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岭南圆桌论坛
粤港澳大湾区时代的广州(南沙)愿景与战略 ——第三届“设计城市”圆桌研讨会在广州举行
2018年06月11日 14: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广州作为千年商都,一直以来都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而南沙作为大湾区的地理中心以及国家战略的重要载体,是广州建设全球城市、引导粤港澳大湾区新格局、推动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等战略使命的重要引擎。面对全球化以及湾区一体化新趋势,南沙应更加积极地进行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与高水平治理。

关键词:

作者简介:

  

  5月18日,由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华南理工大学联合主办,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华南理工大学社会科学处、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创新研究中心、《城市观察》杂志社联合承办的第三届“设计城市”圆桌研讨会在华南理工大学举行,这次会议的主题是“粤港澳大湾区时代的广州(南沙)愿景与战略”。

  研讨会上,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郭德焱副主席、华南理工大学陶韶菁副书记代表主办方致辞。住建部城市设计专家委员会委员张宇星教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田莉教授、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黄慧明总规划师发表了主旨演讲。来自华南理工大学、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州大学、广州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委员会等高校和政府机构的15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广州作为千年商都,一直以来都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城市,而南沙作为大湾区的地理中心以及国家战略的重要载体,是广州建设全球城市、引导粤港澳大湾区新格局、推动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等战略使命的重要引擎。面对全球化以及湾区一体化新趋势,南沙应更加积极地进行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与高水平治理。

  在此背景下,本次会议旨在围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南沙新区发展战略、新广州城市愿景等内容,探讨规划创新,谋划广州(南沙)新定位与愿景以及城市功能创新,进一步提升广州的枢纽能级与资源配置能力,以彰显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创新方面的特性与优势。

 

 

南沙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超级港

张宇星

(深圳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城市设计专家委员会委员

 

  从经济地理、城市规划领域看,粤港澳大湾区本质上是“三角洲城市群”。因为,一个自然生长的湾区至少具备合适的空间尺度、统一的行政管辖以及强烈的湾区心理认同等特征。而对于粤港澳大湾区来说,其空间尺度大于世界三大湾区,行政未形成统一管辖,虽同属粤文化圈,但由于其内部包含两个特别行政区、两个经济特区、三个自贸区等亚区域,较难产生湾区心理认同感。

  湾区本质的力量是一种环形协同,城市群的结构是三角竞争,这两种结构有内在差异,不能等同。湾区结构是一种“1+X”的结构,一个中心加若干个组团,这个组团也可以以城市的名称出现,但本质上是一种组团的分工协作方式,形成湾区协作共同体。城市群的结构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它是一种ABC结构,具有高度的非均衡性。中心城市ABC相互之间竞争非常激烈,但是这种竞争也可以形成一种共同体。

  南沙是珠三角中心城市相互竞争而形成的中间地区和“巨型飞地”,实际上属于城市群竞争共同体的“共同推斥中心”而非“共同凝聚中心”。但共同推斥有可能构建真正具有“区域认同性”价值的“功能公约数”。湾区里面的这几个城市,它们最大的公约数是什么?比如说港口,是ABC三个城市在未来升级过程中共同推斥的,所以南沙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超级港口,当然这也是南沙目前的定位,但是这个定位不够清晰。因此,未来南沙可以建设基于传统城市群推斥作用下聚合而成的南沙——超级港口,主动承接沿岸线中心城市港口功能外溢,成为“城市群共享之港”,逐步转型升级,成为将定制生产、定制消费、定制体验整合在一起的窗口。

 

 

坚持发展、弹性、合作的发展策略

田莉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教授

 

  改革开放使得广东有较多的制度红利,其中“三旧”改造具有非常大的制度变迁意义。“三旧”改造使土地再开发由政府垄断变成政府与市场共享红利,体现了政府权力下放、强化市场机制、减少政府干预的特点,也是由自上而下的“权威型”治理向多方互动的“合作型”治理模式转型。

  总结广州2009年到2016年的“三旧”改造,呈现三个80%的特点:80%多的项目改造后以商业办公住宅为主,因为它趋向价值更高的土地使用类型的开发;80%多是旧厂改造,剩下大多是旧村改造;80%左右改造方式是拆除重建而非综合整治,原来破旧低矮的城中村,改造成非常高容积率的现代小区模式。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增量开发。城中村改造和城市的公租房供应联动起来,既有利于解决公租房问题,又有利于解决外来人口的问题。

  城市化过程是不断界定公共权利和私人权利的过程。城市更新向城市复兴转型应该以社会效应优化为先。从城市更新迈向城市复兴,最重要的是以包容性视角来看待城市的非正规空间,进行推土机式的改造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经常所说的城市发展模式的转型,就是要改变土地财政依赖下的地产开发导向的城市增长模式,构建政府、市场、农民的集体合作。要非常重视外来人口的利益。

  最后,城市改造不仅是物质环境的改造,更是“一项旨在解决城市问题的综合性、整体性的城市开发计划与行动”,需从管制导向且刚性的蓝图式规划走向发展、弹性、合作的发展策略。

 

 

强化南沙副中心建成粤港澳大湾区核心门户

黄慧明

(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广州已经发展成为国际商贸中心、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国际文化交往中心,但需清醒认识当前城市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一是广州现有国际贸易的附加值不高,商贸产品升级迫在眉睫。二是传统交通优势带来的红利正在缩减,广州的枢纽国际化程度还需提升。广州应加快多式联运,进一步提升枢纽的国际化程度。三是在现代服务业领域,广州在金融、广告、会计行业方面与其他一线城市的距离缩小,但在管理咨询、法律行业方面差距巨大。四是在空间发展方面,广州规划结构从“八字方针”到“十字方针”,奠定了多中心组团式网络化,轴向发展的空间格局。未来南沙空间结构发展趋势是枢纽串联、轴带发展、南拓升级和融入湾区。

  在城市规划方面,广州的发展需要采取四点策略。一是加快促进广佛同城化深度融合,共建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二是构建枢纽型网络空间结构,构建“主城区—南沙副中心—外围城市—新型城镇—乡村”市域城乡体系,优化提升主城区,扩容提质外围城区,统筹全域空间管控。三是构建绿色开敞的生态网络,控制人口规模,优化人口服务与保障,划定“三区三线”,营造绿色开敞空间。四是建立互联互通的综合交通枢纽网络。整合周边港口资源,发展国际航运中心,建立世界级海港,对接高铁主干网,强化国家铁路主枢纽地位。

  强化南沙副中心,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核心门户,需要实施两点对策:一是将南沙从区位中心提升至大湾区的交通中心,强化与港澳的快速直达和大湾区东西岸的交通衔接,同时加快推进南沙枢纽站规划建设,全面对接中心城区;二是承担大湾区核心职能,建立大湾区综合服务功能核心区,构建产城融合的南沙副中心,逐步集聚人口,建设粤港澳全面合作示范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TIM截图20180604130147.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