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珠江学派的历史演进
2018年03月28日 16:09 来源:人文岭南第79期 作者:黄伟宗 字号
关键词:岭南;广东;珠江学派;学术;佛教;理学;心学;珠江文化;禅宗;千年南学

内容摘要:从地域的角度看,珠江学派或者说南学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珠江文化发展史。它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包括汉“三陈”经学,东晋南朝葛洪道学,唐朝以六祖惠能为代表的禅宗文化,宋元以罗从彦为首的“道南派”和以李昴英为代表的理学派,元末明初以“南园五先生”为代表的岭南诗派,明代以陈白沙、湛若水为代表的江门学派和甘泉学派。其中清代的学派标志着珠江学派达到历史高峰,它们也是千年南学或“岭南学”敢与北学争雄的学术背景和实力所在。近代:珠江学派涅槃期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长期封闭的国门被逐渐打开,西方现代思想文化进入,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交汇对撞,在对撞中吸取与交融,从而在学术上产生了种种脱旧求新、非旧非新、中体西用、中西合壁的学说学派。

关键词:岭南;广东;珠江学派;学术;佛教;理学;心学;珠江文化;禅宗;千年南学

作者简介:

  学派通常分为师承和地域两大分支。从地域的角度看,珠江学派或者说南学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珠江文化发展史。它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包括汉“三陈”经学,东晋南朝葛洪道学,唐朝以六祖惠能为代表的禅宗文化,宋元以罗从彦为首的“道南派”和以李昴英为代表的理学派,元末明初以“南园五先生”为代表的岭南诗派,明代以陈白沙、湛若水为代表的江门学派和甘泉学派,以及清代后来居上的广东朴学、临桂词派、岭南中医、岭南画派和以康梁为首的维新学派等。其中清代的学派标志着珠江学派达到历史高峰,它们也是千年南学或“岭南学”敢与北学争雄的学术背景和实力所在。

  珠江学派可分为6个历史时期:上古(秦汉至南北朝)、中古(隋唐至元代)、近古(明初至鸦片战争前)、近代(鸦片战争至辛亥革命)、现代(辛亥革命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当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从总体发展上来看,每个时期都有其发展态势:上古是发轫期,中古是兴旺期,近古是灿烂期,近代是涅槃期,现代是新生期,当代是开放期,也可以说是千年南学的6个发展阶段。

 

                  ■珠江学派圣地——西樵山             资料图片

 

  上古:珠江学派发轫期

  屈大均在《广东新语·文语》中称:广东人文“始然于汉,炽于唐于宋,至有明乃照于四方焉”。所以称上古是发轫期、中古是兴旺期、近古是灿烂期。屈大均还称西汉广信人陈钦是“粤人文之大宗”,是第一个正式被称为“古文经学派”的始祖,也可以称为珠江学派(千年南学)的始祖。陈钦曾向王莽传授《左氏春秋》,自著《陈氏春秋》。西汉哀帝年间,他认为当时规范的官学沿用孔子七十子弟“信口说而背传记”之作《公羊》《谷梁》,不是孔子原本,有“失圣意”,应用新发现的古籍《左传》为官学,理由是作者左丘明与孔子同道,曾亲见孔子,是正本的古文经,是真实的孔子学说,故称“古文经学派”。

  东汉交趾太守士燮,在任40多年,在三国动乱年代保住岭南避过战祸,他又是著名经学家,著有《春秋经注》;其弟士壹、士黄、士武,分别曾任合浦太守、九真太守、南海太守,又都是经学家,故有一门四太守、一门四士之称;他们又都在任内招贤纳士,传注真经,使中原动乱南下之士有避难所,并施展才华,使岭南成为全国战乱中的一方学术圣地。故士燮既可说是陈钦学派的延续,又可说是自创一门学派。这在当时战乱频仍的年代,可以说是东汉三国时代的唯一学派。

  东汉广信人牟子,是最早从海上丝绸之路引入佛教的纳新者,他以诘问的方式写《理惑论》三十七篇,是印度佛教传入中国初期最早的中国人写的宣传佛教的著作。牟子原是儒家学者,又通道家学说,在广信研究自海外新传入的佛教,又成了精通佛教的学者。他以“佛”字翻译佛教“般若”之音义,首创佛教之名,纳新佛教理论,又是“三教合流”的首创者。

  东汉杨孚,番禺(今广州海珠区下渡村)人,代表作《南裔异物志》是第一部记述岭南动植物矿物等的学术著作,为多家史书列入,被称为粤人入志之始,且全书以四言诗体行文,故又被称为粤诗之始。这不仅是粤诗之开创,而且意味着岭南风物及文化登上了全国文坛,既与汉诗乐府同步,又有自身独特风采。杨孚为官时向皇上提出贤良对策,主张以孝治天下,朝廷采纳,并定出父母病故均要守丧三年的制度,可谓开孝治文化之先。他为官清廉,辞官回广州后,河南洛阳百姓特送他两株松柏,种下后即引来广州从未有过的大雪覆盖树上,人们称他因清廉将河南的大雪也引来了,故将他的住地取名河南(今广州市海珠区),称他为“南雪先生”。

  晋代葛洪是一位在多方面有卓越贡献的道教理论家和实践家,其代表作《抱朴子·外篇》《抱朴子·内篇》,融汇了儒道释三教,全面总结了晋以前的神仙理论。他长期亲自进行炼丹实践,在此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物质变化的规律。他提出了不少治疗疾病的简单药物和方剂,其中有些已被证实是特效药,如松节油治疗关节炎,铜青(碳酸铜)治疗皮肤病,雄黄、艾叶可以清毒,密陀僧可以防腐等。葛洪在1000多年前就发现了这些药物的效用,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他是珠江学派在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领域都作出开创性贡献的始祖。

  中古:珠江学派兴旺期

  屈大均说广东人文“炽于唐于宋”。唐代被称为“盛唐”,珠江学派也盛;宋代被称为中国学术成熟期,也是千年南学的兴旺期。唐代六祖惠能和张九龄,以及宋代名儒余靖是杰出代表。

  唐代佛教禅宗六祖惠能,著有《六祖坛经》,是唯一一部中国人著的佛经。他是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语,承受佛教衣钵的禅宗领袖。他既是佛教禅宗领袖,又是禅学的首创哲圣。惠能禅学思想的核心是“顿悟”,即一切全在于人的心灵感悟和领悟。他在接任六祖禅位时发表的“风幡论辩”,画龙点睛地体现了他的禅学,不仅是禅宗教派的教旨,而且是一种有思想体系的唯心主义哲学。惠能禅学影响很大。文学上的感悟说、心灵说、境界说,哲学上的心学,尤其是宋元理学,皆出自六祖惠能禅学。值得注意的是,惠能虽是中国心学的始祖,但是一位很重实际、实践、实效、实惠的实践家。他主张修佛要“农禅并重”“农禅合一”,修禅可以“在寺,在家亦得”,要“以行为主,以解为辅,行进一步,解亦进一步,行愈深”,要“于一切时中行住坐卧,常行直心”,“但行直心,于一切法上无有执着”。这些说法,说明他不拘形式、反对做作,重真心、重实践、重实效、重实惠。正因为如此,南方禅宗在唐武宗灭佛的会昌之难时得以幸存,并日益发展,向北方和海外传播。这就是他将外来的佛教“中国化、平民化”的思想根由。因此,他被尊为珠江文化古代哲圣。

  唐代大儒张九龄著有《曲江集》。他一生的行为和政绩完整地体现了儒家的思想和风范。早在“安史之乱”前,他已发现安禄山手握重兵,心怀异志,即向唐玄宗呈上《请诛安禄山疏》,指出对安“稍纵不诛,终生大乱”。可惜唐玄宗未能接受,以致日后果真发生祸乱。这件事显示了他作为政治家的敏锐洞察力。他在父亲去逝时,辞官回乡尽守孝道,表现了儒家风范。在回乡期间,他上书皇上提出要修凿大庾岭通道,既为乡亲父老造福,又为贯通南北交通立下不朽功勋。张九龄是岭南第一诗人,其诗作在唐代甚有影响,在中国诗史上也有一席地位,被称为初唐诗坛“首创清淡之派”的诗人,开启了后辈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等清雅诗风之先河。他的名诗“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既体现了他清淡诗派之诗风,又体现了珠江文化风格,可谓一语凝现了珠江文化海洋性、宽宏性、共时性的特质,故他被称为珠江文化的古代诗圣。张九龄的清淡诗风还开拓了岭南诗史上历代以清雅诗风为特色的珠江诗派,故他又被称为岭南诗祖。

  宋代学者余靖,字安道,广东曲江人,官至工部尚书,集政治家、外交家、海洋学家、诗人于一身。初任官时,因为范仲淹鸣不平,与欧阳修、王素、蔡襄一同被贬,由此被合称“四谏”“四贤”而知名。他曾亲赴沿海,考察潮汐变化现象,著有《海潮图序》,是我国首篇海洋学论著。他晚年返乡赋闲,游山走川,吟诗作文著《武溪集》二十卷,创“骨格清苍”新风,获称为“南粤宋诗之首”,继张九龄后又创一个诗派。

  近古:珠江学派灿烂期

  屈大均说广东人文“有明乃照于四方焉”,称赞明代的学术灿烂,主要是指明代理学心学的辉煌,也包括以屈大均为代表的粤派学术的辉煌。

  以“江门之学”开创“白沙学派”的陈献章,号白沙先生,著有《陈献章集》。近代学者称他“上承宋儒理学的影响,下开明儒心学的先河,在中国哲学思想史的发展上,具有承先启后的地位和作用”。陈献章认为,世界万物的“本体”是“道”,“天得之为天,地得之为地,人得知为人”。若求“道”,“求之吾心可也”。可见他的“道”是想象的超越宇宙的某种冥冥灵念,而他主张从自己的“心”去求这种灵念,其实也是自身的灵念,因此才会得之,“则天地我立,万化我出,而宇宙在我矣”。他还主张“学贵乎自得”,要静中求“自得”,既“以自然为宗”又“万化自然”,并强调“自得”就是要使自己的心灵“不累于外,不累于耳目,不累于一切,鸢飞鱼跃在我”。可见他的“道”已不同于程朱理学的道,而是心学之道。这才是陈献章哲学思想的核心。而这心学之道,显然有承传惠能禅学和陆九渊心学的印迹,又是对程朱理学将心学传统教条化偏向的回归。

  开创“甘泉学派”的湛若水,字民泽,广东增城县甘泉都人,故又称甘泉先生。湛若水与王阳明在政坛上合作,在学坛上互敬互磋,共同倡导心学。虽各有不同立论、不同从学之群,但也相互应和,故实际上他们是一个大学派,是继陈献章江门学派之后,南方又一个影响全国的学术流派。

  湛若水晚年与方献夫、霍滔两位理学大师在西樵山分别办了四家书院,各自弘扬理学心学。方献夫归隐后,在西樵山建石泉书院,讲学十年,弘扬阳明理学。霍滔辞官后,在西樵山开设四峰书院,为宗族子弟办学,主要讲授其代表作《家训》。这在当时具有开创和普遍意义,尤其对于宗族文化建设起到历史性作用。

  明末清初的屈大均,是最早最系统做“重粤”学问的学者。他的著作甚丰,代表作《广东新语》是一部广东地方百科全书。他在自序中写道:是书则广东之外志也,不出乎广东之内,而有以见乎广东之外;虽广东之外志,而广大精微,可以范围天下而不过。知言之君子,必不徒以为可补《交广春秋》与《南裔异物志》之阙也。可见他是旨在“范围天下”而写广东之“广大精微”的,也就是说,以天下的眼光写广东,也为补正过去写广东著作之阙而写。他的写作意图是:向天下推介广东,写新语,立粤学。其效果也正是如此,自著作问世至今,数百年研读广东者,莫不以此著为经典,也由此掀起了粤学之风。

 

          ■西樵山上著名的“南天不二山”石       资料图片

 

  近代:珠江学派涅槃期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长期封闭的国门被逐渐打开,西方现代思想文化进入,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交汇对撞,在对撞中吸取与交融,从而在学术上产生了种种脱旧求新、非旧非新、中体西用、中西合壁的学说学派。在总体上形成了似凤凰涅槃般的学术态势,故这段时期被称为珠江学派涅槃期。

  在这一时期先后产生的著名学者包括:著有《资政新篇》的太平天国末期理论家洪仁玕;著有《盛世危言》的郑观应;在虎门销毁鸦片揭开近代史反帝斗争第一页并招募外语人才翻译西方书报编辑成《澳门月报》,后编纂《四洲志》等书籍的湖广总督林则徐;任湖广总督18年、在广东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理论的张之洞;著有《西学东渐记》的容闳;提出“经世致用”“实学致用”主张的晚清大儒朱次琦;领导“百日维新”运动的康有为;将孔子学术与西方理财学结合,创造了《孔门理财学》等的清末民初肇庆人陈焕章。

  体现这种态势最典型的人——梁启超,既是政坛风云人物,又是学术大师、文坛泰斗。他以“新民说”倡导国民性革命,提倡新道德、新理想、新观念。先后提出并发动“学术界革命”“史学界革命”“舆论界革命”“文学界革命”“小说界革命”“诗歌界革命”等,在各个领域开创新文化先河,成效卓著,影响深远,堪称中国近代国学的一代宗师、近代珠江文化文圣。还有“新派诗”的开创者黄遵宪,提出以“我手写我口”的理论主张。

  现代:珠江学派新生期

  辛亥革命后,珠江学派进入新生期。最能代表这一时期的学界领袖是孙中山。他青年时代开始进行革命活动,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口号,创造了以民族、民权、民生为主旨的“三民主义”学说。1924年在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提出“新三民主义”。1925年在北京病逝,弥留之际仍发出“和平,奋斗,救中国”的呼喊,留下“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的遗嘱。“三民主义”是他的政治纲领,也是他首创的学说,该学说是近现代珠江文化达到高峰的标志。

  此外,朱执信、廖仲凯、何香凝、谭平山等民主革命先驱的民主革命学说,杨匏安开创的美学,高剑父、陈树人的岭南画派,李铁夫的现代油画,洪灵菲的革命小说,冯乃超的创造社理论,欧阳山的“粤语文学”和大众小说,梁宗岱、李金发的象征诗派,蒲风、温流等的“中国诗坛”诗派,黄药眠的文艺理论,钟敬文的民俗学,黄新波的现代版画等,都体现了珠江学派在现代时期的新生态势,这些代表人物堪称成家立说、各立学派或流派的佼佼者。

  当代:珠江学派开放期

  当代“南学”的蓬勃发展,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至今。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广东在全国率先掀起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开放理论、民主与法制、特区经济与文化研究等高潮;同时引进大量西方文化学术著作,吸取西方先进学说,开拓新的文化学术领域,如海洋文化研究、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珠江及江河文化研究、地域文化学研究、旅游学研究等;还以新视野面对广东民系和史地研究,如广府学、客家学、潮汕学、雷州学、岭南学、珠江学等。每类学科的学术队伍都可称为一种学派,或者内有多个学派。改革开放以来,“先走一步”的广东文化学术领域,最先兴起并具有“众说纷坛”、学派林立的景象和格局。

  

作者简介

姓名:黄伟宗 工作单位: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创会会长、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79期.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