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论坛 | 人文社区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网站地图
2017年12月07日 10: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殿仁
李殿仁:习近平强军思想的丰富内涵和重大意义

  党的十九大擘画中国未来,影响世界走势,举世瞩目,影响深远。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共十九大是“改变全球局势的大事”;新加坡《联合早报》说它将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未来走向。十九大报告推出了民族复兴的大方略、时间表、路线图,指明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进方向,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经典之作。报告阐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次飞跃,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又一个里程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

  作为一名老兵,我想从国防和军队建设的角度,谈谈对报告军事部分的认识和体会。很显然,习近平强军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马克思主义军事思想的丰富和发展,是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必须长期坚持的根本指导思想。

  习近平强军思想不是凭空产生的,是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非凡奋斗历程中产生的。它深刻体现着历史逻辑与现实逻辑的高度统一,理论逻辑与实践逻辑的高度统一。经过五年的“历史性变革”,国防和军队改革取得历史性突破,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新格局,人民军队组织架构和力量体系实现革命性、系统性的重塑重构重建,可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国防和军队建设豪迈地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要建设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怎样建设军队,引发世人关注。报告明确地提出了国防和军队发展的战略部署:二○二○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力争到二○三五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从时间节点上,我们不难看出,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局中,强军梦与强国梦相统一,富国与强军相统一,军队现代化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统一,扭转了军队改革落后于地方,国防和军队建设与我国大国地位不相适应的局面。

  如何以习近平强军思想统领国防和军队?我认为,最根本的是要做到“三个坚持”。

  一、坚持政治建军,永葆人民军队本色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要坚持的14条方略中,第一条就是“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这理所当然包括了党领导军队的原则。特别是又专门写了第十一条“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并作了全面深刻阐述。这既是对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根本原则的重申和强调,又把它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的高度,提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最大优势的高度,深刻回答了建设一支什么样的一流军队,怎样建设一流军队的根本问题。

  政党和军队的关系如何?是由党的性质、军队的性质和本国国情决定的。不同的党情、国情和军情,必然会派生出不同的党军关系。我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我军是人民军队,我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所以要始终坚持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我党的建军之本、立军之魂,也是我军区别于世界上其他军队最根本的标志。

  从1927年9月“三湾改编”确立支部建在连上,到1929年的“古田会议”提出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我军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基本定型了。经过艰难困苦的考验,血与火的洗礼,听党指挥成为我军最大的政治优势和克敌制胜的法宝,成为取得革命最终胜利的“定海神针”。只要军队有了党的领导这个军魂,把握了党指挥枪的原则,部队就“跑不了”“散不了”,阴谋家“反不了”“改变不了”。张国焘和林彪的例子就很典型,他们变节叛逃时,连一个贴身警卫员都没能带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我党开始执掌全国政权,我军自然也成为中国的国防军。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是党领导军队?还是国家领导军队?如何处理二者关系?这是必须回答的根本原则问题。我党既坚持党指挥枪原则,又及时把军队纳入国家体制,把二者有机统一起来,逐步探索创造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基本军事制度和最高军事领导制度。1982年12月,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了中央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1989年11月邓小平同志在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时语重心长地指出:“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 由此产生了军队的“四个忠于”:军队始终要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由此可见,我们这支军队首先是党的军队,把忠于党排在“四个忠于”之首。1993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为标志,最终形成了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军委主席负责制。此后,这项制度一直延续至今,不断充实完善。

  军委主席负责制是我党从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政治设计和制度安排,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最高实现形式。只有坚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才能确保枪杆子永远掌握在可靠的人手中,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人民军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听党指挥,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绝不能打出自己的旗帜,绝不能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当前,最根本的是要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官兵头脑,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做到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近平同志指挥。军委主席负责制,是全面负责,涵盖国防和军队建设各个方面;是首长负责,由军委主席执掌法定的最终决定权。同时,军委主席负责制也是按照一定组织原则授权负责,这就要求人民军队的各级组织,各级指挥员要切实担负起自身的职责,完成组织赋予的各项任务,做到勇于任事,担事不避;为军进言,担险不畏;敢于负责,担责不推。我理解,这是军委主席负责制里很重要的内容,绝不能空喊口号,空洞表态。否则,事无巨细都层层往上交,一个问题出来了,谁也不拍板,谁也不决策,谁也不担当,都等着主席拍板决策,这是对军委主席负责制的曲解,也是消极怠工的表现。

  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必须积极应对意识形态领域的复杂尖锐斗争。敌对势力对我国策动“颜色革命”,最阴险最致命的一招就是搞“政治转基因”工程,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制造党军分离,从而达到“西化”、“分化”中国的目的。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更要有实际的行动,敢于向敌对势力亮剑,坚决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二、坚持战斗力标准,聚焦能打仗、打胜仗

  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是一项长期的艰巨的历史任务,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其中,军事斗争准备,是各种斗争准备中最保底、最基本的准备。而军事斗争准备中,最核心的就是军队的能力问题,即军队有没有战斗力,能不能打胜仗。能力之痛是根本之痛。近代百年屈辱史深刻表明:落后就要挨打。落后,体现在思想上、精神上、装备上、训练上等方方面面,但归根到底要体现到军队的能力上。近代以降,每每列强入侵,如入无人之境,动辄割地赔款,导致整个民族积贫积弱,这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最大的“痛点”,习近平同志称之为“剜心之痛”。能力差距是致命差距。目前,虽然我们的国防和军队建设取得巨大成就,履行新使命的能力有显著提升,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我军正处于机械化尚未完成、信息化建设加速发展、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跨越式发展的特殊阶段,与世界一流军事强国相比,与维护中国日益拓展的国家利益相比,与我们的国家安全需求相比,我们的能力还有很大差距。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站在历史和现实的交汇点上,敏锐地意识到,军队的能力对整个中华民族意味着什么,对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意味着什么,对十三亿中华儿女的命运意味着什么。因此,习近平同志对军队的能力最为关注,尖锐指出“两个不够”的问题,即“我军打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不够”。在军内一次重要会议上,习近平同志发出了“能力之问”,即“三个能不能”。他明确地说:“我想的最多的就是,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这番话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指出:“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扎实做好各战略方向军事斗争准备。”党的十九大闭幕后第二天,习近平同志主持新军委第一次常务会议,对军队高级干部提出 “必须善谋打仗、能打胜仗”的要求。11月3日,在视察军委联合作战指挥中心时,习近平同志强调要“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尽快把备战打仗能力搞上去。”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闭幕不到十天就两次视察部队并发表重要讲话,可见对军队的重视。两次讲话的关键词都是“战斗力,打胜仗”。可见能打仗打胜仗,既是新时代强军之要,又是新时代强军目标的核心。

 

责任编辑:颜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