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构建岭南文化跨区域保护机制
2017年09月27日 11:04 来源:人文岭南第74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字号

内容摘要:珠江是我国第二大河流,是西江、东江、北江以及珠江三角洲上各条河流的总称。珠江水系共有大大小小700余条河流,丰富的水资源孕育了灿烂的岭南文明,给这片土地带来勃勃生机。珠江作为从古至今重要的资源,人类在其沿岸留下了丰富的物质文化遗产。留住文化根脉、守护民族之魂,如何更好地保护、传承、利用好珠江沿岸的历史文化遗产,值得我们深思。近年来,岭南古驿道历史遗迹调查及其活化利用广受人们关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岭南历史社会发展中,珠江无疑是这片土地最重要的河流。珠江水系纵横岭南大地,珠江流域文化自成一体,是中华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珠江水运网络超越省际边界,为该区域的经济、政治、文化交流整合起到了重要作用。
  水运始于军事兴于商贸
  翻阅华南地区地图,就会被珠江四散而绵长的“枝杈”所吸引。珠江是一个由西江、北江、东江及珠江三角洲诸河流汇聚而成的复合水系,发源于云贵高原乌蒙山及马雄山,流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省区,支流众多,河道纵横。例如,在西江有柳江、桂江、贺江等水系,北江有连江、绥江等支流,这些都是发展航运的优越自然条件。珠江因自身便利的水运条件,在其流经之地形成了多个重要的内河港口城市,甚至在其支流上聚落也因此繁荣,它们如同珠江沿岸的珍珠,点缀在南粤大地上。
  中山大学教授司徒尚纪告诉记者,河流是古人城市选址非常重要的要素,大江大河一般会孕育出较大的城市。
  这一历史进程至少要追溯到先秦时期。根据相关文献记载,秦朝统一全国过程中,岭南与中原的联系得到极大扩展。秦始皇派五路大军南征,路线即是通过民间已经存在的水路商道。尤其是灵渠的开凿,沟通了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其中,西江、北江是岭南沟通中原的重要水道,而西江尤为重要,经桂江、过灵渠、进湘江,从而与中原相沟通。水运线路的开通,对秦朝实现对岭南地区的直接统治起到重要作用。在汉武帝征服南越国的五路大军中,有一路大军就是通过灵渠南下的。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海洋史研究中心研究员徐素琴认为,秦汉时期是海上丝绸之路形成期。根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其航线为从徐闻(今广东徐闻县境内)、合浦(今广西合浦县境内)出发,经南海进入马来半岛、暹罗湾、孟加拉湾,到达印度半岛南部的黄支国和已程不国(今斯里兰卡)。这是目前可见有关海上丝绸之路最早的文字记载。
  但就全国而言,该时期的对外交通贸易以陆路为主,海上交通贸易居于次要地位。直到唐代后,海上航线陆续开拓,海路愈发重要起来。
  徐素琴认为,海上丝绸之路在唐代进入大发展时期,广州成为当时最大的海外贸易中心,朝廷设立市舶司,专门管理海外贸易。该时期瓷器成为主要出口商品,包括湖南长沙窑、河南巩县窑、河北邢窑、浙江越窑等产品开始输出海外。广州的繁荣与其水运交通发达和对外贸易繁荣关系甚大。
  这种南北之间物资的大量流动,使广东与经济发达的江南及中原之间的贸易愈发密切。唐开元四年(716),宰相张九龄主持开凿大庾岭,从而使北江与赣江相通,进而与大运河相衔接,构成南北水运大通道。
  到明清时期,由于珠江三角洲的开发以及商品经济的长足发展,水运成为大宗商品流动的孔道,如西江的米粮贸易、盐运,佛山一带的丝绸贸易,以及来自山区的土货、烟叶贸易。这使珠江水运进入转型期,初步形成航运网络,尤其以珠江三角洲最为密集,河流要津港口、埠头林立,大中小港口相互配套,适用于各种商品转运。到清代中期,由于广州被指定为唯一的通商口岸,珠江水运体系臻于全盛,海外贸易异常繁荣。例如,延伸入广西境内的近百个广东会馆,大都建于清代,这种繁荣景象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
  珠江文化范围广阔
  近代以来,繁荣的珠江水运锻造出该地文化上的某些共性,从语言便可见一斑。自百色、南宁、桂平、梧州、肇庆、广州的水路,是西江航运的黄金水道,该地区通行粤语,甚至这种历史在当代仍产生着重要影响。“泛珠三角经济区”概念的提出,就是一例。
  广东省行政学院研究员许桂灵曾对“泛珠三角经济区”做过专门研究。她认为,“泛珠”概念是传统珠江三角洲空间范围不断拓展的产物,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珠江三角洲区域经济持续发展、要求扩大发展空间的结果,有着深刻的人文地理渊源,是长期历史积累形成的一个区域概念。
  司徒尚纪告诉记者,从生态环境、人文历史角度看,珠江流域是构成我国主要文化地带的区域之一。珠江文化的范围比珠江流域广阔,它还包括地域上连成一体的韩江流域和海南岛。另外,广东沿海的很多江河,如榕江、鉴江、练江、南流江等,虽然水源并非珠江,但经济文化特质仍属于珠江水域。珠江水域及其经济文化覆盖面和辐射带,包括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湖南、江西、福建、海南、香港和澳门。上游有深远的腹地,可与长江相通,下游汇合于广州附近,号称有八大口门,极具海洋文化特征。
  从2006年开始,广州开始积极致力于“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活动。2012年,广东省南越国宫署遗址、南越文王墓、光孝寺、怀圣寺光塔、清真先贤古墓、南海神庙及古码头等多处广州海上丝绸之路史迹,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司徒尚纪表示,“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活动重视的是当时重要贸易港口留下的史迹。实际上,在河流作为重要交通运输通道的传统社会,珠江水运也是海上丝绸之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其中就包括如今珠江两岸遗留下来的古城、古码头、古聚落。
  探索联合保护模式
  早在20世纪90年代,以中山大学教授黄伟宗为代表的学者就开始关注珠江历史文化研究。2000年开始,黄伟宗率成立不久的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先后到珠江流域的湛江、雷州,甚至到广西的北海、合浦等地区进行调研。经过十余年的积累,2010年研究会专家团队编撰了一部300万字的《中国珠江文化史》,详尽而生动地记录了珠江流域数千年来丰富而独具特色的文化。2016年,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珠江文库”成立,研究会计划将“珠江文库”打造成全国首个民间文化资料库,主要研究发掘珠江流域的文化,收集与此相关的书画艺术、学术研究、雕塑作品等各类文化作品。
  近年来,以珠江水运和陆运相结合的南粤古驿道历史文化保护在广东受到高度关注。2017年3月14日,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组织召开《广东省南粤古驿道文化线路保护利用总体规划》专家评审会,该规划受到专家好评并顺利通过。其中,评审专家、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认为,该规划通过大量翔实的史料梳理和田野勘察,对广东省内古驿道遗存做了全面的梳理,并通过串联沿线历史文化资源,将遗产保护、文化传承、健康休闲、乡村发展融为一体,是一次具有创新性的规划成果。5月12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出《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2017年工作要点》通知,将古驿道保护和打造“升级版”绿道、推动历史文化保护与农村人居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和扶贫开发、乡村旅游、户外体育运动等工作相互融合,促进古驿道沿线农村面貌改善和经济发展。
  司徒尚纪认为,珠江历史文化的影响及其联通范围是跨越省区界限的,岭南古驿道的保护也可以跨越省区界限,与周边省份共同进行联合保护的尝试,共同建立跨区域历史文化保护机制。
  
  
  
  ■西江流域的封川古城武勇/摄
  
 
  ——————————————————————————
 
  宋新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广州地理位置独特,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南粤古驿道作为历史上内地连接岭南地区及南海的重要政治、战略通道和文化载体,留下了大量而丰富的文化遗存。
 
  黄伟宗(珠江文化研究会会长)
  黄河是农耕文明兴起之地,长江是工业文明兴起之地,珠江则是后工业文明兴起之地。从水系来看,东西北江在珠江三角洲汇聚成珠江,具有“多龙汇珠,珠光四射”的特点,展现了开放、包容的珠江文化。此外,珠江有8个出海口,而黄河、长江均只有1个出海口。因此,珠江文化“江海一体”的海洋性特别强,这也是珠江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独特优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0170928新闻·评论图片模板.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