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会议专题 >> 419讲话一周年 >> 独家稿件
张翼:青年:网络参与和社会治理 四论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网信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
2017年04月26日 15: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翼 字号

内容摘要:为形成“网上与网下两个同心圆”,响应习近平总书记4.19讲话精神,我们有必要对中国网民的人口特征、上网行为、线上与线下组织状况等进行系统梳理,以促进网络治理的有效性。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截止到2016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已达到7.3亿,相当于整个欧洲的人口总量(预计今年年底会突破7.7亿)。这就预示:在世界上,中国不仅是第一人口大国,而且还是第一网民大国。因此,国家治理能力与治理体系的现代化,就既体现为对现实社会治理的现代化,也体现为对虚拟社会治理的现代化。为形成“网上与网下两个同心圆”,响应习近平总书记4.19讲话精神,我们有必要对中国网民的人口特征、上网行为、线上与线下组织状况等进行系统梳理,以促进网络治理的有效性。

  一、网民参与和网络社会

  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全国随机抽取了11000个样本),在18-65岁之间人口中,能够熟练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占比超过了50%。其中,在18-34岁之间的青年中,会使用互联网人数占比为86.01%;在35-44岁的成年人中,会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占比为53.08%;在45-59岁的成年人中,会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占比为22.65%;在60-69岁的老年人中,会使用互联网的人数占比为8.16%。与此同时,调查还发现:在经常使用互联网的网民中,几乎每天使用互联网的人数百分比分布趋势是:在18-34岁青年人为64.94%;35-44岁之间的成年人为49.66%;45-59岁之间的成年人为37.66%;60-69岁之间的老年人为26.15%——年龄越轻,每天上网的比率就越高。

  因此,青年不仅是“会使用”互联网的主力,而且还是“每天”都使用互联网的主力。所以,中国的网络社会,主要是以青年为特征的网络社会。我们进行的网络治理,就应该是精准瞄准于为青年服务的、以虚拟社会为特征而发出的网络治理。中国经济在进入新常态阶段之后,中国社会也进入了以网络社会为表征的新常态。只有认识这个以青年为核心的网络社会的新常态,才能在适应的基础上引领新常态。

  通常,人们在现实社会的身份是明确的,能够为管理部门所识别。但人们在虚拟社会或网络社会的身份则是模糊的、是符号化的、而且还可能是易变的和多元的,即网民有将现实社会身份“如实”注册为网络社会身份的一面,也有隐蔽了现实社会身份而以虚拟化身份进入网络社会的一面。在现实社会,一个人往往在同一时间只能出现在同一社会空间;但在网络社会,人们则同时可以多元化地出入于不同的网络空间,并根据自己的需要而角色化地活动于不同的网络社区或网民人群。在现实社会,文化、宗教、习俗、制度规约、组织章程与法律等,往往会通过社会化作用将人们约束为“自我”以表现其社会特征;但在网络社会,人们可能有时以“自我”的角色活动,但在大多数场合则是以“本我”的角色活动。网络社会的无限性和多元时空性,使网民易于找到某种特征的“本我”群,或某种程度地模糊了“自我”与“本我”的虚拟群。

  以青年为主要参与群体的网络社会,还会将人们从现实社会的交往中析出而持续或间歇性地参与到超越时空的网络社会之中,这也会使现实社会与网络社会重叠为共时性,从而将现实社会与虚拟社会勾连在一起。网民不仅通过网络完成消费与闲暇享乐,而且也通过网络完成工作和信息交流——基于此结构化的日常生活,基于物质生产与物质生活建构起自己的“网络意识”,并逐步形成网民的“网络意识形态”。其中最具影响而又易于快速传播的内容,便是以文本或声像表达的、以评论方式跟帖的、通过信息加工与再造而衍生的“意见集合”。在现实社会,除媒体与特殊行业人员外,人们之间基本通过人际互动传播信息并形成时代感的话语体系。但在网络社会,人们的信息既会以人际单元传播,但更多的却表现为多元群体传播——如果有必要,每个网民都可以将自己转变为大众传媒以偏好性地形成网络话语权或网络话语体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