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论坛 | 人文社区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网站地图
2017年10月18日 09:40 来源:求是网 作者:
侯惠勤:牢牢掌握马克思主义话语权

  习近平曾强调“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并指出“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权、管理权、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旁落,否则就要犯无可挽回的历史性错误。”近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又对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宣传思想工作作了全面部署。那么,为什么要将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相提并论?为什么说根本话语方式的确立是话语权的关键?当下有哪些否定马克思主义根本话语方式的现象值得关注?高校又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牢牢掌握马克思主义话语权?带着一系列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首席专家侯惠勤教授。

  记者:侯教授您好!对于习近平将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相提并论,能否谈谈您的思考与看法?

  侯惠勤:党的十八大以后,加强和改进意识形态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牢牢掌握话语权,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的建设。习近平明确提出:“在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必须一刻也不放松和削弱意识形态工作,把意识形态工作领导权和话语权牢牢掌握在手中”。[1]其中,把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和话语权相提并论,是我们特别值得思考的问题。

  意识形态本质上是阶级意识,是上升为统治思想的阶级意识。因此,只有能够形成阶级意识的阶级,才可能成为革命阶级并通过革命上升为统治阶级。这就表明,思想领导权在革命阶级获得政权前是革命的先导,是夺取政权的必要前提;而在掌握政权后则是巩固政权的保障,是建立主流意识形态的思想基础。

  思想领导权的实现路径就是话语权。话语权包括提问权、论断权、解释权和批判权等。所谓提问权,就是对于时代问题及其所涉及的重大任务的发现和追问,是历史任务的提出和阶级立场的表达,是一个政党及其领袖世界观、历史观、方法论的思维特征及具体表现。所谓论断权,就是对于时代、时代特征、时代潮流及其意义所作出的回答和判断,是为历史任务的完成所必需的理论武装制定思想依据,是一个政党及其领袖思想创造力的体现,其表达方式通常是形成独特的思想体系或理论纲领。所谓解释权,就是在完成重大历史任务过程中开展政治动员所作的理论转换,是一个政党及其领袖的思想深入社会实践和人民大众的方式,通常通过及时提出适当的“口号”以及对其的掌握、贯彻加以落实,今天,特别重要的就是要“讲好中国故事”。所谓批判权,就是对于敌对或错误思想观念进行排除,是一个政党及其领袖对于主要矛盾、主要倾向和主要危险的判断和掌握,也是其感召力、战斗力的直接检验,通常通过思想斗争的方式进行。总之,通过出题目、作判断、除干扰、解困惑等环节,掌握思想领导权,是掌握意识形态的一般方式。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的指导地位,首先要维护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权。

  通过学术话语权消解思想话语权,是今天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特点。马克思主义的学术话语权可能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建设的核心问题。从话语权的角度看,我们今天最大挑战在于,由于西方蓄意制造意识形态和学术的割裂并把马克思主义归入意识形态而导致马克思主义学术话语权的架空。在所谓“学术性”的幌子下,一些意识形态性强的学科,如文史哲、政经法、社会学和大众传媒等,出现了马克思主义不仅在学科体系中被边缘化,而且在学术话语体系中被拒斥的倾向。进一步看,马克思主义在学术话语权方面的弱小,不仅仅因为西方学术思潮的强大,还与我们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失当有关。比如,什么是哲学社会科学的学术标准和国际水平?存在着普遍的“西化”倾向。不客气地说,用马克思主义指导研究历史,比用其他方法指导,更能最大限度地接近历史的真实。尤其是讲述中国故事,概括中国经验,总结中国实践,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除了制造混乱、哗众取宠,还能有别的什么结果吗?

责任编辑:阮益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