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人学派
——把文学当成文化事项来研究 记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伟华
2016年09月28日 21:10 来源:人文岭南第64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学科交叉、跨学科研究近年来被学术界广泛推广,这个“看似前沿”的研究方法,在古代文学研究中却是一个“旧话题”。“20世纪,学者们在学科交叉中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就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伟华举例表示,闻一多先生在论述《诗经·茉莒》时,从语言学、生物学、社会学等角度阐述了这首诗的文化内涵。在学科交叉中研究古代文学学术之路伊始,戴伟华也将学科交叉的研究思路贯穿于自己的研究当中。把文化研究与文学研究结合起来近几十年来,唐代文学研究热度不减,在重要作家和重要文学现象研究上寻求突破相对较难,但戴伟华却先后开辟了唐代幕府与文学、地域文化与文学、强弱势文化与文学等新的研究领域,并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关键词:古代文学;戴伟华;学科;文学研究;研究方法;文化;文学史;衣石;诗歌;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学科交叉、跨学科研究近年来被学术界广泛推广,这个“看似前沿”的研究方法,在古代文学研究中却是一个“旧话题”。“20世纪,学者们在学科交叉中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就已经取得了丰硕成果”,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伟华举例表示,闻一多先生在论述《诗经·茉莒》时,从语言学、生物学、社会学等角度阐述了这首诗的文化内涵。对《九歌》的阐释闻一多是在更为广阔的文化背景下进行的,其研究方法给人们的启示非常深刻。陈寅恪先生“以诗证史”,开学界风气之先,进一步丰富了唐诗的认识价值。

 

■戴伟华                   受访者/供图

 

  在学科交叉中研究古代文学

  学术之路伊始,戴伟华也将学科交叉的研究思路贯穿于自己的研究当中。

  戴伟华一直把文学当作一种文化事项来研究,充分考察文学创作的社会政治、地域背景、时代风气,从多个视角立体地再现唐代诗人的创作状态,解读文学作品产生的社会画面,揭示唐代诗歌的丰富内涵。

  近十几年来的古代文学研究已渐渐从传统的文史结合进一步扩展细化,涌现出如地域与文学、制度与文学、音乐与文学、经学与文学等新的学术增长点。与之相应,在学科交叉视野下进行古代文学研究也就成为了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戴伟华告诉记者,“事实证明,古代文学有许多问题的解决得到了其他学科的帮助。学科交叉研究是一种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法,我认为在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应该提倡。”

  通过学科互证研究古代文学问题

  在戴伟华看来,学科交叉的研究方法起码有两个重要作用。“一是交叉研究体现出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系统而深入的思考。”傅璇琮先生的唐代科举与文学研究是学科交叉研究古代文学的范例,其《唐代科举与文学》序写道,“这本书把唐代的科举与唐代的文学结合在一起,作为研究的课题,是想尝试运用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就是试图通过史学与文学的相互渗透式沟通,掇拾古人在历史记载、文学描写中的有关社会史料,作综合的考察,来研究唐代士子(也就是那一时代的知识分子)的生活道路、思维方式和心理状态,并努力重现当时部分的时代风貌和社会习俗,以作为文化史整体研究的素材和前资。”这一研究方法的涵盖面远远不止文史沟通,而是一种更为宽广的视野。

  “二是在交叉学科中有利于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戴伟华表示,交叉研究不仅是研究思路,而且要通过交叉研究得出新颖而有说服力的结论,这才是学科交叉研究的目的。“任中敏先生的唐代音乐与文学研究开创了一个领域,解决或部分解决了文学史中的一些遗留问题。比如关于词的起源问题,学术界有多种说法,而任中敏是从音乐与文学关系的角度来考察的,从文化层面揭示了词调的发生过程。”他举例说。

  在戴伟华看来,学科之间的互证是古代文学考证的手段之一,联系史实解读文学作品,进而发现问题,并通过新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相参证,进而得出结论。“在学科交叉中研究古代文学需要时间做保证:一方面,熟悉另一学科需要时间;另一方面,交叉视野中的新课题需要以完备准确的资料为基础,而这更需要时间。”他说,尽管如此,学科交叉中的古代文学研究仍然极具吸引力,它推动广大研究者不断去学习新知识,给他们的研究带来新的收获。

  把文化研究与文学研究结合起来

  近几十年来,唐代文学研究热度不减,在重要作家和重要文学现象研究上寻求突破相对较难,但戴伟华却先后开辟了唐代幕府与文学、地域文化与文学、强弱势文化与文学等新的研究领域,并且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学术研究重要的是态度,也正是基于对做学问的敬畏,才促使我进行严谨和多方的探索。”戴伟华认为自己的研究有两个立足点,“一是回归文学研究本质。充分占有材料并灵活运用很重要,但借鉴理论的同时,我们必须立足于文学研究,积极关注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和作品。二是求索创新成为一种自觉追求。”

  另外,戴伟华对于材料始终保持高度的敏感性,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发掘材料提供的信息,重视那些容易被忽视的材料。如在关于屈原故里的材料中,有一则非常常见,即袁山松《宜都山川记》中记载,“屈宅之东北六十里有女须庙,捣衣石犹存。”戴伟华说,“一般看来,这则记载中有关捣衣石的信息似乎没什么意义,但细读下去,发现它提示我们,捣衣石与纺织有密切的联系。”他表示,女须通常理解为屈原之姊,但若将女须与捣衣石联系起来,则不难作出在女须与专主纺织的媭女星之间有某种联系的设想。因此,我们对于女须身份的认识又多了一种解释,它还可以是主管女工、纺纱织布的媭女星。

  学术研究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戴伟华表示,“把文学作为一种文化事项,放在较宽广的背景下进行研究,这不是趋一时之风气,而是由研究资料与对象的本质决定的,是文学研究向深层次展开的客观选择。文学研究与文化研究结合,是符合文学发展自身规律的,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是清晰合理的。”他以自己的“文化生态与唐代诗歌”课题为例解释到,在唐代诗歌与文化生态关系的论述中,文化生态就是对唐代诗歌的外延诉求和动态描述。就研究策略而言,概念的动态化不是为了追求方法论的创新、追求时髦,而是凸显了寻求解决文学史中实际问题的努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