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人学派
记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蒋述卓 ——深挖古代文论这口“井”
2016年07月27日 22:06 来源:人文岭南第62期 作者:本报记者 李永杰 字号

内容摘要:在博士论文选题时,蒋述卓本想研究魏晋玄学与文学思想的关系,他回忆道,“导师告诉我要做这个研究就必须先深入了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学与文化才行,于是我阅读了多种佛学研究和佛学与文学关系的书籍,并且确定了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经翻译入手。”后来,蒋述卓相继提出的文化诗学、城市诗学等概念,就是根据古代文论研究的方向并兼顾当代文论提出来的,其研究基点还是文化关怀和人文关怀。正是在这种对学术坚守的指引下,具有强烈现实关怀情结的蒋述卓在做学问的过程中贯穿着文化关怀与人文关怀,始终把学术的落脚点立在对现实的价值实现之上,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的学术信念。

关键词:蒋述卓;研究;学术;批评;文学;文化诗学;文艺理论;城市诗学;佛学;艺术

作者简介:

 

 “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俯仰自得,游心太玄。”这是广东省优秀社会科学家、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蒋述卓喜欢的两句诗。在他看来,“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代表了一种宏观的研究眼界;“手挥五弦,目送归鸿”则代表了一种远大的理想境界。“这种宏观的研究眼界和远大的理想境界并不容易达到,但我一直在努力,以求能最完美地靠近。”如今已年过花甲的蒋述卓依然在努力地朝着这种境界“靠近”。

  关注宗教与文学的关系

  20世纪80年代,蒋述卓在华东师范大学师从文艺理论家王元化先生攻读博士学位。宗教与文学关系密切,但人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蒋述卓在1986年就开始从佛教入手,研究它与中古文学思潮的关系,其博士论文《佛经传译与中古文学思潮》让他受到学界关注,并被收入季羡林先生主编的《东方文化丛书》。

  “佛学和文学及文学理论的关系是我个人研究领域的基本点,我的学术之花是从它开始绽放的。”蒋述卓说,在博士课程期间,王元化先生倡导的从比较与文化的角度研究中国文艺理论的观念,以及“三结合”(古今结合、中外结合、文史哲结合)的研究方法深刻地影响着他对学术的看法。在博士论文选题时,蒋述卓本想研究魏晋玄学与文学思想的关系,他回忆道,“导师告诉我要做这个研究就必须先深入了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学与文化才行,于是我阅读了多种佛学研究和佛学与文学关系的书籍,并且确定了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佛经翻译入手,研究其对当时文学思潮演变所产生的影响”。博士毕业后,蒋述卓一直保持着对佛学与中国古代文论、佛学与中国古代美学、宗教与艺术关系的研究,先后出版了《宗教艺术论》《宗教文艺与审美创造》和《山水美与宗教》等学术著作。研究范围虽有所延伸,但仍聚焦在宗教文艺与审美创造的关系方面。

  在蒋述卓看来,宗教影响下的古代文论,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艺术或理论现象:它们作为中国古代社会艺术氛围、文化精神、思维方式的一部分,从一个特定角度映现出我们的传统文化结构。因此,对宗教与艺术理论关系的研究,必须一方面注重挖掘宗教影响艺术及文论的具体事实,分析其间具有的微妙联系,做到“论从史出”,言必有据;另一方面又要有宏观的观照视野,把文艺学、宗教学、人类学、历史学、哲学等人文学科整合起来,作一种宗教与文论关系的跨学科考察。他坚持微观实证与宏观阐释相结合的研究路线,力图使其研究呈现出扎实而又灵动、厚重大气的学术风貌,为认识宗教与艺术理论关系提供新观点。

  开掘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

  蒋述卓有一个学术理念,即做学问一定要深挖一口“井”。他认为每个人的研究都不能脱离自己的学术基地,有了自己的学术领域和学术基地以后,学问这口“井”才能挖得深,“井”深才能水源足。他说,“如果做学问,只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那至多也只是挖了个浅浅的‘小水坑’,很快就会成为过眼烟云,更别说有什么深度和广度了。”因此,梳理蒋述卓的学术历程,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的几乎所有学术成果都源自中国古代文论这口“井”。

  蒋述卓在撰写博士论文的同时,还跟随徐中玉教授从事中国古代文艺理论的资料整理工作,后来出版了《中国古代文艺理论资料丛编·文气编》。于暨南大学工作时,在发表了《说“飞动”》《说“文气”》等研究古代文论的文章的同时,又组织教研室的同事一起完成了《宋代文艺理论集成》的资料整理工作。正是有文献整理与研究的基础,他对古代文论的研究才步步走向深入。

  中国古代文论的现代转换是在新的历史语境下,尤其是西方文论强势输入的背景下,国内学人处于学术自觉的一种建设性姿态。在这个理论建构中,蒋述卓最有启发性的思考是提出“古为今用”意义上的“用”,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利用”,而是“转换”意义的“用”。在这里“转换”是从整体出发,而“利用”则是从部分着眼。“‘利用’是把古代文论当作文化传统的一部分,努力使古代文论传统在现代社会的条件下生成新的东西”,“转换是从整体出发,不是说古代文论的思想内容和话语体系可以全部实现转换,而是指可以从整体出发去对待古代文论传统,将其视为可再生、可重建的东西,使它在现代社会中获得新的生命”。区分“转换”与“利用”正在于明确古代文论现代转换的基础,是对于古代文艺理论精神的尊重,从解释学的意义上确立古今对话的主体性。他认为,古代文论之所以可“用”,其当代价值和现代意义的发挥,就在于古代文论所具有的独特精神和智慧。当代文论之所以需要古代文论的参与,正是由于当代文论“西化”所产生的对本土文学创作和现实人文语境的隔膜。

  基于上述认识,蒋述卓认为古代文论的现代价值和当代意义,主要是在人文精神方面,“作为本土传统的中国古代文论,由于当代文类和文化语境的变化,它的某些概念和范畴体系已然失去效能,但它的精神却不会失效,而我们对古代文论的继承应更多地放在对其思想方法和文化精神的传承和延续上,并在当代文化中发挥其作用”。因此,他反对将“转换”理解为一种“挪移”,用古代文论的范畴去解释当代文学的问题,从而造成生硬和不合的简单化做法。“现代转换首先应该有一种思维方式的调整,有一种对当下文艺生产状况的精神回应。”而正因此,在古今文论的融合上,他提出了三种途径:第一,立足于当代的人文导向与人文关怀,面向当代人文现实,开展现实与历史的对话,吸收古代文论的理论精华。第二,立足于民族精神与民族性格的继承与发扬,寻找古代文论的现实生长点,探索其在理论意义上和语言上的现代转换。第三,从继承思维方式和批评形式入手,将古代文论特有的思维方式以及独有的批评方式与技法融入到当代文论批评中去,创造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当代文论。

  提出“文化诗学批评”

  “研究视野与研究深度的拓展,既是一个学者学术生长的内在要求,也是其学术不断进步的重要标志。因此,我提倡做学问在深挖一口‘井’的同时还要触类旁通,即要根据自己的学术实际涉猎其他领域。”后来,蒋述卓相继提出的文化诗学、城市诗学等概念,就是根据古代文论研究的方向并兼顾当代文论提出来的,其研究基点还是文化关怀和人文关怀。

  1995年,蒋述卓提出了“文化诗学批评”,是国内较早倡导这种观点的学者之一。他说,当时批评家面对多元的创作实践找不到对应的理论与方法进行批评,传统的批评话语如“反映生活”、“艺术真实”等已派不上多少用场;而持后现代理论的先锋批评家们完全操持西方的话语来批评文学,这种不顾东西方文化背景差异而简单地移植与套用外来术语的理论,不仅不能有助于激活本土文化中的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结果还丧失了自己的声音、话语和思想。正是针对上述学术状况,蒋述卓提出了文化诗学批评。

  “所谓文化诗学批评,就是从文化角度对文学进行批评。它是一个立足于中国本土文化语境、具有新世纪特征、有一定价值作为基点并且有一定阐释系统的文化批评。”他表示,需要强调的是,文化诗学批评的立足点是文化,但并不能将其等同于文化研究,它是将文化学的理论与方法运用于文学批评的一种新阐释系统与方法。这种新型的批评意识与批评方法,除了要求文化诗学批评必须保持审美性外,更强调批评家的生命投入、综合文化意识与宏观文化眼光。

  “城市诗学”也是蒋述卓最早提出的一个学术概念。在蒋述卓看来,城市诗学就是要让城市成为一个诗意栖居的地方。而当今全球范围内的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问题日益突出的事实向理论界提出了挑战,即如何正确认识和发掘城市人的生态与心态,以一种较为积极的眼光去寻求城市生活中的诗意成分。他说,以之为理论目标而建构的“城市诗学”,就是要以文化、审美的眼光去考察城市的独特时空、城市生活的戏剧色彩,不仅可以在理论上阐释城市生活中的各种现象与观念,而且还能为存有许多生存困惑的现代都市人提供生活方式选择与心理状态调节的指导。在他看来,“城市诗学”的建构有助于一种新型城市文化精神的形成。“人的追求是多层次的,一个城市要真正成为人的安顿之处,精神安顿是必不可少的。”

  数十年来,蒋述卓始终视学术如同生命般敬畏,他曾在一篇短文中写道,善待学术如同善待生命。正是在这种对学术坚守的指引下,具有强烈现实关怀情结的蒋述卓在做学问的过程中贯穿着文化关怀与人文关怀,始终把学术的落脚点立在对现实的价值实现之上,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的学术信念。

  

                          ■蒋述卓               李永杰/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