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人文岭南 >> 学界 >> 学科前沿
广开思路展开新时期外国语言学研究
2018年06月27日 14:42 来源:人文岭南第82期 作者:刘建达 彭宣维 字号
关键词:外语;研究;汉语;教学;学术;文化;应用;需要;语言;翻译

内容摘要:构建当代外语学习与教学国际前沿理论,建设适应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的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将有助于提高外语教学效率,提升外语人才的培养质量。然而,我国目前的外语人才培养与语言研究尚不能很好满足新时代外语人才培养需求,亟须打造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外语研究与国际化高端外语人才培养创新平台。因此,我们不仅急切需要进行高层次的外语研究,还需要有语言学范畴指导的深层次描写,制定国家语言量表,研制外语(包括汉语)的教育教学指导思想、教学大纲、课程设置和系列教材,在“一带一路”视野下,确立外语教育的高层次高水平教改方向。

关键词:外语;研究;汉语;教学;学术;文化;应用;需要;语言;翻译

作者简介:

  提升国民外语能力是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我国深化改革开放,参与全球治理,急需一大批外语水平高、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人才。这对外语人才的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构建当代外语学习与教学国际前沿理论,建设适应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需求的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将有助于提高外语教学效率,提升外语人才的培养质量。
  然而,我国目前的外语人才培养与语言研究尚不能很好满足新时代外语人才培养需求,亟须打造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外语研究与国际化高端外语人才培养创新平台。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也应适应新形势,创新理论,广开思路,推进我国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的发展。
  吸收中国传统学术思想
  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要在科学基础的前提下,将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学术思想融入学术研究,解决学科发展的实际问题。
  就研究领域看,理论语言学中的功能学派就有吸收中国传统学术思想的发展空间,有大量的具体工作要做。例如,在语用学理论研究中,国内近年来的热点,包括礼貌与不礼貌、面子问题、合作与冲突等议题,彰显了中国文化的核心内涵。
  系统功能语言学作为一种适用语言学,其中的系统语法虽然发端于计算机科学,但它本身蕴含了广泛的阴阳学说精神。系统的构成本身至少需要两个待选成分,彼此对立而统一。语言生成过程有明确的阴阳对立观。而系统/实例过程中涉及的系统、语域/语篇类型、实例的三阶段模式,则可看作对体、相、用的应用或诠释。我们设想,如果合理应用中国传统学术中的一些思想,进行汉语、外语的语篇语境甚至书写研究,必将对普通语言学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学会借鉴国外优秀研究方法
  国外的一些语言学研究理论和方法值得我们借鉴。但我们不能照搬,应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发展我国急需的外语学习理论与应用研究。例如,在“外语研究—汉外对比—汉语研究”的分步走主张下,国内学界已经推出了一些有价值的成果,但还远远不够,还缺乏标志性拳头产品,缺乏学科前沿级别的高质量研究成果。今年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在研究内容上明确指出:“本次选题征集重点围绕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从不同学科、不同领域提出一批具有重大学术创新价值和文化传承意义的选题。”这些都是寄希望外语界学者充分发挥理论装备上的优势,和汉语界同仁,甚至海外专家一道,有针对性地解决我们面临的语言研究与教育教学问题。
  例如,在我国的汉语研究中,一些基本的理论问题仍然缺乏突破性研究成果。如语序与主宾语问题、作为系统的词类与作为使用的词类的问题、时态的有无与研究着手问题、一词多义与一语多用问题、古汉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及其关系问题、现象的多功能归属问题、汉语词汇语法体系的整体构拟问题等。此前的主要关注对象停留在概念意义方面,缺乏人际意义意识与语篇组织视角,单一的研究思路仍居上风,结构主义方法仍为圭臬,系统、语用、认知等功能主义研究思路仍然入不了主流。外语界的学者可以参照外国的理论与方法直面汉语语言与文化问题,但同时要虚心向汉语界同行学习,并且展开广泛讨论。近年来,沈家煊先生在研究汉语现象方面已经为学界树立了榜样,他的一些观点在学界可能有不同反馈意见,但这个方向是合理的,我们不可能一下子拿出一套十全十美的方案来,而这一点,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包含多、多寓于一的辩证格局。
  积极推动教学方式与内容改革
  就外语教育教学而言,我们过去的着眼点落在“如何教”上,诸如语言学习的环境观、天赋观、内外互动论,计算机辅助教学,网络教学与慕课等,但应该“教什么”的问题,一直有点含糊不清。在如今急需高层次外语人才的窘况下,这一短板就充分突显了出来。最近出台的国家外语教育新标准强调,外语教学须培养学生的中国情怀、国际视野、文化意识、人文素养、思维品质、学习能力等。因此,我们不仅急切需要进行高层次的外语研究,还需要有语言学范畴指导的深层次描写,制定国家语言量表,研制外语(包括汉语)的教育教学指导思想、教学大纲、课程设置和系列教材,在“一带一路”视野下,确立外语教育的高层次高水平教改方向。
  当然,就“如何教”而言,我国的外语教育教学已经推出了一些自己的方法。例如,王初明教授构拟的“续理论”,在外语/汉语的阅读、写作、翻译教学中已证明卓有成效;文秋芳教授提倡的“产出导向法”对教学目标、课程体系、教学流程及其方法、评估重点等也有启示性。此外,我国过去一直没有自己的外语评估体系,如今“国家外语能力测评体系”的建设,以及“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的发布,不仅填补了相关空缺,尤可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引入语言学范畴作为衡量标准,全面研究具有中国特色的外语能力测评体系,为国家层面的外语教育提供技术参考。
  紧跟时代需求确立研究重点
  在翻译研究方面,语言学理论指导下的翻译研究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主流,后来被文化转向所取代。但从社会符号的角度看,两者在系统、语用、认知等功能语言学中是有机的,如何采用相关理论确立翻译研究的整合视角,则是我们可能推陈出新的途径。我们需要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外译工程中获得数据和灵感,发展翻译理论;外译工程需要国家规划指导与个人兴趣相结合,做到有规划、有步骤、有重点。
  双语、多语以及单语辞书研究,过去主要以句为着眼点,梳理词义义项,近年来在研究范式上也从义项确立的社会属相转向认知、计算、网络和智能属性。鉴于词义是在语境语用中产生并固化的,因此着眼于语篇语境的词义研究、辞书编纂与修订,特别是有语料库介入的系列与大型研制工作,需要深入。我们需要研发新的辞书来满足新形势下的语言使用需要。新的语言学理论、新的语言学范畴、新的研究视角,都可能为辞书研究带来发展契机,尤其是民族语文辞书。
  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态)话语体系,已成为国家层面关注的课题。话语分析为国家政治、军事、外交、文化服务,已成为当务之急。这个议题在外语研究中初有成效,但自成体系的研究还需加强。十九大报告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广大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者,需充分并准确把握我国的传统文化以及当代的语言学理论,避免相关论述缺乏学术底蕴而走向空泛。
  总之,新时期我们面临着新的任务和新的挑战,加强文化与学术软实力建设迫在眉睫,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理应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作者简介

姓名:刘建达 彭宣维 工作单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梁润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