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新闻·评论
“岭南三大家”的诗风流韵
2017年08月30日 22:22 来源:人文岭南第73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明末清初,岭南文化形成了独立风格与精神,富有开拓创新精神的诗人群体大量涌现。而在这批诗人群体中,成就最为突出、对岭南文化发展影响最为深远的便是被称为“岭南三大家”的屈大均、陈恭尹与梁佩兰三人。

关键词:屈大均;诗歌;创作;梁佩兰;岭南三;岭南文化;诗人;陈恭尹;诗作;影响

作者简介:

  明末清初,岭南文化形成了独立风格与精神,富有开拓创新精神的诗人群体大量涌现。而在这批诗人群体中,成就最为突出、对岭南文化发展影响最为深远的便是被称为“岭南三大家”的屈大均、陈恭尹与梁佩兰三人。 

  与“江左三大家”相提并论
  “岭南三大家”作为文学群体出现最早的是在康熙三十一年,诗人王隼集合梁佩兰、屈大均及陈恭尹三家诗作编撰而成的《岭南三大家诗选》。清代词人朱彝尊曾评价说:“南海多骚雅士,尤杰出者,处士屈大均(翁山)、陈恭尹(元孝)、孝廉梁佩兰(药亭)……数君子诗并传于后世无疑。”清初诗人、文学家王士祯则说:“南海省旧,屈大均(翁山)、梁佩兰(药亭)、陈恭尹(元孝)齐名,号‘三君’。元孝尤清迥绝俗。”
  韶关学院文学院副院长王富鹏表示,在“岭南三大家”起于诗坛之前,岭南诗坛一直不被全国诗界重视,直到“岭南三大家”出现,才终于形成了岭南与中原、江浙诗坛三足鼎立的格局。前人也常将他们同“江左三大家”相提并论,王隼在编撰《岭南三大家诗选》时,也有将其与《江左三大家诗钞》相抗衡之意。乾嘉时期学者、诗人洪亮吉更是赞誉有加:“药亭独漉许相参,吟苦时同佛一龛。尚得昔贤雄直气,岭南犹似胜江南。”“岭南犹似胜江南”,这就将“岭南三大家”的诗作放在了比“江左三大家”诗作更崇高的位置。
  “岭南三大家”的诗歌,在主题思想上,主要集中在抒发建功立业的政治抱负、对社会现实的强烈关注,以及对岭南地域文化的细致描绘三个方面;在艺术风格上,体现了“雄直”的特征,诗歌慷慨豪迈、直抒胸臆,给人以刚劲猛健、畅快淋漓之感;在创作理论上,强调人品与诗品、“才”与“识”的统一,重视培养创作主体的个人品质、内涵以及学识能力。这些共同之处,清晰明了地展现出了“岭南三大家”作为文学群体的必备特征。
  屈、陈、梁三人的人生轨迹与思想情趣却是迥异。屈大均、陈恭尹曾参加持久的反清斗争,终生不仕清廷;梁佩兰则热衷功名,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得授翰林之职。在诗歌内容和风格上,屈、陈二人有着共同的民族思想,胸怀郁愤不平之气;梁诗则多是酬赠和吟咏景物之作,风格平淡。在诗歌理论上,屈大均坚持“以《易》为诗”,宗通达而尚变;陈恭尹受“性灵说”影响颇深;梁佩兰则重视“温柔敦厚”,强调诗要平和雅致。
  具有鲜明地方特色
  在岭南地区独特自然环境、社会状况和风土人情的综合影响下,岭南诗歌表现出了有异于中原和江左地区的地方特色。
  屈大均游历祖国壮美山川,但从未忘记故乡的一草一木。他借诗作抒发自己的故国情思,创作出了数量可观的广东风物诗,这些诗歌描写了清新亮丽的广东风物与风情,表现了多姿多彩的岭南文化,而雄奇开放的岭南文化也成就了屈大均的人格与诗歌。
  对于梁佩兰来说,岭南不仅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还是呵护心灵、抚慰创伤的港湾。在这片土地上,他挥洒如椽巨笔尽情抒写,不仅考察岭南实况,捕捉独具地域色彩的生活场景,还有意识地发掘富有岭南特色的创作主题,抒发岭南人特有的美好理想和高尚情操。梁佩兰的创作,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岭南文化的影响和熔铸,这种约束使诗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产生了对该地域文化的依赖和归属,进而形成了独特的岭南诗风和地域文化情感。
  明清时期,岭南地区工商贸易日渐发达,西方文化开始渗入,岭南诗人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胸襟更加舒展。陈恭尹也受到了这些因素的影响,其诗作显示出了雄壮气势和魄力,如“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崖门谒三忠祠》),“半楼月影千家笛,万里天涯一夜砧”(《虎丘题壁》),“五岭北来峰在地,九州南尽水浮天”(《九日登镇海楼》)等诗句,皆能充分表现出诗人的开阔眼界和博大胸襟。
  硬朗之气贯穿屈大均创作始终
  “岭南三大家”中首屈一指的屈大均,在诗学理论、诗歌创作等方面均进行了积极探索,并作出了独特贡献。在诗学理论方面,屈大均秉承儒家思想,提倡以诗言道,主张诗人要有高洁的人格追求、高尚的道德品行;强调诗歌要以“丽”为美却不失其“则”,以比兴入诗,寻求诗歌诗画结合的艺术境界和中和朴素之美。在诗歌创作上,屈大均实践其诗学理论,创作出了一系列可圈可点的诗歌佳作,既具有忧国忧民的侠骨,又不失情真意切的柔情。
  “硬朗是屈大均诗歌的主导风格。”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宗靖华如是说。陈维菘在《念奴娇·读屈翁山诗有作》写屈大均“豪气轶于生马”,“横穿九塞,开口谈王霸”,认为屈大均无论是人格还是诗风都流露出了一股英勇豪侠之气。王士祯表示,“翁山先生诗殆如太白所谓‘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者”,评其诗“神似太白”,潇洒俊逸。宗靖华向记者表示,屈大均的诗风与其人格密不可分,因其豪侠之气与王霸之志,以及浓厚的遗民情结,加之诗学理论对其诗歌创作的影响,硬朗之气贯穿始终。
  西方文化在明清之际已开始渗入岭南,这对屈大均也造成了较为深刻的影响,并使其形成了某种新潮的文化观念。他对西方先进事物,如玻璃镜、望远镜、显微镜等舶来品大加赞赏,这种开放心态在当时难能可贵。当然,屈大均治学的立足点仍是岭南文化。岭南文化以其明秀瑰丽的气质、开放兼容的胸怀、超前敏锐的意识,在中国文化中颇具独特风格。岭南学者认为,对于岭南文化,屈大均并非简单地承继与模仿,而是通过挖掘、改造、组合,塑造出岭南文化的新灵魂。
  
  
  ■位于广州番禺留耕堂的屈大均塑像            李永杰/摄
 
 

————————————————————————————

 

  屈大均与《广东新语》

  屈大均的前半生致力于反清运动,康熙二十二年(1683),郑成功之孙郑克爽降清,屈大均大失所望,即由南京携家眷归番禺,终不复出,著述讲学,移志于对广东文献、方物、掌故的收集和编纂。屈大均为言志,弃传统的“岭南”称谓而不用,采用“广东”作书名,著有《广东文集》《广东文选》《广东新语》等作品。其中,《广东新语》一书为屈大均的传世之作。

  《广东新语》一书包罗万象、广博庞杂,从广东的气象气候、地形山貌、湖泊泉池、名胜古迹,到传说神话、民间风俗,再到诗词歌赋、名人书画,乃至油盐酱醋、花鸟鱼虫,无不涵盖其中,被称为“广东百科全书”。该书对于明清时期广东地方文化史、经济史、风俗史研究等都具有重要价值。正如清初学者潘耒在为该书作序时所称:“游览者可以观土风,仕宦者可以知民隐,作史者可以征故实,擒词者可以资华润……善哉,可以传矣!”

  关于广州别名“羊城”的由来,自古至今有多种解析,而流传最广的版本正是屈大均《广东新语》一书的记载。书中记载,晋朝时,吴修为广州刺史,还未到任,有五仙人骑五色羊,背五谷来到广州州治的厅堂,于是吴修在厅堂上绘五仙人像以示纪念。而关于“五仙人”,屈大均根据《太平御览》进行了详细描写:周夷王时,南海有五位仙人,每人着不同颜色衣服,来到楚庭(广州)。他们每人拿着谷穗,留给广州人,说“你们有这个谷穗就不会饥饿”。之后,仙人所骑的羊变成了石头。现今位于广州市惠福西路的五仙观中石头的传说便来源于此。

 

  

      ■五羊雕塑是根据古老神话故事创作而成,现耸立在广州市越秀公园内。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图片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20170830新闻·评论图片模板.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