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香云纱:岭南非遗保护的“样本”
2018年01月31日 12:00 来源:人文岭南第78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字号

内容摘要:香云纱织造止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其复杂的织造技艺也随着生产的停止而消失。此后二三十年里,香云纱织造技艺处于失传状况,市面上也难觅踪影。而市面上所谓的“香云纱”,实际上是“莨绸”而非“莨纱”。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岭南织造历史上,有一种非常独特的丝织品名为香云纱(莨纱)。它是用广东特有植物薯莨的汁水浸染桑蚕丝织物,再用珠三角地区特有的富含多种矿物质的河涌淤泥覆盖,经日晒加工而成的一种昂贵的纱绸制品。近代以来,香云纱迅速在广州、上海等地的社会上层流行开来;在欧洲,香云纱也被视为珍品。但随着化纤织物的兴起,香云纱因制造工艺复杂、周期较长,渐渐失去竞争力,以至于香云纱生产一度萎缩。进入21世纪,香云纱以其潜在的生态与经济价值,重新受到商业公司的青睐。古老技艺再次受到政府、市场和学界的关注。尽管如此,很多人对香云纱的认识仍然存在误解,而香云纱进入非遗保护的项目也有一些故事耐人寻味。

  解开香云纱非莨绸之惑

  佛山市南海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张莹,是研究香云纱的本土专家之一。2011年,在佛山市西樵镇召开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张莹首次提出了香云纱起源于西樵的观点,引起媒体和当地政府的关注。这一观点的提出,源于她对“香云纱”的一次亲密体验。

  拥有一件香云纱材质的服装成为张莹的心愿。她迫不及待地在市场买了一条“香云纱”裙子。裙子看起来很漂亮,也很时尚,有着东方神韵,却有一点令她不太满意。以凉爽著称的“香云纱”,穿起来竟然有些闷热。这是真正的香云纱吗?

  通过对文献的考证和与相关业内人士的访谈,她才明白香云纱的来龙去脉。在晚清时期,西樵民乐村的程姓村民,对原来只能织单一平纹纱的织机进行改革,运用小提花和人力扯花的方法,发明了马鞍丝织提花绞综,首创具有扭眼通花团的新品种——香云纱,以此开创莨纱绸类丝织先河。

  香云纱复杂的织造技艺可以编制出多种多样的提花图案,如云纹花、小梅头花、胜利花等。这些图案平视几乎看不出,只有将面料展开对着光,精美的镂空图案才会呈现出来,穿着通风却不透光,一时间香云纱大盛。但从抗日战争时期开始,香云纱的生产就已经萎缩。新中国成立后,西樵丝织业有所复苏,但受人造丝等化纤产品的冲击,纱绸业逐渐转冷。

  香云纱织造止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其复杂的织造技艺也随着生产的停止而消失。此后二三十年里,香云纱织造技艺处于失传状况,市面上也难觅踪影。而市面上所谓的“香云纱”,实际上是“莨绸”而非“莨纱”。

  实际上,中国古代对绫(纱)罗绸缎区分得很清楚。张莹说,尽管莨纱和莨绸都是用蚕丝作纺织原料,染整技术相同,但在织造工艺上,莨纱要比莨绸更为复杂,莨绸为平纹织造,没有提花,这是它们最大的不同。因此,香云纱的制作效率要比莨绸低得多。

  香云纱织造技艺的分布范围仅在佛山市西樵、民乐一带,这也决定了香云纱的产地分布。而莨绸则多产于顺德沙滘、伦教、勒流一带。

  张莹说,区分这两种不同的丝织品,并不是要捧香云纱而贬低莨绸。莨绸与香云纱都是岭南最具代表性的丝织品。它们的特点、功效不同,各有所长。十年前,因莨绸冠以“香云纱”之名申请染整技艺非遗项目,继而被商家利用,莨绸遂被当作“香云纱”销售。这对莨绸和香云纱的传承与发展都不利。只有正确认知,才能更好地根据其特性,保护与传承这两种丝织品的技艺。

  非遗保护语境下的香云纱

  廓清莨绸与香云纱的区别后,香云纱相关织造技艺的保护也受到关注。然而,由于此前对香云纱的“误解”,香云纱的织造、染整工艺在保护时却呈现出不同的面相。

  香云纱染整技艺也被称为晒莨,是目前世界上少数几种用纯植物染料对真丝绸面料进行染色的纯天然环保染整技艺,也得到了相应的保护。然而,作为重要技术的香云纱织造技艺却未能得到应有的重视。2010年,西樵镇的村民们开始研究复制香云纱的木质织造工具,力求完整呈现香云纱原始工艺。直到2015年,香云纱织造技艺正式成为佛山市非遗项目。深入研究香云纱的历史技艺仅仅走出了保护香云纱的第一步,如何更好地在非遗项目下保护它才是最大困难。

  那么,香云纱的保护历程与现状能为目前的非遗保护提供哪些借鉴?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管理学院副教授杜洁莉在顺德做过有关香云纱的人类学调查。2015年11月,她的专著《时尚的传统:岭南“香云纱”的民俗志》出版。她以香云纱染整技艺的非遗保护为例撰文,认为当前非遗保护已经陷入“巴泽尔困境”。巴泽尔困境是心理学理论的专有名词,意为缺乏产权清晰界定并得到良好执行的产权制度时,人们必定争相攫取稀缺的经济资源和机会。

  杜洁莉告诉记者,从香云纱染整技艺的保护权实施工作可以看出,传承人个体保护权授予未能支持传承群体的持续性发展与壮大。传承人认定、原产地标志与原产地所有权的保护,使得非遗传承不能取得群体效益。

  杜洁莉认为,以香云纱为代表的非遗保护与市场开发,应该形成一种合理分布格局,以达到多方面获益。政府应给予与非遗相关行业公正的发展平台,非遗的传承资格应该由市场决定。当前,一些非遗项目得不到很好的传承与发展,很大的原因是市场日益消失。只有在原产地和营销地之间形成文化、利益的良性互动,整个非遗保护工作才能更加有生命力。

  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俊华认为,在非遗保护工作中,要纠正非遗保护实践中以经济利益为首要指标的观念;建立非遗保护的合作机制,协调好政府、社会团体、民众等各方面的利益诉求;规范非遗传承活动,进一步完善传承人体系,建立监督机制;推动非遗保护与高新技术的融合发展,不仅将现代科技作为记录、保存、宣传的手段,还可以根据非遗自身需求,探索新技术与非遗更好地融合发展,使非遗通过相关技术研发获得新生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