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人学派
把准高等教育发展的“中国基因” 访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卢晓中
2018年03月28日 10:11 来源:人文岭南第79期 作者:本报记者 武勇 字号
关键词:学科;大学;高等教育发展;身份;发展理论;基因;扎根中国;卢晓;建设;名单

内容摘要:教育部长江学者、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卢晓中,长期从事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国际比较教育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在他看来,“双一流”计划公布后引起的讨论,恰恰是中国高等教育研究需要转型的一个信号。首先,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必须走出理论依附、盲目借鉴的窠臼,立足于对中国特色高等教育道路实践进行针对性研究的基础上,真正扎根中国大地建构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发展理论。最后,要实现现代高等教育发展理论从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转变,更多关注高等教育自身的发展,尤其是人的发展问题,这是与传统的高等教育发展理论更多关注教育与国家、与社会经济的关系等宏观问题明显不同的地方。

关键词:学科;大学;高等教育发展;身份;发展理论;基因;扎根中国;卢晓;建设;名单

作者简介: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教育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2017年7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联合发布通知,正式确认了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这一计划名单甫一公布,立刻引起教育界和媒体的热议。教育部长江学者、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卢晓中,长期从事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国际比较教育等领域的研究工作,在他看来,“双一流”计划公布后引起的讨论,恰恰是中国高等教育研究需要转型的一个信号。

  “双一流”揭示高等教育改革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报》:“双一流”名单公布后引起了国内媒体的热议,您如何看待舆论背后的焦点?

  卢晓中:“双一流”建设是我国高等教育重点建设政策在新时期的新样态、新导向。如果说这一新政策必将促进入选大学和学科的质量不断提升,尽快达到世界一流水平,那么如何通过“双一流”建设带来高等教育体系的整体优化,真正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良性有序、分类发展、充满生机活力的高等教育生态体系,无疑是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

  对具体的大学而言,需要通过一流学科的建设来引领健全学科生态体系,从而带动学校的整体发展。这也是在高等教育发展领域抓“关键少数”的重要策略。“双一流”名单出来后,出现一些声音,其中也讲了很多案例。比如华南理工大学农学进入了一流学科建设,而华南农业大学的却没有进去,华南理工大学最好的建筑学又没有进入一流学科。这与人们对高校、学科排名的普遍认知产生了一定反差,甚至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果普通人都能看出这样一个很专业的事情中存在问题时,恰恰可能不一定是真问题。

  我的基本理解是,“双一流”的制度设计,实际上体现了“扎根中国办大学”与融通中外相结合的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政策导向。由于我国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对标往往是以国际上的大学和学科排名为依据,这可能不同于我们以往基于本国学科制度对学科的认知,这也是一流学科名单出现争议的主要症结。

  目前,人们议论比较多的还有“双一流”建设的动态身份问题。从现有公布名单来看,“985”“211”高校无一例外进入了“双一流”建设的范围,给人的印象似乎是“双一流”建设并没有像起初言明的“去身份化”的初衷。应当说长期以来,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政策的一个特征,就是根据高校既有“身份”来确定拥有怎样的地位并获得相应的资源配置;同时,这种“身份”往往是相对固化的,没有竞争机制,因而缺乏动态流动。毋须讳言,这种“重身份论”甚至“唯身份论”的资源配置方式,加之身份的固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高等教育发展的活力。“双一流”作为一种新的高等教育改革政策,就是试图破除这种长期的“身份”固化,特别是“唯身份论”。其中一个重要旨趣就在于“双一流”建设的动态身份机制,即破除身份固化,而不是简单地去“身份化”,同时注重充分发挥“身份”的激励和导向功能。至于现有“双一流” 建设名单中“985”“211”高校都能入选,是否还是考虑了身份问题,从遴选规则来看并不明显。我认为,此项改革政策能否真正践行初衷,关键在于3年后建设状况的考核评估是否真正能“动态身份”。

  办扎根中国的社会主义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报》:“双一流”建设除了要注重国际性,更要注重本土性的探索,具体来看,需要考量哪些因素?

  卢晓中:所谓“双一流”,顾名思义,世界一流大学、一流学科,国际性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同时,要办好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就是要办扎根中国大地的一流大学,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找到世界一流、中国特色的一致性和结合点。由于我国高校类型、学科分布的不同,决定了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呈现出大学及学科类型的多样化、特色化与差异化发展态势。这里有几个重要的问题,一是要做好一流学科和非一流学科的协调,形成健全良性的学科体系;二是加强学科群或学科集群的建设,充分发挥学科群或学科集群形成的学科交叉、融合的优势,并注意从中寻求学科发展新的生长点。值得注意的是,学科群的组建必须建立在各学科间有着内在学理联系的基础上,并且能真正体现学科交叉和融合的发展方向与趋势,而非简单地拼凑起一个学科群,更不是为了借此扩大高校的一流学科资源的覆盖面。还要更多追求一流学科的“质”,发展重点和优势学科。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如何理解“双一流”建设的“世界一流、中国特色”内涵?

  卢晓中:如何精准把握高校的中国特色的内涵,真正扎根中国大地办好社会主义大学,是当前“双一流”建设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出要回答好“什么是高等教育的中国基因”这一问题,实际上也是在探讨如何在国际性和本土性相结合中找到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之路。概括而言,高等教育发展的“中国基因”应包括政治思想基因、文化传统基因、国家需求基因等。所谓政治思想基因,是由教育的政治属性和政治功能决定的。我们办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旨在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在“双一流”建设中,我们一方面要倍加珍视我国大学的文化传统,对那些优秀的文化传统,不仅要继承,而且要发扬光大;另一方面对一些不合时宜的历史传统,要进行符合时代发展需要的改造,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国家需求基因是与时代环境高度关联的,近年来,我们在高等教育改革发展中特别强调大学建设和改革发展要以国家和社会重大战略需求为重,正是重视国家需求这一“中国基因”的体现,这也反映了大学的家国情怀、责任担当。所有这些高等教育发展的“中国基因”,都需要通过大学的培养目标、课程教学、制度环境、师资等诸方面得以承载和彰显。

  推进高等教育发展理论中国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如何在高等教育研究领域推进“扎根中国”的学术研究?

  卢晓中:所谓的“扎根中国”,即要求高等教育研究者立足中国的国情,避免高等教育理论食“洋”不化。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在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的背景下高等教育发展理论的中国化问题。

  首先,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必须走出理论依附、盲目借鉴的窠臼,立足于对中国特色高等教育道路实践进行针对性研究的基础上,真正扎根中国大地建构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发展理论。其次,要搭建好衔接高等教育发展理论与高等教育发展实践的桥梁。据此,我提出了高等教育发展理论的分析框架“发展理论—发展理念—发展实践”。再次,在发展实践上要告别理论被实践带着走或实践根本不顾理论的局面。研究既要针对实践问题,也要有前瞻性,也就是所谓发展性问题,虽然这些发展性问题目前并不一定出现或表现很突出。但这类问题又是影响未来高等教育全局的问题,如果没有足够的预判很可能会出现措手不及的情况,必须予以重视和研究。最后,要实现现代高等教育发展理论从工具理性向价值理性转变,更多关注高等教育自身的发展,尤其是人的发展问题,这是与传统的高等教育发展理论更多关注教育与国家、与社会经济的关系等宏观问题明显不同的地方。

作者简介

姓名:本报记者 武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