怎样的世界?千百年来这些问题总是在历史的关节点上一次又一次地提出,但在今天它们无论在力度上还是在深度上都要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复杂也更为紧迫。时代问题呼唤时代伦理,更呼唤着新的时代精神。为了回答这些问题,规范伦理学必将会在内外两个维度中展开自己,在新的境遇、新的语境中寻求实现新的突破,展现价值领域中的导向和引领作用。伦理学的内外维度归根结底是一个维度,是人类对美好生活充满激情和希望的探索、追求和实践。[详情]

  • 梁树发:2022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两大主题

    从“中国与世界”维度思考,能够成为2022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主题的,一定包括人类文明新形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两个问题。 文明进步是世界历史现象。人类文明新形态是当代中国的现实,是世界发展道路选择,是国家、民族发展的期望。《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在“党的百年奋斗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部分来谈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意义,给予我们深刻启示:不仅要把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意义提到世界历史进程高度来认识,而且要把关于其本质的认识提到世界历史高度,从而能够以更加开放的态度认识人类文明新形态。[详情]

点击添加资源
 
编辑:李秀伟 设计:朱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