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岭南圆桌论坛
大国善治:面向新时代的公共治理现代化 ——“思想引领未来”广州学习沙龙系列活动第二季第六场举行
2018年07月09日 13: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6月15日下午,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科联主办,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中心、广州国际城市创新研究中心承办的“思想引领未来”广州学习沙龙系列活动第二季第六场在市社科联会议室举行,本场学习沙龙主题为“大国善治:面向新时代的公共治理现代化”。

关键词:

作者简介:

 

  6月15日下午,由广州市委宣传部、广州市社科联主办,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中心、广州国际城市创新研究中心承办的“思想引领未来”广州学习沙龙系列活动第二季第六场在市社科联会议室举行,本场学习沙龙主题为“大国善治:面向新时代的公共治理现代化”。会议由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何艳玲教授主持。广州市社科联谭晓红副主席出席了会议并讲话。来自中共中央党校、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大学的专家学者、师生代表,广州市社科联干部、媒体代表等共约40人参加了活动。

 

  

新时代与全面深化行政体制改革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  陈天祥

  40年来,中国的行政体制改革取得巨大成就,这可以从中国经济的辉煌成就中得到反映。通过行政体制改革,促进了政府职能转变,“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转变,释放了市场空间,激活了市场和社会的活力;同时,政府机构、职责和人员编制等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但也应该看到,中国的行政体制改革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一方面是因为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对行政体制提出了新的要求,带来了新的问题,需要改革与时俱进;另一方面是因为改革不彻底、不到位而一直潜藏一些问题。

  1.法治化与改革的稳定性、可持续性问题。例如多次机构改革都是在五年召开一次的人大会议前进行,准备和论证不太充分。法治化建设滞后易造成改革的稳定性和权威性不足,使改革回潮和反复。

   2.政府职能转变与理顺关系问题。政府职能转变仍未得到根本解决,政府还是管了不少不该管或管不好的事情。虽然行政审批改革取得了很大成效,但从公布的政府权责清单来看,行政处罚占很大比例,建设服务型政府仍然任重道远。

  3.单兵突进与顶层设计问题。行政体制改革涉及面广,同国家治理体系密切相关,其中政府—市场关系、政府—社会关系、不同层级政府与部门间关系、行政权力结构配置关系等最为重要,在这些关联性问题未得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行政体制改革会受到很大掣肘。

  4.部门利益障碍。行政体制改革涉及深度利益调整,其主要阻力来自体制内部,即“利益部门化”。如近年来的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其原因就是部门立法和部门争权导致不同执法机构间权力交叉、多头执法和重复执法。

  全面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方略:

  1.顶层设计与系统推进。包括理顺政府—市场关系、政府—社会关系、不同层级政府与部门间关系,优化政府行政权力结构配置等。

  2.加快推进行政体制改革的法治化。应总结40年改革成果,出台新的法律和修订组织法等,防止改革回潮,规范行政体制改革。

  3.解放思想与发挥人民的主体性。突破改革的天花板,促进行政体制改革向纵深发展,助推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大国转型与治理变革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  何艳玲

  对中国公共治理变革的分析,应始于大国转型过程中的高速增长,这一起点影响了整个改革过程中三对主要矛盾:资本积累同社会分配间的张力;统一决策同地方多样性间的冲突;封闭管理同开放社会的矛盾。因此,未来的公共治理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将被赋予变革的意义,即指向结构调整的改革。在此过程中,我们不仅要理顺政府体系内部的制度化联系,还要深化政府与市场的制度化联系,更要重构政府与社会的制度化联系。

  1.资源约束与推进次序。系统改革并非同步推进的改革,由于改革资源和承受力约束性,改革会有次序。良性的改革次序意味着每项改革的推进将有利于下一个改革推进,而不是相反。

  2.领域分化与自主逻辑。系统改革并非只有一个目标,而是不同领域存在不同目标且具有各自逻辑。在经济领域,核心目标是市场化,即向成熟市场经济的转变。在公共领域,核心目标是法治,即让法律成为治理之“道”,违法受到惩罚,违诺(公共承诺)受到问责。在社会领域,核心目标是稳定,这包括一系列紧密关联的制度设计:人民享有与增长相匹配、可以保障的“有尊严生活的所得”;个体对他人所得没有“不能容忍的不满意”;如有不满,有制度化渠道可疏通。

  3.网络结点与制度辐射。结点是指网络中的枢纽环节,找准并利用这些结点推进变革,可以增加改革辐射力和穿透力。这些结点包括:1.人大的财政问责。“财政问责是实现政治问责的基础。政治问责只有和预算控制联系起来,才有实质性意义。”2.央地关系重构。要求职能分工而不仅是行政分级,在此基础上重新划分双方的责任和财政收入分配。3.有效的公共政策辩论。有效的公共政策与改革方案讨论、辩论机制,可以凝聚“有效改革的政策共识”。

  未来的变革需要建立于普遍性知识上的基本制度设计,即普遍化;同时对“本土资源”进行制度化转换,即“在地化”;最后还需要时间和耐心。对一个大国转型来说,这样的治理变革具有极其重要的政治意义,即通过治理变革规避剧烈的社会冲突。

 

  

运用大数据优化机构改革

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统筹考虑各类机构设置,科学配置党政部门及内设机构权力、明确职责。统筹使用各类编制资源,形成科学合理的管理体制,完善国家机构组织法。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这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机构改革和编制管理明确了目标、框定了内容、指明了方向。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直接关系国家治理体系完善和治理能力提升。

  当下政府职能转变还不到位、政府机构设置还不尽合理、政府管理方式还不够科学、权力过于集中且疏于监督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大数据思维和技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问题。大数据具有的循数意识与可度量思维、全局意识与全样本思维、关联意识与非线性思维能够帮助我们理解机构设置的全局思路和功能边界,大数据的语义分析、关联分析、轨迹分析、深度分析、可视化分析能够挖掘出机构设置中隐蔽的关联变量和相关关系。

  因此,通过大数据的关联性分析可以合理设置地方党政工作机构,进一步理顺政府内部职责关系以及政府与市场、社会的关系,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及更好发挥政府的相应职能。

  通过大数据的精确监管,不断强化监管手段、探索新型监管模式,提高事中事后监管,切实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通过大数据的精细化管理不断规范部门行政行为、优化部门办事流程。通过大数据驱动进一步发挥编制资源的作用,在编制管理中遵循“控制总量,盘活存量,优化结构,有增有减”的原则,实现动态管理并统筹使用各类编制资源,将有限的编制资源配置到当前精准扶贫、安全生产、民生改善、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等事业当中,从而实现机构编制审批的科学化和规范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沙龙图标3.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